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回去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四章 回去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成什么体统,我教训你一个小贱蹄子还得体统?”说着便狠狠地在金彩腰上掐了几下。哪儿都免不得看热闹的场面的,自打来了这院里头金彩就是高高在上的,而如今瞧着陈妈妈找她大麻烦好些个小丫鬟都在偷偷的继续观望。金彩只会觉得颜面全失,行动更是缩手缩脚出来。她原本就敌但是陈哪儿都免不了看热闹的,自打来了这院里头金彩便是高高在上的,如今瞧着陈妈妈找她麻烦好些个小丫鬟都在偷偷观望。金彩只觉得颜面全失,行动更是缩手缩脚起来。她本来就敌不过陈妈妈,这下更是让陈妈妈占尽先锋。。...

精彩章节

“成什么体统,我教训你一个小贱蹄子还要体统?”说着便狠狠在金彩腰上掐了几下。

哪儿都免不了看热闹的,自打来了这院里头金彩便是高高在上的,如今瞧着陈妈妈找她麻烦好些个小丫鬟都在偷偷观望。金彩只觉得颜面全失,行动更是缩手缩脚起来。她本来就敌不过陈妈妈,这下更是让陈妈妈占尽先锋。

没一会儿就把人带进了屋内。

“姑娘,有什么吩咐!”金彩高声问道。

也是给外头的小丫鬟们听,她金彩不怕屋里头这主子!

沈清秋头也没抬,“茶。”

金彩便扭头去桌子上拿杯子给她道,谁料陈妈妈一下打掉她的手,她正要说话,那老妈子反倒先是怒斥:“以为姑娘是你这样下贱的胃吗?还不快去新煮了茶水,喝旧茶坏了肚子你担得起?”

“都这会儿了厨房哪儿有热水?”

“没有你不会烧!”陈妈妈斥了一句,“我且告诉你,甭管你是不是贴身丫鬟,老爷今儿可说了,但凡不听主子话的,那就打,朝死了打!”陈妈妈说这话的时侯故意打开了门朝着外头,“你若是觉得今儿挨老爷那一巴掌还不够响亮,那老妈子我这儿还有巴掌等着你!”

金彩只觉得面目烧红,她怎么也没想到陈妈妈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她可是大太太的人!

“还不快去烧水!”

可这会儿也只能是无奈咬着唇去厨房烧水,一路院里的丫头都在看自己,金彩只觉得像是面皮被人扒下来一样。好容易烧好了水端进了屋内,沈清秋却不喝了。

“这屋里好长时间没人打扫了……”沈清秋也不看她,手中把玩着一把精巧的匕首:“你来打扫打扫吧。”

金彩道:“姑娘若是觉得不干净,奴婢去找人。”

“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沈清秋道:“我让你去打扫。”

“我——”

“啊!!!”金彩猛地尖叫一声,只因为眼前的七姑娘对着桌子一拍,那刀面直接就冲着她过来了,不过很快就直直的插入眼前的桌上。

金彩瞪大眼睛。沈清秋则是把刀子从桌上拔了起来,再看她,“你想说什么?”

金彩这时还敢说什么,只觉得真就像太太说的那样,这七姑娘是个魔星!!

“把门开着”沈清秋冲着陈妈妈喊了一句,“金彩可是大太太赏给我的下人,她做的活自然是精细无比。让院子里头的下人都跟着她学一学,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陈妈妈应了一声,直把门从两边敞开。

金彩捏紧了手指,心中只道:日后我要翻了身做了姨娘,定要让这小魔星好看!

可这会儿却也只能是认命的拿起了木桶和抹布,来来回回的将室内扫了一遍。大户人家似金彩这样的贴身丫鬟哪里用干粗活,因为才洒扫了一遍的金彩,腰都直不起来,她提着桶正要离开。

“陈妈妈。”沈清秋再度出声。

“哎!”陈妈妈挺起胸脯往前走,随意找了个博古架摸了一下,横眉一竖,实打实的刁奴做派,“还有落尘,重擦。”

金彩正要说话,一旁沈清秋往嘴里又塞了颗糖豆,就那么看着她。

她扭头便接了水重新打扫了一遍。

“不合格!”

“重擦!”

“做什么吃的,就你这样的还贴身丫鬟!”

“……”

打扫第四回的时候,沈清秋就乏了,自去房里睡下,金彩还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可陈妈妈憋了这么久的气,怎么可能这就放过她。

外头的粗使下人就这么看着人前风风光光的金彩如今被陈妈妈找来喝去的使唤着,那金彩哪里做过粗活,过了四五回后,白嫩的手指头都被泡发了一样红肿着,可那陈妈妈还是格外的不留情,用着自己的那火眼金晶硬是在屋内找了一处落灰。

看了几个来回,总算有那么几个知道转风向的。

“妈妈,在大晚上的调教下人,您也辛苦了——”有小厮端来了椅子,很快又有婢女端来了茶水。

还有人问她肩膀酸不酸,要给她揉按肩膀。

陈妈妈本有些乏了,一口茶水下肚,椅子坐着,在被人按着肩膀伺候着,劲儿就更来了。一个小小的厅房,足足让金彩扫的第二天天快亮了才算结束。

“陈妈妈——”

一大早柳氏要去厨房,叫着陈妈妈却没动静。刚走出去外头便一个婢女殷切拿着披风,“夫人,早上冷,别着凉了。”

柳氏狐疑披着披风,这院的下人素来当她们娘俩是空气的,今儿怎么就转了性子了?

“妈妈昨天交代了,说您要去厨房让奴婢跟着您一起。”

“陈妈妈人呢?”柳氏问了一句。

“妈妈昨天受累了,这会儿正在房间里补眠。”

柳氏越发狐疑,但想着厨房放着她吊了三四天的老母鸡汤,今儿再不取就过味儿了,就没再问。柳氏出门的当口,金彩已经哭着到了宋氏的后院。

“王妈妈,你就让太太可怜可怜我吧,你瞧我的手!”

好好一双纤细的手昨个儿叫水泡发了,今儿早上起来全是白色的嫩皮,红红的血丝挂在上面,好不可怜。

那王妈妈一副不忍的样子,“这七姑娘的心也太狠了。”

金彩哭哭啼啼要回来,王妈妈嘴上不住的心疼她,可提到让她回来却是摇头,“金彩,你这些年在咱们房里也知道太太一个人管着偌大的院子不容易,现在偏院那儿整日的闹是非,又偏偏搭上顾侯那么一艘大船,太太正缺个得力人手,你若就这样回来,不是辜负了太太对你的信任?”

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一支金簪,“太太心里记着你呢,你和少爷那事儿,太太怎会不知道?前些日子就说要赏你的。”

金彩将眼泪稍微抹了抹,王妈妈又道:“你到底是奴才出身,替太太办好了事儿,立了功回来被大少爷纳了房,才能立的住啊?”

听到这话金彩咬了咬唇,从王妈妈手里拿过金簪,“罢了,有太太这句话,就是让七姑娘折磨死我也撑着。”说完把那簪子戴在头上一跺脚又回去了。

王妈妈扭头这才回了院子。

“人打发了。”宋氏问。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