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6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自从上回看过沈清秋赤手就吸去了花的精气,金彩算明白了了为什么府内不少人都说七姑娘是小魔星。“个混账东西,胡说话的撕了你的嘴!”宋氏还未张口,沈畚一把掌先甩了过去的。“爹爹倒不如先屋里来,女儿正有好东西给爹爹看呢。”前面的堂屋门没开,偏偏离的也有些“个混账东西,胡说话撕了你的嘴!”宋氏还未开口,沈畚一把掌先甩了过去。。...

精彩章节

自从上回看过沈清秋徒手就吸干了花的精气,金彩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府内不少人都说七姑娘是小魔星。

“个混账东西,胡说话撕了你的嘴!”宋氏还未开口,沈畚一把掌先甩了过去。

“爹爹不如先进屋来,女儿正有好东西给爹爹看呢。”

前面的堂屋门没开,明明离的也有些距离,沈清秋的声音却非常清晰的传了过来。可沈畚这会儿脑子里乱着,又觉得这老七现在还装神弄鬼,不受教的很,推开了门正要发火。却见屋下五花大绑跪着一个女人,嘴巴叫堵死了,如今呜呜呜的叫着。

“这……这是……”沈畚觉得有些面熟。

“爹爹好差的记性,这便是刚才在抓奸的那位夫人啊?”沈清秋唇角一勾,从椅子上翻了下来,小手抬起李秋梅的下巴,“是不是啊,表舅母?”

“呜呜!”

“你抓她来作什么?”沈畚皱眉,他现在提起抓奸这个字眼儿心里就不痛快。

“自然是抓真正的奸了?”沈清秋的目光顺着他往后看,到了宋氏身上,便凉凉的格外煞人。宋氏对着这样的目光,不由用帕子心慌的按着自己的胸口,“你这丫头作什么呢,便就是抓奸捉的不是你表舅,可柳氏那贱人还不是与顾侯通了——”奸这个字宋氏没敢说出来。

“嫡母好本事啊,人都没抓到就知道我娘跟我表舅通奸了?”沈清秋举手小手,笑着拍几下。

宋氏心中一慌,立马又解释,“既是你表舅母,那里头的人当然是你表舅!”

沈清秋又鼓掌,“是啊,嫡母安排的,当然是顺理成章。”然后又指着旁边的这些个家丁,“嫡母也是好安排,用着这些人捆了我舅母上了码头,是要运到哪里去呢?”

原本看着宋氏直呜呜的李秋梅愣了一下,又直勾勾的看着宋氏,她一直觉得那些个人是柳氏房里的人派来抓她的。

当面对质宋氏自然心虚,扭了眉头。

沈清秋便笑道:“表舅母,我瞧你虽然狠心肯舍了丈夫,但应该也是聪明人。到底谁想更叫你走不出这儿你心里有数,我现在松开你的嘴,若你嘴里说的出实话,我保证你起码能平安的离开这里。”

“呜呜!”

李秋梅嘴里堵着抹布很快叫取了下来,她呸了两声,又忙问:“你真的肯放了我?”

“自然。”怎么样都是表舅儿子的母亲,她愿意留她一命。

李秋梅又怀疑,“你说的话算数吗?”毕竟才是个孩子。沈清秋这会儿才懒得同她讲什么道理,只冷笑着看她,“你可以当我说话不算数,那你便去跟着我嫡母,是死是活我也不管。”

“丫头丫头!”李秋梅连忙叫她。

“我说,我都说,我同你舅舅从老家来,是有人给了我二百两的纹银,又说只要让你舅舅和你娘单独在一个房里,污蔑他两在一起偷奸,事成后再给我三百两!”李秋梅一开始当然是舍不得丈夫,毕竟也十几年感情。

可五百两的银子啊,凭杨秀才那鬼样子上下三辈子都赚不回来。

有这五百两她带着儿子改头换面的置地买房,那也成了乡下的绅豪了。空口无凭,李秋梅道:“那二百两银子的银票我一直没舍得兑出来,就在我屋里头放着呢!”又看着沈畚,“大人明鉴,我怎么会有这二百两的银票?”

“那是你亲舅母,你们两人一起串通了还害我!”宋氏立刻就道。

“金彩?”沈清秋却不理她,话头直指金彩。

金彩叫人绑着从袋子里头出来第一眼看到那冷白的面容清冷的七姑娘,她越生的可爱金彩便越觉得她是要吸走自自己的精气,只怕自己像那天的花一样枯掉,但这会儿看到现在了,也莫名知道了:麻袋抓自己不是七姑娘,是夫人?

“你若这会儿当着全族人的面儿,肯说实话,我就给你一条生路。”

宋氏手直扣着手心,若真要在全族人面前把她揪出来,那她这大夫人以后如何有威严!!

“好了!今日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还由你在这儿胡闹!”沈畚又不是个蠢货,这会儿当然明白柳氏偷奸的事儿里头少不了他夫人的主意!

可现在中间无论发生了什么,木已成舟,柳氏成了顾侯的人!

这会儿子还计较他夫人做的,是嫌弃他这张脸被人打的还不够肿吗?

“姑娘家家的,一天到晚风风火火想作什么?你现在是要审问你嫡母吗?!”气出不到顾侯头上,干脆就全部都甩到了女儿头上,“我看你就像个灾星!别以为顾侯喜欢你收了你当义女你就能上天了,我还是你老子!”

冲着沈清秋一顿骂,又看着一通在屋内坐着的族亲,“送客。”说罢甩了袖子就离开了屋内。

原本紧张的面色惨白的宋氏,这会儿子面容又红润了起来。纵然自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又怎样,她才是沈家的夫人,沈家的主子。

“送七姑娘回房。”宋氏道:“小姑娘家家,岂能在长辈跟前无礼?”

沈清秋目光看着宋氏,这女人一次二次的想至他们母女于死地,岂能就这般轻易的放过了她?沈畚既要给她留面子保沈家的名声,那就别怪她一次让沈家烂个底儿了!

宋氏叫她目光看的心惊,忍不住又推。那周妈妈连忙扶着人。

宋氏强撑着把家里的族亲都给送走了,才心有余悸的喝着茶水,“周妈妈,我看这当真是个小煞星,刚看我那目光直勾勾的叫人害怕!”

“夫人才知道?若不是煞星手起刀落就能杀人?”周妈妈拿着茶盏,“可再怎么是杀星投胎,已经成了的人的,就没有除不掉道理!”

宋氏懂了周妈妈深意,是啊,那毒虽然慢性,可从来没有瞧见中了毒能活下来了?她命硬硬的过毒?

……

此时的沈清秋进了房间去看柳氏。

柳氏身子骨虚弱极了,正散着一头秀发趴在陈妈妈的腿上,由她一口一口的喂着粥。沈清秋迈开小短腿噔噔噔的就跑到了柳氏床前,看她原本温婉柔和的眉目便如同丧了魂一样苍白,不由后悔了起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