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三章 冒天下之大不韪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别拦我。”沈清秋道:“这玉楼的人打了我家的人,我自然而然是要登门来讨个说法的。”屠九直接把前一句给略去了,他怎么可能会否认他倒不如一个小丫头?“玉楼的人打了你家的人,那貌似要去问问很清楚。”那小二一听才几句话屠九就变了口,急忙道:“屠屠九直接把前一句给略过了,他怎么可能承认他不如一个小丫头?。...

精彩章节

“你不是我的对手,别拦我。”沈清秋道:“这玉楼的人打了我家的人,我自然是要上门来讨个说法的。”

屠九直接把前一句给略过了,他怎么可能承认他不如一个小丫头?

“玉楼的人打了你家的人,那倒是要问问清楚。”

那小二一听才几句话屠九就变了口,连忙道:“屠九爷,您可是我们玉楼请来的——”

屠九猛地回头,凶神恶煞就冲着小二道:“没听说这姑娘是来讨公道的吗?怎得,我屠九到了你们玉楼保护你们,就要跟你们一起欺行霸市了吗?”那龇牙咧嘴的样子,凶的小二是一口大气儿都不敢喘。

只在心里怒骂,这掌柜的是眼瘸了,怎么就给玉楼请来了这么一尊佛爷!

说曹操曹操就道,那玉楼掌柜的很快也出来,他穿着一件长衫,看上去倒像是个讲道理的人。走过去便道:“是谁来找麻烦?”那小店小二不敢看屠九,忙走的掌柜的跟前,指着一旁的沈清秋。

那掌柜的跟所有人的反应都一样,瞧见了沈清秋先是皱眉,然后扭头就照着小二头上敲了一下。

且不提小二是如何的伤上加伤,掌柜的只是开口,“一个小丫头过来闹你赶出去就是,又叫了屠九又叫我,你本事见长?”

小二有苦说不出,“掌柜的,不是……”

“你便是玉楼的掌柜。”沈清秋懒得听他们叽歪来再叽歪去,走到了玉楼掌柜身前,仰头看着他。

那掌柜的笑着点头。

“便是你去我家说,日后玉楼卖了扇子,我家就不能在卖的?”沈清秋问。

那掌柜的眼里划过一抹了然,他是知道柳氏有个姑娘的,“原来是柳家绣楼的少东家啊?”掌柜的故意调侃,“你娘收了我的买断银子,按着规矩,自然是不能再卖了。”

“我娘有没有收你的银子,你心里没数吗?”沈清秋冷笑道。

那掌柜的双手提着袖子,冷睨了眼沈清秋,“我瞧你是个小姑娘,便也给你透口气。愿给你娘银子是我心善。我告诉你,下个月我们玉楼就会被选中成为皇商,日后玉楼所售卖的东西给,其它京城的店都不能卖,否则就是与皇上作对!”

那掌柜的朝着天上拱了拱手,又看沈清秋,“你娘不识相,不拿银子,如今就是反过头来想要,我也绝不会再给了!”

这掌柜的倒生了个巧嘴,会气人的很。

“皇商就能如此了?”沈清秋冷冷一笑,“也不知道皇上要是真知道你拿着他的名头来欺行霸市会不会砍了你的脑袋?普天之下,莫非黄土,你一个小小玉楼商铺是皇商,我们柳家绣楼难道就不在皇土之内,就不算是皇商吗?”

沈清秋道:“你去说啊,我倒要看看律法怎么说?”

律法上自然没写这一条,可作为皇商,那就是金字招牌,旁的人自然会避及他们,“你算什么皇商,你再给我强词夺理,我——”

“她说的不对吗?普通之下,莫非皇土。”

有一道淡淡的嗓音传了过来,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包括玉楼的掌柜的。

说话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苍白的肌肤漆黑的眼睛,薄唇也是苍白的,整个人裹在一个宽大的黑袍当中,显得十分瘦肉。那掌柜看见这少年愣了一下,口也不敢开了,只忙拉衣裳要给他行礼。

少年摆手,叫他起来,显然是人前不想暴漏身份。

“在我朝的土地上,所有子民都是皇帝的子民,玉楼是皇商,自然旁的绣楼也是。”说着那少年又看着玉楼掌柜,原本病弱的眉眼竟透出几分凌厉,“皇商这个名头不过是说着号挺,但讲白了些也不过是宫里人采买一些东西而已。”

“内务府忙不过来才分到了外头,要是有些人仗着这样的身份便来横行无忌?”少年没说完,就咳了起来,旁边一阴柔的男子连忙上前给他递帕子。

玉楼那掌柜的听了他这些话腿儿已经在不断的打颤了,好在少年似没和他计较的意思,咳了一会儿又扭头去看那小姑娘,只温和道:“且让你娘放心的去卖你家的东西,我想没人敢再去找你们的麻烦了。”

“是不是?”又意有所指的问着掌柜。

那掌柜的连忙点头,若不是人前,他恨不得能抽自己两巴掌,早说了小鬼难缠,他今儿跟个小鬼计较什么!惹来真正的佛了!

“小姑娘,你瞧这样可还满意?”那少年扭头,对沈清秋道。

“不满意。”

“你这小丫头事怎么如此多——”少年旁边那阴柔男子伸着兰花指就指着沈清秋,却被那少年拦了下来。他一双好看的眉眼只是狐疑的看着沈清秋。

“金彩,进来。”沈清秋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金彩和陈妈妈早都来了,只是刚才沈清秋闹事儿的时侯两人在门口扒着没敢进来。这会儿沈清秋一叫,陈妈妈伸手一推便将金彩推了进去。

金彩捂着自己的半张脸。

好些个彪形大汉,还有那看着就非富即贵的小公子,她有些怯怯。

“他们的人打了我家的丫鬟,这笔帐还没有算。”沈清秋冷声道。

那掌柜的没想到沈清秋如此得理不饶人,若非是这尊佛在这儿当她怕个小姑娘,正要搪塞,那小公子一个眼神看过来,掌柜的忙缩了头,“可能是底下的人会错了意,我——”

“你想怎么办?”那少年眸瞳静静看着沈清秋。

“打了我的人我自要打回来,”沈清秋理所应当道。

那少年愣了下,他从未见过似这样直来直去的人。又看了眼掌柜的,“把你的人都叫出来。”

掌柜的原是不愿,在玉楼的自己的人被打他多丢人,可又不能不听话,准备先把客人驱走然后在叫人。那小公子咳了两声,旁边阴柔男子开口,“掌柜的,你若是在这么推三阻四的,咱家可要回去禀了贵人了!”

掌柜的再不敢多事儿,将人叫了出来。

“金彩,瞧是哪一个?”沈清秋道。

金彩便捂着脸上去辨认,很快就认出了其中两个,“就是他们!”最主要这两人处了打她,还放了话骂她,说他们柳家绣楼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她记的也格外深。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