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紫藤萝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章 紫藤萝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便见远处走回来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女子,容貌俊秀典雅,回来施施然的向柳氏施礼,“这位姐姐,你的扇子我那真不喜欢,好物值的好价钱,我不愿意多出银子,姐姐看是否可以能忍痛割爱?”说的是舍得花钱砸人的话,但这姑娘说的好听啊,听出来倒也没那如果难受啊。柳氏提着自己的扇子,道:柳氏提着自己的扇子,道:“真是抱歉,可这扇面上绣的是我自己,倒不好卖给小姐。”。...

精彩章节

便见远处走来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子,容貌清秀雅致,过来施施然的向柳氏行礼,“这位姐姐,你的扇子我当真喜欢,好物值的好价钱,我愿意多出银子,姐姐看是否能割爱?”说的是花钱砸人的话,但这姑娘说的好听,听起来倒也没那那么难受。

柳氏提着自己的扇子,道:“真是抱歉,可这扇面上绣的是我自己,倒不好卖给小姐。”

那女子愣了一下,定睛一看,那扇面上的美人的确和柳氏四五分神态相似。这样一看她难免就更喜欢了。柳氏也开口,“若小姐真喜欢,我可以让我家绣娘再为您制一副。”

那女子一听自己的模样也能画的扇面上,在看柳氏那绣品,美人形神兼备,画上去在手执香扇,半月后的宫宴自己岂非是头筹了。也不废话,当你扭头看了一下,身旁的侍女上前,奉上了一张银票。

“十日之后午间,我让婢女来这里取。”

见柳氏点头,那女子扭头就走。柳氏还没来得及去瞧银票,刚一摊开却发现是二百两!

二百两什么概念?那在京城可以买个像样的大宅院了!

“小姐!小姐!”柳氏连忙去寻她的身影,可片刻后人就不见了。

“这姑娘当真是豪爽,她不知我姓名,就不怕我拿着她的银子跑了?”柳氏喃喃道。

一旁的沈清秋想着刚才那女子腰间的宫牌,只道:“既然问都不问就给了钱,想必是不怕咱们跑的。”

“可是这给的会不会太多?”

“多?”沈清秋道:“娘你倒想一想,我那嫡女大姐姐嫁给了王爷做侍妾,逢年过节家里给的礼都给千百两银子。对平头百姓来说自然多,可对贵人们说,千金难买心头好。”

柳氏虽说出身不高但好歹也在见识过富贵,并未纠结多久。既然已经拿下了一个两百银的大单子,便先带着女儿去忙了昂贵的面料和绣线,那姑娘给的银两多,柳氏自也舍了本钱,买的都是市面上最贵的东西。

而回家之后柳氏将今儿的经历告诉了旁人,倒是把金彩的奇经八脉给打通了。狠心掏了些钱,雇了些长的好看的姑娘,拿着自家的扇子在外头逛,当有人询问起来,便把自己推给她们。

虽说花了些钱,可成果是不菲的,今儿一天下来金彩就拿了十几个订单。

可这扇子价高,金彩光提成就赚翻了,当即拿着单子高兴的回家。那些姑娘各有各个的要修,金彩都仔细的录了下来给柳氏和阿秀看。倒是被阿秀和柳氏好一顿夸。

陈妈妈平日都金彩都是高冷的不行,这次也另眼看了,“没想到你还有点儿本事。”

金彩被这么夸,感觉自己有点膨胀了。

“娘,你看现在客人都这样多了,你的刺绣功夫又这样好,难不成以后都要叫客人上门吗?”沈清秋道。

陈妈妈也劝了一句,“是啊,倒不如先租个门脸,在外头做生意,叫外人知道家门口不好。”陈妈妈是想着屋里女人多,怕遇上些不好的事情。

柳氏是个妇道人家,自然更考虑安全,片刻后咬了牙,“好,就照着你们的意思办,咱们开绣楼。”开个绣楼怎么了,她一个女人都和离过了,还怕什么抛头露面?

柳氏犹豫是犹豫,但事情订了先来她做事儿也利索,很快就和陈妈妈商定好了绣楼的选址。之后金彩再去外头时便给人说起了自家铺子的地址。不过半月的时间,柳家绣楼便正式的开始营业了。

到底是新开的绣楼,纵然东西不错但许多人还是喜欢去玉楼这样的大绣楼逛着买东西。

不过玉楼的掌柜是男人,绣楼这边是金彩在负责招呼客人,虽没有什么贵客,但金彩说话甜,小姑娘看着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儿也没甚压力。几日下来收支也算相抵了。真正爆的是有天,绣楼门口突然挤了三量华贵的马车。

一家挂着【王】字,一家挂着【庆】字,还有一家挂着【萧】字。

最外围的一列的御林军守着,不让人进去。

“几位贵客,要看些什么?”金彩有些发怵,但沈家好歹也算是官家,她还能应对这样的场面。

“那日昌平郡主拿着美人扇是你家绣的?”一个长着风眼的女子道。

金彩懵了,什么昌平郡主,她不知道啊?

“怎的东西能卖给昌平就不能卖给我了!”那女子眉眼一转横生怒气,“莫要跟我说那你没见过昌平,她那扇子底下带着羽毛,我跑遍了所有的绣楼,就你家扇子是这样的!”那场宫宴她准备了三个多月,可却被别人拿了风头,岂能不气!

柳氏看到这么大的镇长,也急忙跑了出来。

“民女却实半月前层卖出过一把扇子,不过那位贵人并没有告知她的身份。”解释完了,柳氏站在金彩身前,又连忙问眼前这位姑娘,“敢问姑娘是?”

“我王姐姐可是丞相之女,日后的太子妃!”旁边一穿青衣的女子道。

王青萝下巴微扬,只摆了摆手,又看柳氏,“你这妇人我一看就不喜,哪有女人家出来做生意的?还用羽毛做扇坠,也不晓得身如鸿毛是什么样的命?”她就是来找麻烦的,昌平是郡主她不能撕了她的扇子,区区一个绣娘她还奈何不得了?

柳氏温顺的垂着头,自然看得出眼前这位顾客是来找茬的。

“民妇不过是混口饭吃,不得已抛头露面。”说罢从桌面上挑起一款扇子,“其实用羽毛也有种类之分,像姑娘皮肤极白,又出身名贵孔雀兰羽最衬您?”说着柳氏就拿着旁边放着的一把还未缝制扇面的扇子。

“您想想看,若是这扇面坠着孔雀蓝羽毛,您握在手里,会衬的您手腕多好看?”扇柄木匠已经雕刻好了,一大串树叶绕着红花,虽未上色可也多了些古朴之意。

柳氏把玩着素净的扇面,左右一转手便叫人看的眼花缭乱,“我看姑娘最喜欢紫藤萝,这扇面缝制上紫藤萝也是相得益彰——”王青萝因为名中带了萝字,所以对紫藤萝格外钟爱。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