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阿秀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二十三章 阿秀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7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就该直接杀了那个女人!“秋儿,娘没事儿儿?”看她如此,柳氏伸出手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是我好。”沈清秋垂头,闷闷道。柳氏而已摸了摸她的脸,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是那男人被欺负你了?”沈清秋忙问着。柳氏急得咳了几声,又忆起了两人在屋内的场景,一时之间煞“是我不好。”沈清秋垂头,闷闷道。。...

精彩章节

她就该直接杀了那个女人!

“秋儿,娘没事儿?”看她如此,柳氏伸出手,摸着女儿的小脸蛋。

“是我不好。”沈清秋垂头,闷闷道。

柳氏只是摸着她的脸,轻轻叹了口气。

“可是那男人欺负你了?”沈清秋忙问道。

柳氏急得咳了几声,又想起了两人在屋内的场景,一时煞白的面孔也沾染了上了几分春色,“可别乱说,什么叫欺负!”女儿才七岁,这种事儿哪是儿这时侯教的,“顾侯爷,顾侯爷……是正人君子。”

沈清秋虽不知道两人中间发生了什么,却是在心里呸了一口。

她瞧那男人是早就看上了她娘,才算计了这么一出,无非是比一般的臭男人手段高明罢了。

陈妈妈看着柳氏,忧心忡忡,“可别管什么正人君子不君子的了,外头的事儿都传漫天了!”总之在这儿柳氏的名声头是彻底没了,“姨娘,你听妈妈句劝,那顾侯既然要带你走,你走就是了,反正都是给人做妾,都一样,若还在这里唾沫星子都得叫人淹死!”

在坐的三位也各个心里有数,顾侯爷倘若要带走柳氏,沈畚别说阻拦了,估计还会打包匠人送到侯府后院的床上,来换一个加官进爵。

柳氏叹口气,“这沈家的后宅已经如此难过了,等到了京城,皇家根儿上,富贵至极的侯府又岂是好过的?”可她心里也知道自己没别的路了。若她去侯府,沈家人看在她的份儿上,还会对女儿好。

可要是她为了名声不去,那只能和女儿一起烂在这沈家了。

沈清秋垂着头,她明白柳氏为了自己会怎样,如今却只是抓着她的手,“有我在,自不会叫你做不愿意的事儿。”从来就没有人能强迫她沈清秋做不愿意的事情,她的娘自然也是一样。

柳氏身子乏,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叫陈妈妈好好照顾柳氏,沈清秋扭头转身便到了顾庸的院里,外头有人看守,她懒得费那劲儿通禀,翻墙就直接进了院门。

而里头顾庸仿佛知道她要来一样,早早的就等着了。

“我表舅怎么样了?”沈清秋直接问道。

顾庸往身后看,他那会儿全部心神都在柳氏身上,那会儿管旁人。

随从李彪看了眼天色,“这会儿当是不碍事儿了。”中了那样的药,杨秀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哪扛得住,李彪便差人给他送去了青楼。念着是柳氏的表兄,还花了大价钱买了青楼里未接客的姑娘。

看眼下这会儿时光,药性估计也差不多解了。

沈清秋点了点头,出门便吩咐,“陈妈妈,叫人套车,把表舅接回来。”杨秀才那样的人怕是连青楼都没去过,骤然醒来不定怎么慌神儿。陈妈妈应了就出门,沈清秋也要离开。

“秋儿。”顾庸突然道。

沈清秋回头,便见那男人靠近自己,他垂头,“你仿佛不太开心?”

沈清秋从来都是这么个脸色,倒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只道:“你要拐走我娘,叫我当个没娘的孩子,我从哪儿开心的起来?”

顾庸道:“你娘若是做我的妾室,你自然也是我的女儿。”

“我府中没有正妻,即便日后有了,你也跟嫡出没什么差距。”顾庸是当真喜欢这个孩子,比起顾家后院那满院的姓顾的他的子侄,面前这个明明相识才不久的孩子却更才让他觉得与他相像。

沈清秋看着眼前的男人,合着这人除了她娘连自己也想带走。

他愿给自己找个便宜女儿,沈清秋还受够了把人叫爹。

“我只是个孩子,这些我都管不着,你们大人爱怎么商量怎么商量。”沈清秋摆手就走,她还不信了,沈畚那乌龟王八当上瘾了,小妾给人就算了,连带着女儿也送去给别人养。

——

而另外一边儿,杨秀才也刚从青楼的床上醒过来。

昨个儿夜里的一切都跟做梦一样,醒过来的杨秀才懵了一会儿,又连忙捡起了掉落的衣裳,扭头就要跑。而昨天帮杨秀才解了毒的女人——这宜春院儿的阿秀,从床上下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阿秀是你的人了,老爷带阿秀走吧。”

杨秀才忙摆手,“不,不——”

阿秀跪在地上,哭道:“老爷若不带我走,阿秀就活不成了。老爷也是读书人,难道要骗我一个女人吗?”

杨秀才发懵的脑子里这才转了回来,他记得自己昨个儿应承了,要带她离开青楼。见杨秀才不说话,阿秀从地上起来,擦了把眼泪,“我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了你,你既然不要我,那我死了算了——”

就要挂白绫上吊,杨秀才忙把人抱下来,“姑娘!”

阿秀也不是真想寻死,见他来救自己,就哭哭啼啼的倒在他肩膀上。这时侯,外头来接杨秀才的马车也到了,看着阿秀哭红了眼睛拽着自己的袖子,仿佛他一走就要寻思,那杨秀才也是个善心的,便带着她一起离开了。

阿秀离了宜春院便没宜春院的衣裳,穿了一套自己的朴素衣裳,抱着包袱跟着杨秀才进了沈家。

迎着门栏,沈清秋同柳氏往外看,阿秀也往里看。

“表哥,这是?”

杨秀才哪遐过妓,只恨不得用袖子把脸给盖起来。陈妈妈却是看出来,问清了名字,道:“阿秀姑娘,先跟我去客房休息吧。”阿秀抱着包裹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杨秀才,才跟着陈妈妈去了。

“这我如何对得起你嫂子?”杨秀才揪着自己的头发。

且不说当年李秋梅嫁他是下嫁,现在两人都两个儿子了,传出这样的事儿只叫人笑话。柳氏听得杨秀才口中嫂子二字,一时唇角得笑容怎么也保持不住。

“可别嫂子了,这样得亲戚咱们可攀不得!”陈妈妈端着茶,语气称不上好,“舅老爷,这样谋财害命的媳妇您敢要?若说为了富贵害我们姨娘也就算了,你们两枕头边上躺了好歹十几年了,她连你的命都要!”

“这是个什么样的毒妇!”

杨秀才这会儿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儿,听陈妈妈说的一愣,又看着柳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