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八章 买卖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二十八章 买卖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9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房间重新整理的差不多了,杨秀才见女人们在探讨绣品,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就温书。“那我们绣什么好呢?”柳氏问。“这京城姑娘不喜欢什么,我们也不明白。”陈妈妈皱眉头,倒也犯了难。一旁阿秀道:“无论是京城但是哪儿的,终归其宗不离其宗,姑娘们当然回去得带着“那我们绣什么好呢?”柳氏问。。...

精彩章节

房间整理的差不多了,杨秀才见女人们在讨论绣品,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温书。

“那我们绣什么好呢?”柳氏问。

“这京城姑娘喜欢什么,我们也不知道。”陈妈妈皱眉,倒也犯了难。一旁阿秀道:“不管是京城还是哪儿的,总归万变不离其宗,姑娘们肯定出去得带着手帕。”

陈妈妈直点头,“这话说的对,便就是我家这小魔星什么都不带,出去也得带个帕子吃完了饭好擦嘴。”沈清秋听她们扯自己进来,只拿了个果子往嘴里塞,吃了个饱又躺在了床上准备午睡。

谁让她是小孩儿呢,赚家用这些事儿还是让旁人去操心吧?

不过虽是这么说,沈清秋到底还是给做了贡献。柳氏她们绣的手帕,绣的多是花草之类的,虽说好看,但这种花草之类的,看多了也就这样。闲来无事,沈清秋便用纸勾勒出了一只漂亮的小狐狸,巴巴的拿去给柳氏,让柳氏照着绣。

“去去去,娘干活呢。”只把沈清秋当成是捣乱的,直接推了出去。陈妈妈也一样,根本不看她的东西。

“哟,这绣的真不错。”阿秀倒是喜欢上了这只活灵活现的小狐狸,当即便比在了自己的绣作上,准备照着来一副。

打算试水也没做多少绣品,两三日的功夫,阿秀因着绣那小狐狸浪费时间久了,只绣了两个帕子。柳氏和陈妈妈一人绣了三个花草帕子,在这天早晨拿着篮子装起来,都交给了金彩,由金彩出去卖了。

鸡叫一遍金彩就起来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还是家里头唯一的‘外人’,金彩自不会和以前一样偷奸耍滑。可今儿个却是提着篮子踟蹰在大街上。

这要怎么卖嘛!

难不成要她大声吆喝嘛,那多丢人!纵然是当丫鬟的,那之前金彩也是家里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怕回去不好交代,金彩咬了咬牙,刚吆喝了一句,嗓子却是哑的。

“算了!”反正她怎么都喊不出来,顶多回去叫骂一顿。

正打算收拾了回家,这个时侯一双小手却盖住了她,“放着——”金彩抬眸,讶异道:“七姑娘!”

沈清秋穿了一件素色的衣衫,头上扎了两个可爱的丸子揪,跟普通的孩童也没什么两样,顶多就是更可爱一些。她拿着这帕子,张口便大声吆喝了起来,丝毫也不见羞怯,金彩忙道:”别……姑娘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士农工商,商排最末!

沈清秋却不在乎,“什么样的事情,我娘废了力气绣出来的东西,我靠着自己的嗓子卖出去,行得正坐得端。”这一句话就把金彩给挡住了。

本身这条街上就有不少商贩,金彩能勾搭上沈家的大少沈清维,那模样自然是不差的。而沈清秋这样半大的孩子又生的可爱,只要她不作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姑娘婶子们都乐意来看她。

很快就有人凑了过来,金彩只是一开头不好意思张口,她本来就是做奴婢的,等人到了选起了帕子,自然也会说高兴的话。再者柳氏等人的绣工不错,比起市面上的一般绣娘是要好许多的,很快便卖的差不多了。

沈清秋瞧了一会儿看金彩一个人也游刃有余,便从一旁先猫回了家。

要是叫她娘知道她今儿出来帮金彩卖东西,估计她又得挨鸡毛掸子了。

“你这都转了几圈了?”

柳氏急得在房中转来转去,陈妈妈实在看的眼晕,给她倒了杯热茶,叫她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

柳氏拿着茶还是往门口看,“这金彩怎么还没回来?”

“卖东西哪是儿那么容易的?”陈妈妈道:“再等段时间。”扭头就拿起了自己绣了一半儿的帕子,她年纪大眼睛不好,做不了帕子,顶多是给柳氏绣几个树干子,而后叫柳氏把那细密的枝叶给补上。

除了柳氏,阿秀也紧张的看着门外,她是最怕绣品卖不出去的。若美个手段营生,她怕以后杨秀才再卖了她。

千盼万盼中,金彩总算是回来了,把早上提着的篮子揭开,里头的绣品只生下了一两条,剩下的便都是些零碎的银子!

“旁的我都听陈妈妈的,要了十五文,阿秀姑娘的那个小狐狸费的时间多,我要了三十文。”

金彩把那钱摆在桌上,除了阿秀柳氏和陈妈妈以前见过的钱怎么也多了去了,可柳氏却还是激动的。自己能赚钱那自是极好的,便是以后有了什么意外,她起码能负担自己和女儿的吃喝问题。

“这些钱你拿着吧。”柳氏给了阿秀二十八文。

阿秀忙推,“这我不能要——”话没说完便叫柳氏把钱扣在了手心里,“总归是你自己赚的,以后还有的赚。”陈妈妈得了些,她乐呵呵的收进了荷包里。

柳氏又给给了金彩七文。

金彩愣了,“这……怎么还有我的。”她可什么都没绣?

“你虽什么都没绣,也帮我们去卖了。”

柳氏为人素来温和,即便对着从前的金彩也没发过几回火,道:“这钱给了你不要乱花,以后你卖出去绣品跟今儿的赏钱一样。都留着和月钱一起攒着,给你做嫁妆。”金彩垂着头,也不晓得说什么。

柳氏想着她一天也累了,“去房里歇歇吧。”

金彩提着篮子就往房间里走,只是捏着手里的七文钱却忍不住有些眼热……被大夫人一脚踹出了沈家,差点给卖了,战战兢兢的跟着七姑娘离开,她以为自己要过着什么样生不如死的日子呢?

却未曾想,她居然能攒自己的嫁妆了……总归,不能给大少爷当姨娘了,她还没走上绝路。

沈清秋看了眼金彩的方向,又看着她娘柳氏,怎么从前倒没发现,她娘再收买人心上也有一套功夫呢?

……

离开了沈家就被刺杀,沈清秋虽然面上不说什么,可也不至于跟柳氏她们一样,都以为那些人是冲着顾庸来的。起码当中清清楚楚的有一拨训练有素的刺客,是冲着她娘与她来的。

可就目前的她根本就无力调查那些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