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六章 不在做妾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若为人妾氏,最好是的下场是什么她看不见。可坏的下场她有过,最坏的下场她今儿个也了看见了。或许顾侯府不似那吴家的吴大娘子看上她这样一个小小的绣楼,可侯府才是真正的如海般一样深的地方,她前些时候日子真是是是被情爱迷晕了眼睛,小小一个沈家,都了叫她如履薄可坏的下场她有过,最坏的下场她今儿也已经看到了。。...

精彩章节

若为人妾氏,最好的下场是什么她看不到。

可坏的下场她有过,最坏的下场她今儿也已经看到了。

也许顾侯府不似那吴家的吴大娘子看中她这样一个小小的绣楼,可侯府才是真正如海一样深的地方,她前些日子简直是是被情爱迷晕了眼睛,小小一个沈家,都已经叫她如履薄冰,海要进侯府做妾吗?

仿佛一盆子凉水浇到身上,柳氏彻底醒悟了。

她为何要继续给人做妾呢?她有女儿,她还有一个绣楼,可以堂堂正正的养活自己和女儿,何苦要寄人篱下?

不做妾,自己绝对不会再做妾!

柳氏捏着拳头,渐渐的定下了心来。

——

顾庸回了京城之后便就一直在处理京城的事情,压根也没想到才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原本已经熟透了的美人儿又飞了。

他心里惦念着柳氏,回了府里以前那些通房全都没有再见过,一门心思把朝堂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便带着属下李彪到了柳家。

“侯爷,侯爷来了!”

顾庸一来陈妈妈便喜气洋洋的进了屋子给柳氏报喜。要说这段时间顾庸一点消息都没,陈妈妈自然有些担心,虽说这些天柳氏赚了些银子,但她还是觉得女人家有个依靠的好,何况是顾侯这么大的靠山。

有个顾侯,日后害怕那玉楼上跳下窜?

沈清秋却看了眼她娘。

柳氏秀眉皱着,红唇咬着贝齿,似在纠结什么,片刻后她道:“不见。”

“什么?”陈妈妈以为自己听错了。

柳氏下定了决心,这会儿反倒也轻松了,“妈妈就跟他说我生病了,不见客。”陈妈妈急得道:“你这哪儿像生病了的样子?夫人,你听我老妈子一句劝,侯爷这样的男人不能随意的撒小性子……”

陈妈妈只当柳氏为了顾庸这段时间不来找她生气。

“陈妈妈,我叫你去!”柳氏重声道。

她素来温软的一个人,骤然声音重了起来。陈妈妈收了声,知道她是下定了心思不去见顾庸,更是叹了口气。也没违背柳氏的意思,扭头便准备去回了顾庸。

“娘?”沈清秋仰头看着她,“你不是喜欢侯爷吗?你变心了吗?”

柳氏笑一声,“小孩儿家家的,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谁跟你说的。”

沈清秋心道:我有眼睛,又不是瞎子。

“娘是吃够了当妾的苦。”柳氏叹了口气。

她知道进侯府当妾不会过苦日子,可在尊贵的妾都是妾,她身为妾,秋儿已经是庶出了,好容易她离了沈家,自己又要自甘堕落去当别人的妾,连带着要让女儿也被人看不起吗?

“病了?”门口顾庸皱眉。

“什么病,严重吗,本候去看看。”顾庸说着就要进门。

“夫人就是身子不舒服,躺一躺就好了。”陈妈妈苦笑着搪塞。顾庸虽是个武将但也不是个粗枝大叶的,看陈妈妈的脸色就知道里头有异。虽则喜欢柳氏,可她朝令夕改,前面刚说愿意嫁给自己今儿又不愿见自己。

照着顾庸的性子本来应该直接闯进去问明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样一个情况。

可转念又想起两人离开时,她替自己上药时温柔小意的模样,便还是忍耐了下来。

“既身子不好,那就好好养着,本候改日再来。”

柳氏听陈妈妈回禀,说顾庸已经走了,她送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放松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若是后悔了,侯爷还没走远。”陈妈妈试探的说了一句。

柳氏只是摇头。

“姑娘,姑娘,有客人来了!”

“侯爷去而复返了吗?”陈妈妈忙道。柳氏虽则摇了头,可一听金彩说侯爷来了,还是忍不住纠住了帕子。

金彩摇了摇头,“是找咱们七姑娘的!”

沈清秋在椅子上翻了个身,“来找我?”旁说京城了,这整个时代她都没甚熟人。

金彩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表情一副不可言说的样子,“姑娘,你快去看看吧,咱家门口都围了不少人了!”沈清秋看她这样子好奇心起,从椅子上跳下来便往门口走。柳氏和陈妈妈心中担忧,便也跟着去了。

沈清秋一走到门口,刚一开门便是鲜血淋漓的场面!

如果只是普通的鲜血淋漓到也还好,她见过的断腿断胳膊不少,可偏偏是一头双目圆睁死了的猪!而后便见那之前在玉楼见过的屠九把猪头收了回来,恭恭敬敬的朝着沈清秋鞠了一躬,“柳大姑娘,屠九前来拜师!”

柳氏是柳家绣楼的女主子,屠九自然就以为沈清秋也跟着她姓柳。

“拜师?”沈清秋看着眼前这彪形大汉。

“自然!”屠九对着小师傅恭恭敬敬。

屠九自打出了出了师之后不说没有败绩,但叫一个七岁的丫头打的站不起来这绝无仅有。他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梦里都是那丫头打自己的招式,但梦着梦着,还真就叫他发现了一些细节……譬如那丫头是用的巧劲儿。

譬如她那一踮脚一挥手都是有章法的!

否则一个七岁的丫头再怎样天生神力如何搬到体重是她几十倍的自己。

屠九出身富贵,练得一身得武艺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如今面前就有这么一尊大佛,他诚心诚意来拜师,什么礼节都到了,只希望师父能不计前嫌收下他。

沈清秋看着他手里死不瞑目的猪,再看后头跟着屠九的,手里挑着箱子的众人。

眉头微挑,“你真想拜我为师?”

“我是真心同师父学本事的!”屠九站直了身子。

沈清秋原先没有过收徒的想法,可瞧了一眼虎目铜背的屠九,不说旁的,免费找一个看家护院儿到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以她的一身本事,也足够收徒了。

“好,那便按着规矩来吧。”沈清秋道。

屠九虎目一喜,当即便冲后头人一伸手,一行人挑挑抬抬的把东西放进了柳家的院子里头。柳氏跟着陈妈妈看着那个猪头都是一愣,便瞧着拎着猪头的男人冲他们一下,“这便是师奶奶吧,代一会儿我行了拜师礼,便叫厨下炖了这猪头给您补身子。”

比屠九尚小几岁却被他称为师奶奶的柳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