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六章 柳家表哥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速度快的李彪连避都来还来,只望着那把刀直接冲上了自己的脖子,眼瞅着就差一毫的距离,沈清秋两步见状拿住刀。“说你们侯爷,真想拿我当乐子,先看一看快不快过我的刀。”李彪一时之间有些腿软,只望着沈清秋走了,喉结才咀嚼吞咽了一下。他是跟随侯爷上过战场,几次从“告诉你们侯爷,真想拿我当乐子,先看看快不快过我的刀。”。...

精彩章节

速度快的李彪连避都来不及,只看着那把刀直接冲上了自己的脖子,眼看就差一毫的距离,沈清秋两步上前拿住刀。

“告诉你们侯爷,真想拿我当乐子,先看看快不快过我的刀。”

李彪一时有些腿软,只看着沈清秋走了,喉结才吞咽了一下。

他是跟着侯爷上过战场,几次从胡人的马蹄下死里逃生,但从来没有一刻让他觉得死神就在眼前……李彪摸着自己的喉咙,原本他只是觉得侯爷逗乐的收了一个小姑娘做义女,可万万没想到她的近身功夫竟如此厉害!

连他都不能察觉,若真被人利用陷害侯爷……

李彪越想越有些心惊。

——

在沈家这样的门户,妾室每日是要跟主母问安的。

只因从前柳氏和沈清秋这个庶女都不怎么得宠,宋氏懒得瞧见,也变相免了柳氏的请安。可如今沈清秋得顾庸喜爱,柳氏也水涨船高,每日的问安也就拾了上来。

“妾身见过夫人。”柳氏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给宋氏行礼。

沈清秋虽心里对宋氏厌恶,但也懒得多生事端,跟在她娘身后磕了头。

宋氏瞧着两人过来,无论心里头怎么想的,面儿上还是挂着和善的笑容,先拉着柳氏起来,“以后不用行这么大的礼了。既然老爷说了以后要提你为贵妾,哪还需要对我磕头,大家都是在一起伺候老爷的姐妹?”贵妾的礼数跟通房妾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柳氏在沈家这么多年,自也知道宋氏是个笑面虎,惶恐的垂头,“夫人说笑了,妾哪能跟夫人比。”

宋氏见她这副表情,脸色的笑容才又大了些。又往一旁看着沈清秋,慈母模样,“秋儿性子调皮,只是以后做了侯爷的义女,更要懂规矩些。毕竟候门显贵,自然规矩也大。”又招了招手,身后王妈妈端着托盘上前,“这是红玛瑙串儿,佛寺里开过光的好东西,来秋儿,母亲给你戴上。”

沈清秋看着眼前那串儿艳红的玛瑙,当真是流光溢彩,惹人喜欢。

看她久久不上前来,宋氏脸色的笑容止住,狐疑道:“秋儿。”

到底还在沈家,该给这嫡母的面子沈清秋自然会给,她走过去垂着头,好让坐着的宋氏把那玛瑙串儿挂在她脖子上。

“瞧瞧,秋儿皮肤白,戴这样的好东西真是好看的紧!”宋氏唇角含笑,此时看沈清秋的模样也是格外的慈祥。

沈清秋垂头摸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玛瑙串儿,片刻后抬头,她从没笑得这般甜过,“这红玛瑙串女儿非常喜欢,多谢母亲厚爱。”只是这平日里的小魔星骤然笑的这般甜,加上那看人无端带着煞气的双眼,直叫宋氏忍不住后退。

“秋儿喜欢就好。”在众人面前,宋氏还是笑了笑。

沈清秋再看她一眼,又笑着回了柳氏身旁。

宋氏总觉得自家小魔星古怪得很,刚才叫她那一个眼神儿如今看的心倒乱了,一时忘了后头该说什么。拿着扇子刚打了两下风,旁边王妈妈便识趣的凑过来往她耳朵旁边说了些什么。

宋氏醒过神来,又看着柳氏,笑道:“本是想留你吃个早膳的,但是那边儿门房说,你老家来人儿了。”

柳氏愣了一下,她因着家里穷,打小就被卖去了戏班人。老家来人?便是刚当妾那两年她爹娘都没来过,仿佛她这女儿不存在一样。

宋氏以为她高兴傻了,只道:“你这娘家人也是十多年没来过。本来你是妾室,照道理他们不能入府住,但这么多年来也是头一次,我让王妈妈打扫了客房出来,你们好多团聚几天。”

柳氏听了宋氏说的,只垂头:“谢夫人恩典。”

很快便带着沈清秋走了。

“快,给我打水来!”两人还没走远宋氏便吩咐人打水。

水一上来宋氏便把双手是塞进了盆儿里,王妈妈贴心的拿着帕子,等她洗完了再递给她,又道:“夫人放宽心,那玛瑙虽然药性毒,但也需佩戴时间长了才能渗入肌肤里头。摸上一会儿不碍事儿的。”

“说是那么说,总归是毒。”又想着刚才沈清秋那眼神,宋氏总担心事情会不如她想的那么顺利。

“都安排好了吗?”

王妈妈道:“夫人放心,万无一失。”总归那小煞星在怎么魔性也是个人,还是个孩子,真要对付起来有什么难的。这后宅里头的凶险可不比战场上少,最能叫人死的无声无息。

“想那柳姨娘也可怜,清贫半辈子好容易做个妾,本来安安生生的也能活完下半生……”王妈妈叹了一声:“谁叫她生了这么一个孽障。”

宋氏吃斋礼佛多年,甭管手段如何,听王妈妈这么说,还是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杨表哥,怎么是你啊?”

宋氏看着来人,惊喜万分。

那被宋氏唤作氏杨表哥的人看上去三十上下的样子,人称不上英俊,一股文弱的书生气息。瞧见了柳氏这表妹也是面露笑容,道:“你表嫂娘家在城中开了酒楼,聘请她当厨娘。我便随着她来了这儿,城中的学塾上起来也方便。”

这位杨家表兄杨秀才快三十岁的年纪,仍在考着举人。

虽说表哥科举上没甚出息,可柳氏却始终记得当年她爹娘要把她卖入青楼,若非是长她七岁的秀才表哥带着她走,又将她托付给了戏班,恐怕她现在都不知身在何处。所以即便这些年和娘家不再联系,她同这位表哥也常有书信来往。

“秋儿,快,见过表舅舅。”

沈清秋上前,清脆的叫了一声舅舅。

杨秀才倒是受宠若惊,毕竟沈清秋就算是庶女那也是大官家里的女儿,“这怎么使得……”

“怎么不使得,表哥是我的表哥,当然就是她表舅。”柳氏道:“说句掏心窝子的,在我心里表哥就跟我亲哥哥一样。”

杨秀才也是老实人,叫柳氏这番话说的眼眶子红,就从身上摸了一个小木雕拿了出来,“难得你记着我这个表哥,我想着这么多年见一次秋儿,我是做长辈的总要送个见面礼给孩子才成。怕她看不惯这些乡下的小玩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