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三十九章 这个郡主不一般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说话的和和善气,倒很难让人腻烦。“老板娘,我瞧你这店里好像人并不多。”她道。柳氏点了点点头,阿秀貌似会在绣楼里卖一些手帕,但因着上一回王大小姐那三个雍容华贵的大马车,不少平头百姓全当这里卖的贵,不来了。因为而如今柳氏能接的都是订制的,活但是不多可利“老板娘,我瞧你这店里似乎人并不多。”她道。。...

精彩章节

她说话和和气气,倒很难让人厌烦。

“老板娘,我瞧你这店里似乎人并不多。”她道。

柳氏点了点头,阿秀倒是会在绣楼里卖一些手帕,但因着上一回王大小姐那三个华贵的大马车,不少平头百姓只当这里卖的贵,不来了。所以如今柳氏能接的都是定制的,活虽然不多可利润不菲。

当然这其中多少她自也不会明给眼前人说。

“这做生意总归是朝不保夕的,老板娘,你家中就你和你一个女儿,与其做这样的生意倒不如给自己寻一个安稳的去处。”

柳氏大约是明白了眼前郡主的意思,但她可没那方面的想法,只能装着愚鲁听不懂的样子,道:“倒也还好,平日里能积攒下几个钱,养活我与女儿不是问题。”

昌平内心翻了个白眼,可面儿上还是维持住了优雅,笑道:”罢了,我与你实话说。我瞧你的手艺很好,若在外头也是埋没,不然跟我一同回家。一个月的月钱自也不会少给你。”昌平是郡主,父亲是宣王。

可本朝藩王一律不许留在京城,昌平也是因得皇后喜欢,所以自小养在京城,还在年满十五岁后给她设立了郡主府。

柳氏看着昌平郡主温和的眉眼,按理来说一个月月钱稳定,对一个妇道人家来说是好事儿。

“可要签什么契书?”柳氏问道。

昌平郡主眉眼一笑,看她似同意的样子,便叫身旁人上前,她早有准备,契书白纸黑字也早已写好。柳氏戏班子里待过,要学戏文怎么唱自得学会认自儿,仔仔细细的把那些个条款都过了便。

“这怎么是十年的契……”十年的死契,一年两年,十年两万银。

“怎么,两万银还不够吗?”昌平下巴微扬,希望这小妇人也别不识抬举了。

柳氏摇头,十年死契相当于卖身契,她怎么愿意。

“郡主,多谢您抬爱,可民妇守着这小绣楼虽说十年赚不下两万银,但和女儿已经足够了。”这话已经是婉拒了。这叫原本自得的昌平神色一变,她定睛看着柳氏,脸色虽是平和的,但眼里却仿佛萃了毒一般。

看的人心惊。

“好啊,既然你不愿意,那本郡主自也不会勉强你。”昌平站了起来,“只愿你不后悔才好。”

说着便同下人一起走了。

柳氏等她走了又坐了下来,一旁的陈妈妈原本在奉茶,忍不住拍了拍胸口,“好我的天爷啊,这郡主变脸怎么这般厉害?刚才说话的时侯还是笑盈盈的,突然一个眼神那吓得我?”陈妈妈又道:“这不会出事儿吧?”

“不过夫人,你刚才怎么不应了?”

在陈妈妈看来,十年两万两当真很多了!他们把钱存在银庄里头,每个月给郡主制几把扇子,那日子不挺好的吗?

一旁沈清秋手中本是拿着把扇子嗅闻,听陈妈妈说的一声冷笑,“妈妈,两万两银子听着好,拿着却烫手。就像知人之明不知心一样,你瞧这郡主像个好人吗?”

原本是像的,毕竟这昌平郡主自上次见面便十分的平易近人。

可刚才夫人一不同意她的意见,那眼神骤然就变了,陈妈妈摇了摇头。

“屠九——”沈清秋高呼了一声。原在院子里头练功的屠九进来,抱拳给师父见了礼。

“你跟陈妈妈说说,那昌平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屠九本九是京城人士,自小爱武功常在三教九流里打混,这三教九流里最不缺的就是消息了,“我刚瞧那昌平郡主进来的时侯就想说了。师奶奶,您别看这昌平郡主表面和善,那真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柳氏没叫昌平那眼神吓到,被屠九这一声师奶奶却震的身上一抖。

屠九继续道:“这昌平郡主看着文雅,举止有礼,可骨子却完全一股子铜臭味儿。前段时间找咱家麻烦的玉楼,便是昌平公主的亲戚所开。”屠九丝毫也不觉得那会儿自己在玉楼是多么尴尬的事儿,反而自豪道:“若非那会儿我受雇于玉楼,也探听不到这些内力的消息。”

“往远了不说,一年前赵家的布庄造出了一匹料子,就是最近贵女们都爱的那个,云云——”

“云锦。”柳氏道。

屠九这才一拍脑袋,“对,就是云锦,那昌平郡主喜欢上了云锦,捧着银子便就像今日一般花了大价钱去赵家雇人到她的府邸中。那赵家的老头子却不似咱师奶奶这般眼光独到,瞧出那昌平郡主不是个好货,当天签了契,捧着银子高高兴兴的去了郡主府。”

“结果你猜怎么着?”也不用等人回复,屠九一拍手,“硬生生是把那赵老头累瘫在那郡主府!过后那昌平郡主便说是赵老头违了约,告到官府,她是郡主啊,何况却实是赵老头离了府,银子完全还了郡主府不说,连赵家新研制出的那匹布,他们也不能卖了。”

“那市面上如今的云锦?”柳氏狐疑道了一声。

屠九一声冷笑,“这还用猜吗?”

什么银子不费便骗取了旁人的才华和谋生手段,“那赵老头大半辈子也就出这一匹料子,叫郡主府整的陪了夫人又折兵,没多久就气的去了。也不止这一桩事儿,往钱城西有一家酒酿铺子,那里头的酒曲也是家传,别说一样的手法,那家酿出来的酒就是他娘的好吃!”

屠九说着又是一声冷笑,“可这家酒庄却不比那赵家好命,硬生生是叫郡主府搞的家破人亡!那酒庄的小少爷才八岁,本是富贵的命,现在流落街头当着乞丐!”

陈妈妈最听不得这些,难受的不行。

“还有比这更惨的!“

“什么?”

“五年前,那会儿的昌平郡主不过十岁,”屠九道:“在一次宴会上,她碰上了一位小官家出身的姑娘,那姑娘生的明眸皓齿,长相极美,一进去就成了场上人的焦点,自被很多人看上了,那郡主觉得有利可图,就想法设法的把那官家小姐搞到了手中。这中间怎么样我不知道,只知道那小官一家都以贪污罪处斩了,而那姑娘则进了京城最有名的花楼,成了头牌。可怜那花魁小姐现在都不晓得自己是被谁害的家破人亡,我也只是听玉楼掌柜闲谈时才知道。”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