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 商量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七章 商量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话还没说着就被沈清秋拿了过去的,“谢谢您表舅舅,我很不喜欢。”这木雕但是不算什么价格昂贵的东西,可叫精细打磨的一根木刺都也没,但是小孩儿不喜欢的兔子。沈清秋但是内里住了个逐渐成熟的灵魂,但望着面前这很老实人像的表舅舅是都忍内心一软。“不喜欢,不喜欢就好……”柳这木雕虽然不算什么昂贵的东西,可叫打磨的一根木刺都没有,还是小孩儿喜欢的兔子。沈清秋虽然内里住了个成熟的灵魂,但看着面前这老实人一样的表舅舅也是忍不住内心一软。。...

精彩章节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清秋拿了过去,“谢谢表舅舅,我很喜欢。”

这木雕虽然不算什么昂贵的东西,可叫打磨的一根木刺都没有,还是小孩儿喜欢的兔子。沈清秋虽然内里住了个成熟的灵魂,但看着面前这老实人一样的表舅舅也是忍不住内心一软。

“喜欢,喜欢就好……”

柳氏是想跟表哥在说说老家的事儿,但看着一旁的嫂子打量着房间,再加上两人也是一路风尘仆仆,就道:“表哥先带着嫂子到房间休息一下,一路风尘仆仆的,等你们歇好了再说话。”

杨秀才连忙摇头,“这怎么使得,来就是给你送东西的,哪用叨扰你。”

柳氏的父母兄弟前些年意外染病都去了,留下一个宅院。杨秀才卖了宅院,好不容易打听到柳氏的住处才过来给她送银子。他觉得妹妹如今富贵,也怕沈家的人觉得他来占便宜。

“什么叨扰不叨扰的?表哥这么说就是对我见外!”面对杨秀才这么个老实表哥,柳氏该硬气还是硬气。

一旁嫂子李秋梅也戳了戳丈夫,杨秀才这才无奈同意了。

“那妹子,我和你表哥先休息一下,整理下东西。”李秋梅道,柳氏笑着应了。

等两人走了,柳氏又找到了陈妈妈,“陈妈妈,咱们厨房东西收拾好了吗?”前些日子厨房该晒的也晒了,想来今儿能用上。陈妈妈中气十足的应了一生,只道:“姨娘今儿个头一次来娘家人,妈妈我去外头找杀猪的,咱们吃新鲜的猪肉。”

“酒楼再多买几个菜。”柳氏道,毕竟自己的手艺定是不如外头大酒楼的。

知道柳氏心里有这些亲戚,陈妈妈都应下了。金彩原是端着盆进进出出的打扫着屋内,好容易歇口气抬直了腰,那老妈子却见不得她喘口气,“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你这小蹄子不长眼,妈妈我要出门买东西了,你不跟着谁提东西!”

看着陈妈妈拎着金彩出去,柳氏无奈摇了摇头,“这陈妈妈也是,上了年纪了怎么就跟小姑娘计较起来了。”柳氏脾气好,再说金彩十五六,比她小快一轮,她也觉得还是个孩子,犯了什么错也不至于。

沈清秋拿着自己的兔子木雕摇头,有这么个心软的主子,陈妈妈不硬点儿怎么行?

“秋儿,娘看你表舅舅他们是卖了老家的地过来的,娘有个想法,你帮娘拿拿主意?”虽说沈清秋年龄小,但这么成日的处下来,柳氏是没主见的,屋里正经拿事儿的反倒成了她。

沈清秋猜也能猜到她娘的心思,“娘是想帮表舅舅在附近置个家——”这她倒是不怎么反对,毕竟人看眼缘,就像杨秀才那个人一看就老实。

能搭把手沈清秋就搭了,“不过这事儿娘你最好跟表舅舅商量。”

“这……”柳氏愣了,“这屋里的事儿自然是女人拿主意。肯定是找你表舅妈,何况你舅舅那人,你见了也知道。他迂腐,不会同意的。”

沈清秋想起李秋梅进了家门之后那到处乱窜的眼睛,两辈子了,她看人还没出过岔子。这样的女人乍然富贵起来,杨秀才那样的老实人怎么压的住?

“我看表舅母那双眼睛,和金彩十成十的像,不是个安于现状的。”

柳氏和嫂子李秋梅几乎没见过,但她心里软,“小孩子家懂什么,我看你表舅母人就很好。你从小长在沈家怎么知道,乡下许多女子就是那样,你娘我初来沈家,也被富贵惊大了眼睛,”

见柳氏不信,沈清秋也不说什么,扭头便跳到旁边去拿自己的鞭子。

“怎么又去甩鞭子,这都晚上了,出一身的汗!”

有这么个心软娘她能怎么办?柳氏待自己好,沈清秋不想扭她的心思,那就只能自己变强。

“练完了叫陈妈妈烧水,我洗澡。”甩出了这么一句话,沈清秋便到了院子开始练功。

而另一边李秋梅和杨秀才也到了客房。

这会儿子院里的丫鬟早被沈清秋治的服帖,纵然看出这二位不是什么富贵之人,还是垂着头恭敬的问道:“二位看看还却什么,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李秋梅扫过这屋子里头的摆置,眼睛都能瞪直了。

柳氏在沈家地位再怎么低那也是官妾,比农家生活自然富裕多了,何况这些日子沈畚派人送来的都是好东西。李秋梅捏着自己的手心儿,才没叫自己惊叹出声,在人前失了脸面。

学着那些大户人家的作派,“没什么吩咐了,你出去吧。”

那丫鬟一出去李秋梅就立马绷不住,跑到床边摸着那一床被子,“你瞧,这被面儿是绸缎的,里头的棉花也是新的,我一摸就能摸出来!”又看着屋内的酸木家具,还有这拔步床,叹道:“我的天,她可真是活在富贵窝里。”

杨秀才听着也是舒展眉头,他和柳氏关系不错,自然也是希望她过的好。

李秋梅看丈夫这样,便贴上去,试探道:“你说妹妹如今这样富贵,沈家老爷又是当官的,叫她帮衬帮衬咱们如何?”

“我们是来给她送东西的,又不是穷亲戚来打秋风的!”杨秀才皱眉。

李秋梅一开始好言相劝,“都是亲戚,咱们要能留下来妹妹也高兴。再说了,她现在一个被面儿都用绸缎了,手里头随便甩一点出来都够咱们过的很好了,相公,我瞧你就跟她开口,她不会不同意的。”

可杨秀才迂腐,就是摇头。

李秋梅见说了几句说不通直接就发火了,“怎得她就配用绸缎的被面儿,用酸枝木的桌椅家具,睡着高床软枕,我就什么都不配了!杨征文!你摸着你的良心,我嫁给你这些年,还替你生了两个儿子,我什么时侯对不起你,你什么时侯对的起我了!”

“出嫁前我爹可是秀才,十多年前那周举人都跟我家提过亲,我当时要是嫁给了周举人我现在早都是官太太了!”她倒也不提十多年前周举人家徒四壁,连秀才功名都没有。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