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八章 亲兄妹一样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当年就不应该嫁你这么个窝囊废,你那妹子什么出身贫寒,父母但是都是乡下泥腿子子,还进了戏班当了下下九流!我但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就跟你过这样的日子!”李秋梅那乡野妇人当惯了,大着嗓门远远地都能听到。杨秀才缩着头被她一顿骂,又看她好像不达目的不罢手的杨秀才缩着头被她一顿骂,又看她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也是哄着来一句,“好好好,晚上吃饭,我就跟她商量。”。...

精彩章节

“我当初就不该嫁你这么个窝囊废,你那妹子什么出身,父母不过都是乡下泥腿子,还进了戏班当了下九流!我可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就跟你过这样的日子!”李秋梅那乡野妇人当惯了,大着嗓门老远都能听见。

杨秀才缩着头被她一顿骂,又看她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也是哄着来一句,“好好好,晚上吃饭,我就跟她商量。”

李秋梅这才停止了争吵。

从包袱里头翻出了自己的脂粉盒子开始往脸上扑打,因为要来沈家,她穿的都是自己的新衣裳,只是在站起来的时侯又掸了掸鞋面上的土。

杨秀才见她这样便问,“你要出门。”

李秋梅嗯了一声当回答丈夫了,拉了们就出去,杨秀才连忙问,“你去见谁?”要知道他们在这儿可没什么相熟的朋友啊,李秋梅随后解释了一句,“没嫁人时的手帕交,十多年不见了。”

杨秀才哦了一声,也不再拦她。

李秋梅这一出去却是一晌都没回来,眼瞧着天要黑了,柳氏那边儿叫人来请了。

杨秀才这才过去。

柳氏自己操刀做了几道硬菜,又叫陈妈妈去外头酒楼买了好几道好菜当添头,桌子上摆的满满当当。沈清秋忍着肚子里的蛔虫只吃着娘递给她的瓜果,总算是盼到表舅来了。

“嫂子呢,怎么不见人?”柳氏看他身后。

杨秀才不好意思道:“晌午说出去见以前没嫁人的朋友,还没回来。”又看着柳氏准备的一大桌子菜,更不好意思了。

柳氏知道自家兄长的心思,“表哥别想那么多,嫁人之前的手帕交肯定同一般人不一样,多耽误些时间也没什么。都是自家人。”又招呼屋里的丫鬟出去,叫杨秀才坐下吃饭,又道:“陈妈妈,把门关上,一起坐吧。”

陈妈妈笑着说了一句谢过姨娘,顺势就坐在了沈清秋旁边。

“大姑娘家家的,怎么吃个东西还洒!”顺手就抢走了沈清秋嘴里的点心,气的沈清秋直瞪她,可这会儿这老妈子却不怎么怕这小魔星了。

“少吃这些不好克化的东西,一桌子菜还不够你吃?”

两人说话的当口柳氏敬了杨秀才一杯酒,也同他道:“之前表哥来信说家里有两个孩子,怎么这会儿没一起带来。”

杨秀才喝了酒,道:“说来也惭愧,除了给你送东西,也是想着在这里继续进学。孩子交给你嫂子娘家人带着,我和你嫂子先来这儿探探底。”考了十几年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杨秀才便一直想着再拜个好师傅,可妻子一直不同意他花钱去学塾念书。

这回也不晓得是怎么了,一像吝啬的她不仅没有反对自己把老宅的房钱给表妹,还支持自己卖了家里的地来念书。

想到这里杨秀才也是感激的,“你嫂子虽然泼辣了些,但人是好的,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柳氏点头,又跟杨秀才敬酒,兄妹两人又说了许多从前的往事。

直到最后下了饭桌,杨秀才从腰上取出钱袋子,“这是你家房屋卖出的契书,这是银两,你对一对。”柳氏却道:“没有什么信不过表哥的,不过之前我不能要。”

杨秀才还要再说,柳氏继续道:“表哥也看到了,我在后院吃喝什么的不愁,你就是给我这些我也用不到。可你还有一大家子呢,若是在这儿继续进学,要租房子,那要花费多少?”

“嫂子说的也没错,我跟你是兄妹,如今我富贵了,应该帮你的。”

杨秀才一听这个有些结巴,“你……你听到了?”

李秋梅那样的声音怕没有人听不到的,柳氏那表情杨秀才也懂了。他这样的读书人最好面子,顿时觉得颜面尽失,扭头就想走,柳氏拉着人才道:“表哥当年怎么帮我的你忘了吗?小时侯你指着我说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比你亲妹妹也不差什么,你说绝不可能让我沦落至青楼。”

“你带着我跑了二百多里,才没叫我娘抓了我回去。表哥,当年既能共患难怎么就不能同富贵呢?”

杨秀才听这一番话自也非常感动,见他还有些犹豫,沈清秋擦了擦嘴,也道:“表舅,我娘没有娘家,你是她唯一的亲人。这沈家日子虽然富贵,可万一有个马高蹬短的,日后我和娘依靠的还只能是你。你若在本地连个屋宅都没有,叫我们如何依靠?”

这话才算是说动了杨秀才。他一想表妹是做人妾的,万一日后年老色衰不受宠,被赶出来了,也得有钱傍身。那她给自己的他就收着,只当是给她攒的。

柳氏见说通了他,脸上都泛起了光,只觉自己在这偌大的沈家,除了姑娘之外也总算有了个亲戚,“表哥,来,再喝一杯……”

顾庸便是这时侯来的,就瞧着从前见着他要么怕的垂着头,要么一眼都不看他的女人,如今一张芙蓉面满含笑意,正在给令一个陌生男人倒酒。

柳氏出身虽是农家,可身段在戏班子养的极好,一双纤细玉酥手。顾庸看着看着目光便渐渐冷了下来,却是再耽误不得,只要想着她也曾这样伺候沈畚那个酒囊饭袋,他便莫名有些不快。

“顾,顾侯爷!”

陈妈妈素来是眼尖的,看到了窗外那冷不丁冒出来的男人脑袋,指着就叫了出来。

柳氏愣了一下,忙朝着窗外看去,顾庸那张冷峻的脸便出现在眼前,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冲柳氏道:“夫人这里,好不热闹?”

他叫自己从来就是夫人,连个柳字也不加。

虽救了自己一命,但这么长时间了,他总这样,柳氏心里便只将他当成登徒子,自然是有些厌恶,但她又怕他。

“顾侯爷,这里是后院,没我们老爷按着道理,您是不能进来的。”斗着胆子说了这么一句。

顾庸到是没想到这面团一样的女人,还能出言赶自己离开。

“若说外男不能进的话,那夫人旁边儿这位?”顾庸反口问道。

“这是妾身兄长!”柳氏急道。

“兄长,我可听了这位先生,是姓杨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