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七章 不再像从前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众人把猪头拜会在岸上,又上了香案,待摆开了椅子后,沈清秋便坐了上来。屠九追上袍子,冲着师父是一跪地,土扬了一地。柳氏叫吓了一跳,看老半天也才看明白了原是自家女儿在收徒弟。可她总会觉得这屠九浑身的凶神恶煞气,看的人怪怕的——并且拜个小孩儿为师,他屠九甩开袍子,冲着师父就是一跪地,土扬了一地。柳氏叫吓了一跳,看半天也才看明白原是自家女儿在收徒。可她总觉得这屠九浑身的凶神恶煞气,看的人怪害怕的——而且拜个小孩儿为师,他不觉得丢人吗?。...

精彩章节

众人把猪头拜访在岸上,又上了香案,待摆好了椅子后,沈清秋便坐了上去。

屠九甩开袍子,冲着师父就是一跪地,土扬了一地。柳氏叫吓了一跳,看半天也才看明白原是自家女儿在收徒。可她总觉得这屠九浑身的凶神恶煞气,看的人怪害怕的——而且拜个小孩儿为师,他不觉得丢人吗?

“这小孩子玩闹当不得真,这位先生要真想学什么——”

柳氏话还没说完,屠九先瞪了过来,“我岂是那等无信之徒!她说了要收,我说了要拜,那我们就是师徒!我屠九这辈子不会背信弃义!”说着冲沈清秋砰砰砰磕了三个头,罢了再给她奉上茶水。

因着恩师年纪还小,茶水里泡着蜜枣加了糖,喝着都是甜的。

“乖徒。”

一口茶水下肚,沈清秋反倒越觉得这个徒儿对了自己的口味。

柳氏见不得女儿的这个乖徒,看一眼就觉得害怕,忙回了房休息去了。沈清秋喝了几口茶,又吃了几块点心,摆了摆手便叫徒儿可以走了。

谁知屠九只是在原地看着她,末了露出羞涩的一抹笑容。

沈清秋:“恩?”

“徒儿要来拜您为师,玉楼自然是住不下去了。”

“所以……”

“徒儿带着徒儿的兄弟们,都来投奔您了!”

沈清秋看着后头屠九的兄弟们,十几个彪形大汉……这柳家的小院子里怎么塞的下!

夜里柳氏熄了蜡烛,刚刚闭上眼睛,便觉得有风晃过,正要睁眼,就瞧见床头立了一道黑影。

柳氏吓了一跳,正要摸索烛台,那人却已经开口了,“是我。”

蜡烛熄了,窗户被来人打开的老大,柳氏透着月色看清来人坚毅的轮廓,分明就是那白天已经来过一趟的顾侯无疑了。柳氏咬着唇,照道理她应该生气的,可多日不见,如今骤然再见她她心里竟生出的是另外一种情愫。

“大半夜的,侯爷来怕是不合适。”

“合适不合适,也得试过才知道?”

顾庸早都不耐烦了,这要是在军中,两个看对眼的男女早都已经好了好几回了,他一把扯过柳氏抱上床便吻了起来。柳氏那小胳膊小腿儿自然推不动他,他吻了一会儿也不再挣扎,顾庸还以为她愿意接受自己了。

正预备再亲下去的时侯,却尝到了一颗咸咸的泪珠。

“你这是做什么?”

顾庸看着底下闭着眼无声哭泣的女人,只觉得心里无头火起,“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她之前分明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他好些又成了一个登徒子!

柳氏睁开哭的水雾迷蒙的双眼,见他也赤红着眼,她倒不怕了。

想了片刻,干脆也靠过去依着他,“我知道侯爷心里是有我的,如果侯爷真的想,我……”柳氏说不出来,但她把自己的外衫脱了下来。顾庸越发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了,既然她愿意又哭什么?

柳氏知道他的意思,“我可以跟侯爷相好,但是我不想进侯府,日后侯爷若烦了我,就当日后从来没有见过我可好?”

柳氏希冀的说着,她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如今她还年轻貌美,顾庸喜欢,她叫他放手他是不肯的。倒不如两人相好上一段时间,等日后他清淡了,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柳氏自以为是个好主意,却见眼前男人几乎是生磨着牙口,“你这女人,当本侯是妓子吗?”什么叫不想进侯府,她跟了他又不进侯府,当他顾庸是她招过来的小官吗?想起本朝贵女们那些特殊的癖好,顾庸的脸一时黑的可以。

他黑了脸,柳氏也没什么柔情蜜意了,她推开了他。

这些日子做多了生意,倒让她不再像以前那般绵软,“我再也不会给人做妾。“

顾庸倒是愣了一下,“你想当我的正妻?”可别说她嫁过人,就是清白的黄花大闺女,以她的身份都不可能进侯府。柳氏自然知道,所以也从未痴心妄想过要当什么侯夫人。

但如今她不想和顾庸再纠缠下去,便直接点头,“对,我不想叫人在看不起我,欺负我了。”

“要么你就娶了我当正妻,要么咱们就只当是露水情缘,我绝不会做你的妾。”柳氏决绝道。

从来都是叫女人捧着的顾庸头一次这么叫女人下了脸子。

片刻后也从床上下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裳,“我看你脑子不太清楚,待你清醒了我在过来寻你。”

一般情况下出了这样的事儿大部分男人都该哄着女人,可偏顾侯从来都叫旁人给供着。他虽喜欢柳氏,可觉得柳氏太过侍宠生娇了些,不若冷着她些时日。

毕竟她只要冷静下来就知道,以她的身份他竭尽全力让她做他的妾已经是他的恩典。他虽爱重柳氏也得让她明白些事理,否则日后.进了府岂不是跟他一味的争吵。

可柳氏却从他离开的背影中渐渐冷下了心肠,要说之前不想当妾,还对顾庸有那么些温软的心思,可他这么一走让柳氏也清醒过来。男人哪有靠得住的,前段时间他能再帐篷里跟他你侬我侬。

今天就能因为她夸下海口要做正妻便冷淡对她。

所以女子为何要嫁人?

已经所嫁非人一次,她还要再嫁第二次吗?

柳氏原本温和的峨眉映着夜晚的月色,竟显得有些刚硬。

——

“咳咳……”顾彦维难受的用帕子抵着唇。

一旁的皇后瞧见了,连忙关切道:“老九身子不好怎么给他倒了冷酒,快,换碗温热的茶汤过去。”

皇室子女从小奔赴各种宴席的场所上,六七岁就能饮酒了,何况顾彦维今年过年就满了十一。他温和的冲皇后道谢。果不其然,便见那素来和善的皇后面露不忍,“皇上,臣妾看小九脸色这么难看,这宴会还有一个多时辰呢,下半夜都是冷风,不如先叫小九回去休息。”

想着今日不是什么大的节日,坐上皇帝欣然同意,“皇后有心了。”

顾彦维心中叹气,便从宴上站了起来,身旁伺候的太监春喜替他裹上了又厚又宽的披风,“父皇,儿臣告退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