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三章 杀鸡儆猴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七姑娘呢?”沈畚问。陈妈妈便带着两人进了里屋,里头沈清秋坐在主座上,手里拿着一截木头,拼来拼去,也不明白在玩什么。“秋儿,有客人怎么也不施礼?”沈畚努力摆出慈父的样子。沈清秋抬眼:“要施礼的吗?”她问的仿若懵懂无知。沈畚便温声道:“自然,我们陈妈妈便带着两人进了里屋,里头沈清秋坐在主座上,手里拿着一截木头,拼来拼去,也不知道在玩什么。。...

精彩章节

“七姑娘呢?”沈畚问。

陈妈妈便带着两人进了里屋,里头沈清秋坐在主座上,手里拿着一截木头,拼来拼去,也不知道在玩什么。

“秋儿,有客人怎么也不行礼?”沈畚努力摆出慈父的样子。

沈清秋抬眼:“要行礼的吗?”她问的好似懵懂。

沈畚便温声道:“自然,我们是礼仪人家。秋儿年纪小,这回爹不罚你,日后再犯可要罚了。”

沈清秋一哂,“礼仪人家,那些下人见了我可从来不行礼。”

沈畚:……

这逆女是来克他的吗?!

可顾庸已经施施然坐了下来,沈清秋抬起眼睛,只道:“喝茶吗?”

“侯爷,这茶叶是云南来的,最能养性!”沈畚也补道。顾庸却微有些狐疑,他对这小丫头的理解,没用的废话是不会说的。虽不知道她喉咙里卖的什么药,却还是点了点头。

沈畚便吩咐:“快上茶来!”

可这吩咐了一句,却久久的没茶水端上来。顾庸坐了好长一会儿时间,眼瞧着半天没有茶水,最终化为一声冷笑,“沈大人家里的奴才却也可以。”罢了又起身,对着沈清秋道:“既然你这儿没茶水,不如去我那儿?”

沈清秋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也点了点头,左右顾庸那儿好吃的的多。

沈畚瞧着顾侯抱着女儿离开,第一时间没跟上去。等两人走了之后才到了院里发火,“去吧人牙子叫过来,我看这一个个的都翻了天不成!让奉茶奉不上来!”又骂道:“柳氏呢,这院子里的下人她怎么管的!”

那些个下人跪在地上,“老爷恕罪,那茶叶金彩姐姐收着,我们刚去要了,金彩姐姐没睡醒!”

陈妈妈跪地忙委屈道:“老爷见怜,早上就知道侯爷要来,去给金彩要了。那小蹄子找了借口就是不给,姨娘是个通房妾,都比不上金彩在府里像个主子,哪敢处理夫人身边赐的丫鬟,这会儿着急的出去买茶叶还没回来。”

“哪里来这么大能耐,什么都不干还要叫人伺候着的丫鬟!”沈畚气急,对着桌子便是一顿猛拍。

“我倒要看看她是哪门子的主!”

沈畚怒火正上,陈妈妈急忙带着沈畚过去。虽说男女有别,可沈畚是主子,主子才不在乎这个,一把打开了门。这会儿晌午金彩嫌热,正睡得喷香。沈畚瞧见了跟是一身的怒火,抬脚便狠狠的踹了这不长眼的!

金彩睡梦中正跟着沈家的大少爷沈清维幽会的,猛然从梦里惊醒,刚睁开眼便看见了老爷吹胡子瞪眼的场景。

“刁奴!”不等金彩从床上爬起来,沈畚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到底是个男人,金彩被甩的眼冒金星。

沈畚怒斥了一声刁奴,又连忙走了,他这会儿才没时间跟一个奴才置气,想办法找到侯爷才是正经。金彩先是挨了一脚,又被打了一巴掌,这会儿人还是懵的,可外院那些个丫鬟早听见了风声来看热闹了。

一个个伸直了头恨不得塞进门里。

金彩大声骂了一句出去,又连忙关上了自己的门,窝在床上狠狠哭了起来,

而外头沈清秋和顾庸已经走到了花园,顾庸叫身旁的人奉上了京城里时兴的点心,又看着那摇头晃脑的丫头一眼,“今日你是故意的?”

沈清秋歪头看他,也不否认。

“你拿我做筏子,去处理府里的奴才?”

沈清秋道:“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不过到和你往日的风格不一样。”

沈清秋道:“我什么风格?”懒洋洋的往嘴里塞了一颗点心,“傻子才回做费力不讨好的事儿。既然沈畚想讨好你,自然就得好好待我,且叫他们夫妻俩去闹吧。”

顾庸忍不住一笑,“沈畚?那可是你爹?”

沈清秋道:“没瞧见他把我当女儿。”言外之意就是她心里不认这个爹。

顾庸听了这话便如春风拂面,他本来就挺看中这个小丫头,若她瞧不上沈畚这个爹,那自己给她当后爹才更顺。见她点心吃的起腻,越发殷勤地把适口的茶水推了推。

夜里沈清秋在房内,手里看着一本闲书,旁边陈妈妈端来一碗冰糖银耳。

“姑娘,天晚了,早点睡吧。”

沈清秋翻过书,又将盘子里的一块小点心塞在嘴里,道:“不急。”陈妈妈缩回手,也奇怪,这些天她家姑娘作息出奇的准儿,每天早上天不亮绕着院子跑一圈儿,晚上天黑没多久也是由着下人伺候完了洗澡睡觉。

雷打不动的。

今儿可比之前迟了快半个时辰了!

“别吃这个了,晚上不好克化”,陈妈妈收了桌上的点心,又把银耳羹递过去,“喝这个。”

沈清秋眉头皱的难看,陈妈妈只道:“你不喝,我就告诉姨娘!”

沈清秋:……

就在这时侯外头有了响动声,紧接着传来几个外院伺候丫头的问安声音,是金彩回来了,陈妈妈眼睛立时候就亮了起来,挽起袖子一副准备行动的样子。沈清秋顺势把那碗往旁边推了推,道:“咱们这院子以后规矩怎么立,可就看妈妈的了。”

陈妈妈一拍胸脯,“您就等着瞧。”

新来的丫鬟没看过她们院里小魔星杀人的威风,那就看看她陈妈妈手里的功夫!

偌大的沈府有脸面的下人不多,平日里仗着自己亲娘是大少爷的奶妈,自己是夫人应承了以后要抬给大少爷做妾的丫鬟,金彩最看中脸面。如今却是在大少爷跟前被老爷打了一个耳光,这会儿哭的眼睛都红了。

如今走回这院里,也觉得旁人看过来的目光是嘲讽的。

正垂头要回自己的屋里继续哭,便见陈妈妈推开门道:“金彩,姑娘叫你。”

金彩皱眉,“叫我做什么?”

“姑娘说羹汤吃的有些嘴里发腻,叫你端碗解腻的茶水。”

金彩本来就因为白天的事情记恨沈清秋,这会儿又急着回房,自然不愿意,“这都半夜了,姑娘就不能忍忍吗?腻一晚上又不会出人命。”说罢就要回房,可却被陈妈妈一手拎了回来。

陈妈妈生的膀大腰圆,拎一个金彩就跟拎小鸡仔一样。金彩挣脱不过,连忙大斥,“你这成何体统!快放开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