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二十四章 离开沈家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7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氏叹了口气,她又也不是西方的佛陀转世投胎,李秋梅做了这样的事情也能轻意宽恕。跟杨秀才说了前一段时间——的事情,又道:“若不是侯爷对我不算有情谊,这会儿表哥叫人被打死了,我也早被沉了塘。”杨秀才手抓着桌面,额间的青筋直跳,问着:“她人呢?”沈清秋回道:“如杨秀才手抓着桌面,额间的青筋直跳,问道:“她人呢?”。...

精彩章节

柳氏叹了口气,她又不是西方的佛陀转世,李秋梅做了这样的事情也能轻易原谅。跟杨秀才说了前段时间的事情,又道:“若非侯爷对我还算有情谊,这会儿表哥叫人打死了,我也早被沉了塘。”

杨秀才手抓着桌面,额间的青筋直跳,问道:“她人呢?”

沈清秋回道:“如今在沈家的后院押着,表舅,您看怎么处置?”

杨秀才抬头,看了眼表妹,又看着沈清秋,“我知道这回是她大错特错的,按找规矩你们要了她的命也没什么。可到底是我两个儿子的亲娘,旁的都不说话,我会写休书给她,留一条命就好了。”

柳氏点头,也叹了口气,若是表哥还要跟李秋梅过下去,她也不知道两家这亲戚该怎么处了。这样也好。

——

“这事儿你若是能办成,侯爷那里自然还有赏赐。”

沈家的嫡子沈清维正与李彪说话,他抬头,又瞧见了屋内,侯爷正侧着头看书,“这——真是侯爷的意思?”抢了别人的妾不算,还要抢女儿,这是强盗还是侯爷?

李彪一笑,“大少爷,柳夫人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侯爷舍不得柳夫人?”又看着沈清维,“如今木已成舟,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女人和孩子,又影响了沈大少什么呢?沈家算富贵人家,可大少爷要知道,进了京城,什么样泼天的富贵没有。”

沈清维叫他说的愣了下来,片刻后拱了拱手,“侯爷的意思我明白了。”

沈清维还有些少年意气,考虑了些时日,可沈畚却压根不用考虑。沈清秋虽跟他姓,可他能指望一个女儿给他传宗接代吗?女儿家富贵能富贵到哪儿去,能母仪天下?

当即便给柳氏写了休书,又叫人把柳氏的卖身契从宋氏那里拿了出来。

“吩咐下去,以后偏院的柳姨娘不在是我沈家的姨娘,这段时间见了都叫柳小姐,知道吗?!”

“知道!”

沈畚捏着休书,叫人给柳氏拿了过去,在看着外头的月亮,一时当绿帽乌龟的郁闷心思也浮了上来。

宋氏掏了卖身契,脸上的表情能吃人:倒是怎么样的一个狐狸精,居然连京城里的侯爷都勾搭的走不动道了!

“夫人……”一旁王妈妈悠悠道。

宋氏把卖身契拍在桌子上,只道:“我明白。”眼下无论柳氏那贱人还是沈清秋,都是她碰不了的人物了。“以色侍人,色衰爱驰,我倒瞧她能得意多久!”

柳氏拿到了卖身契,府里的人对她的称呼从柳姨娘成了柳姑娘。而事情定下之后,顾庸那边也要启程回京了,早早叫柳氏把东西都收拾好。

柳氏忧愁的看着这宅院,怎么生生活了十几年,骤然就要离开,多少都会有些不舍之情。但她也清楚,这回若是不走留在沈家,那就是被宋氏磋磨的命。倒不如照秋儿说的,去外面奔一个前程。

想到这里,柳氏咬着唇,反正只要女儿跟着她,怎样都行。

沈清秋也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旁的倒不用,给宋氏准备的临别礼物,走的时侯可一定不能忘了。

“七姑娘,这是我新做的鞋子,你看合不合脚?”

沈清秋回头,便见阿秀手里提着一双精细的绣花鞋,斜面上缝制着几颗饱满欲滴的大樱桃,漂亮又可爱。

“阿秀姑娘的手艺当真不错。”柳氏夸道。

沈清秋上脚试了试,踩上去像是在云朵上一样,鞋子轻飘飘的,但落脚在地上也不疼,当真十分舒服。阿秀垂头道:“以前在老家就经常给我爹娘缝鞋子和衣裳……”又看着柳氏,“柳姑娘,我听人说你们要走了?”

柳氏点头。

“那杨老爷呢?”

柳氏道:“表哥同我们一起。”

出了这档子事儿,杨秀才现在满心眼里也就是读书了。想中举,自然是天子脚下更好,入了京城好好找个老师,虽说他三十了,但要是中了举这年纪也不算大。

阿秀咬着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住的时间不长,但柳氏也看得出来阿秀是个好姑娘,“你可以先跟着我。刚出了那样的事儿,表哥也是没空安顿你。”阿秀这才放心下来,感激的看着柳氏。

“快收拾东西吧,下午就要启程了。”柳氏温和道。

阿秀也不说旁的话了,连忙回屋准备收拾东西。

一直到下午,马车准备好了,李彪来了。

“柳姑娘,马车已经在后院等着了,若是好了这会儿就能出发了。”侯爷身边这么些年也没个女人,为此李彪非常贴心的,“姑娘看还缺些什么,或者路上无聊,我给您找个唱曲儿的也行。”

柳氏忙拒绝了,她自己都是唱戏的,叫什么唱曲儿的。

“我看这林爷在人前那也跟个爷似的,怎么刚才……”上了马车,陈妈妈就忍不住吐槽。要说侯爷跟前伺候的,谁都得捧着,在这儿李彪比沈畚都吃香。

“像太监?”沈清秋道。

陈妈妈连忙捂着嘴,“我可没说……”可没一会儿就笑了。

柳氏本来离了故土忧心的很,见两人如此心中微一松快。那马车要走了,沈畚和宋氏不需要送柳氏,但得恭送顾侯,眼瞧着车轱辘都走了,里头人却轻轻敲了敲马车壁。

沈清秋却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有件事儿忘了,嫡母。”沈清秋道。

宋氏心中一个激灵,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儿。

却看沈清秋一笑:“侯爷身边都是些男人,这一路上没人伺候我和我娘,陈妈妈年纪也大了,难道沈家连个下人也不愿意出吗?”

宋氏一听这个,也是眉眼一松,要个下人伺候那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去府里支几个丫头……”话还没说完,沈清秋又道:“这一路去路上天高水远,到了京城又都是陌生人,自是要挑选一个熟人一道去了。”

到也合理。

“我那院里的下人,就金彩用的还算顺手,就她吧。”

听到这儿宋氏便忍不住的抬头,要金彩,她分明知道金彩是自己的人?宋氏心中狐疑,可到了这会儿自然也没拒绝的份儿。很快就叫人把金彩带了上来,沈清秋也没多话,金彩安排上了马车,她便也安安分分的坐在马车上走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