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一章 昌平郡主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只看柳氏玩扇子就分外眼馋了,再一听也早忘了自己是回来找大麻烦的,只道:“就按你说的那般做,我要紫藤萝花扇,”又一想那昌平的扇子上但是有她自己的,“除了我,将我绣进来,我要站在紫藤萝花丛当中。”这可那真是难为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这可当真就是为难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中。。...

精彩章节

只看柳氏玩扇子就格外眼热了,再一听也早忘了自己是过来找麻烦的,只道:“就按你说的那般做,我要紫藤萝花扇,”又一想那昌平的扇子上可是有她自己的,“还有我,将我绣进去,我要站在紫藤萝花丛当中。”

这可当真就是为难人了,扇面就那么小,怎么站在花束当中。

柳氏却笑着应了下来,王青萝又垂头,看着她的手,“还有,你方才那转扇子的,能不能教给我?”柳氏听她这么道,又转了一遍,轻轻挡着脸,犹抱琵琶半遮面,比刚才姿势好好看。

“这个我也要学!”

柳氏心中一笑,这王姑娘表面看着霸道骄横,其实人到是好哄,“等扇子制好了,我再教您。”王青萝点了点头。又想着这样好的转扇技巧人都答应教自己了,不买点东西说不过去,当即便财大气粗道:“你们两个挑,喜欢什么我都送给你们!”

那青衣姑娘忙道:“谢谢王姐姐。”

旁白一粉衣女子一笑,“恭敬不如从命。”

王青萝自己则是随意挑了个帕子当给了面子,又想了什么,直接拍了一百两银子到桌上,“我学了你的转扇技巧,你不可再教给旁人!”

柳氏哭笑不得,正摆手拒绝,王青萝柳眉一竖就要发火。

柳氏忙解释:“姑娘这么说我自然不教旁人。可这技巧稍有些身段的人都会琢磨出来,所以这钱是万不敢收姑娘的”

王青萝想着也是,但银子也不收回去,“罢了,你拿着吧,就当学费了。”又想着昌平那臭女人素来跟自己不对付,肯定是要学的,好心情就没了一半儿,又冲着那两个正挑东西的女子道:“挑好了没?”

都是出身富贵的人,她们没瞧上普通的帕子,各自都在金彩那里定下了美人扇。

只是临走的时侯,那粉衣的女子看了柳氏一眼,倒是愣了一下。

“萧家姐姐,你看什么呢?”旁边人催道:快走呀?”

萧如沁扭头,想着不太可能,目光又在柳氏面上停了一会儿,才转了脑袋,很快追上了两人。

原本柳家的绣楼同新开的绣楼没什么区别,可那日王青萝那么一闹,反倒是叫京城里的所有贵女都知道了这个新开的绣楼。毕竟王青萝这个丞相之女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能看上亲自采买的东西,那必定是不差的。

一时间柳家绣楼倒是门庭若市,看上去像是经营了多年的绣楼一般。

柳氏却并未打算多请绣娘,来的既然都是王青萝这类的贵女,她自不能再多做那些便宜的货色,倒不如就做精品,产出少些没事,贵精不贵多。否则一家店里的东西,边卖贵人边卖小民,只会两头不得好。原本沈清秋是想提醒她的,但瞧见她娘在方面拎的十分清楚,便不再关注。

“真要气死我了,好个不要脸的玉楼,居然还干称是京城第一楼!”这日金彩从外面回来,脸色便难看得很,边大声抱怨着边狠狠的踩着地面儿,恨不得玉楼能被她一脚踩死。

“怎么了?”本来在绣着扇面的阿秀忙给金彩倒了杯水。

“原先咱们一天能定出去二十五六把美人扇,这几天骤然少了一半儿!我出去一打听才知道那不要脸的玉楼学我们,不仅扇面照着咱们的画美人儿,还也给扇尾坠了羽毛!”这就是明晃晃的抄袭。

柳氏倒是不怎么生气,反而还劝金彩,“咱们这绣楼统共就我和陈妈妈还有阿秀三个绣娘,说是绣楼,不过就是接些贵人们的活罢了。这一个月二十五六把我们三个都不一定做得完,与其堆积如山,给别人赚了也是好事儿。”

金彩却还是气哼哼的,自己给没什么,可玉楼这吃相还是太难了!

可没想到柳氏不争不抢的,没打算和玉楼计较,玉楼的掌柜的却是先找了过来。

“柳掌柜。”那掌柜的看起来也是文质彬彬,先弯腰给柳氏行了个礼。

柳氏回了个礼,又叫金彩看茶,金彩不情不愿的去后头拿了茶叶泡了茶水。

“我瞧柳掌柜你年轻貌美,能支撑这偌大的绣楼,也是不容易。”玉楼掌柜先是恭维了一番柳氏,柳氏自也是照着场面话恭维了回去。金彩端来了茶水,只恼怒的盯着那玉楼掌柜的后脑勺。

“柳掌柜,我瞧您也不容易,听人说您是独身带着一个女儿?”玉楼掌柜的说着,便推出了一张银票,“这是一千两银票。就是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也够您和女儿吃吃喝喝一辈子不用愁了,何苦来载做这样的绣活伤了眼睛呢?”

柳氏愣了一下,“掌柜的,这是什么意思?”

金彩后面也听出了火,出去就想说话,被一旁的陈妈妈给按住了,冲着金彩摇了摇头。

那掌柜的双腿交叠,把袍子抖了抖,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整条街上,正儿八经入贵人眼的绣楼也就我们玉楼独一家。这后头自然是有人的,我瞧柳掌柜您是个妇道人家,这一千两您拿着,若是想继续开绣楼也不是问题,只是这美人扇我们玉楼既然卖了,您这儿自然是不能卖的。”

这玉楼掌柜的,说话倒是彬彬有礼,可办的事儿却都不是人事儿。

“我若不收这钱呢?”柳氏道:“玉楼卖玉楼的,我卖我的,怎么玉楼倒管到我的头上了?”

柳氏这样好脾气的人都有些忍不住了,可那玉楼掌柜的却是冷笑一声,“那柳掌柜的尽可以试试。”说罢拿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喝完后还啧啧叹道:“这茶也不够新鲜。”

那玉楼掌柜的走了金彩冲着他的背影狠狠唾了几口。

“妈妈怎么拦着我啊,照我说就该把那茶叶泼他脸上?!他还嫌弃茶叶不够新鲜?”金彩气不打一处来,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一千两银子,也拿得出手!那些贵人小姐随便买一副都要上百两!”

陈妈妈道:“不长心的东西,拦你是为了你好!”点了金彩的额头,“收拾东西去!”金彩愤愤不平的进了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