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四十章 阴谋诡计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些事儿外人无法获知,全当郡主高高在上人生的柔和,可我们这些三教九流,什么内里的龌蹉不明白?”陈妈妈吓得魂都要没了,“这天底下,怎么有这么狠毒的女人?那一年才十岁啊,怪严禁眼神那般吓死人,这更本也不是人?”她姑娘也凶,可从来不不凶辜的人!“我说陈妈妈心有余悸,“还好,刚才夫人没答应。”。...

精彩章节

“这些事儿外人无从知晓,只当郡主高高在上人生的温和,可我们这些三教九流,什么内里的龌龊不知道?”

陈妈妈吓得魂都要没了,“这天底下,怎么有这么恶毒的女人?那年才十岁啊,怪不得眼神那般吓人,这根本不是人?”她姑娘也凶,可从来不凶无辜的人!

“我说这些并不为了什么,只是切莫别掉进了这郡主设下了坑里。”屠九道,“掉下去了,那就是被扒干净骨头都不剩的命。”

陈妈妈心有余悸,“还好,刚才夫人没答应。”

沈清秋眼皮抬了起来,流转间冷光溢出,“既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就算娘拒了,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这话一出众人自有些担心,沈清秋却是掂了掂时常藏在袖里的小刀:“不怕,她若是敢来,我也得扒掉她一层骨肉!”

说着唇齿一舔,笑了起来,可爱的皮囊霎时都有些诡异。

陈妈妈心里骤一松,任她郡主心肠歹毒怎么样,她家七姑娘那可是煞星!克不死她!

昌平却不知道自己的底儿早已经叫人扒了个干净,离了柳家便来到了玉楼。

一通瓷器乱摔,“你这掌柜要是干不好的,多的是旁人要干!”

玉楼的掌柜在人前吆五喝六,到了昌平郡主跟前也还是得奴颜婢膝,“郡主,不是我不肯,本来早都叫那柳家绣楼别售卖美人扇,等我再逼上一逼,自把那柳氏逼到走投无路。可谁知道临了出来一个九皇子,这我不过是一个商人,哪敢跟九皇子对着干,他非要护着那丫头,我也没什么办法!”

昌平郡主道:“不过就是一个病秧子,怕他做甚?”

那玉楼掌柜不敢说话,只是苦笑。

昌平也没就着这点再说下去,毕竟她心里再瞧不起那短命的病秧子,到底他是皇子,还因一身病格外得皇帝宠爱。

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得时侯便道:“既然明着来不了,暗着总是可以的。开一间绣楼,总是需要料子的,如果她买不了到料子,我瞧她这绣楼怎么开下去?”

昌平郡主道:“我会寻些朋友,再她那里订上百十来个扇子,到时你吩咐下去,全成的锦缎和云锦都不许卖给她。”

那玉楼掌柜的都忍不住称绝。

“还不去办?”昌平郡主道。

那掌柜的称是,连忙下去。

“尽是些废物”,所有的点子还得她来想。

“郡主,我瞧那柳家绣楼虽然赚点银子,但也不过是闺秀间一点儿,两万两怎么给的都有些多了。”那婢子跟她时间长了,自然明白她家郡主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自然是给的多。”所以那柳氏拒绝自己她也是很意外。

“谁为了柳家绣楼那三瓜两枣的!”自打一开始吸引她的便不是柳氏手里的扇子,而是柳氏本人。虽则柳氏如今年龄不算是正青春了,又生了一女,可有些人就好这口的,何况那柳氏稍一打扮,说是风华绝代也不为过了。

这样的女子能带给她的利润起止是两万两?

原本这段时间她正想着法讨了太子哥哥欢心,可谁知道那王青萝却从柳氏那里学个转扇技巧夺了她的宠。她本就怀疑是柳氏,一调查还真就是这个女人。既然她自己找上门来,玉楼的那些又是个蠢货,没的用的东西,还得是自己亲自出手!

等到了她手里,肃州的肃王爱慕美色,倒是可以送给他玩个把月。

似柳氏这般的绝色不能直接送出手,留在手里笼络人才是正儿八经的手段。

——

柳家绣楼也早就做好了昌平郡主会出手的准备,反正有个沈清秋坐镇,心里稳了。

再加上屠九和他的一干兄弟们就住在柳家后院的大通铺里,十多个男人有时候早上起来看着他们打赤膊练功洗脸不习惯,看这会儿心里却格外的安稳。起码不怕那昌平郡主使什么阴喜招对付了。

可等了小半月,也不见那郡主出招,相反到是接了数十来个单子。

而且越往后订单数越多,京城的贵女虽然多,但也不至于奢靡到一日换一把。两三两银子的东西就算是家里在宠着的起码也半个月一个月。

“先不要再接了,这事儿有点古怪。”沈清秋对金彩道。

金彩点了点头,一开始单子多她高兴,可这会儿一天就十几个便就是黑明连夜的做也来不及。

“买不到了!全城的绸缎和云锦都断货了!”陈妈妈拖着胖胖的身子焦急喊道。

她是跑回来的,一边儿摸着柜子喘息。没多久阿秀也回来了,她坐马车到了附近的城镇,也是灰头土脸的摇了摇头,“附近的也都断了货。”

金彩一下就急了,她是管着送货和订单的,“之前的一批马上就要到时间了,若是拖延要赔钱的。能不能用别的料子代替?”

“这附近的好料子都买不到了,那些个粗布料子做衣裳可以,用来做这些东西我都能摸出来差距,那些个贵女手那么细,能摸不出来?”陈妈妈摇头,宁肯拖延也不能去骗人。

否则麻烦越来越大。

“绸缎行不似那些普通布料,各家各业都能做,如今我们遍地买不到定是有人吩咐下去的。”沈清秋道:“说安静了小半个月,原来是在这儿等着。”

从来源上叫她们没了料子,那绣品是怎么都做不出来了。

“那可怎么办啊!这些日子接的单少少说也快一百多了,这要都做不出来赔出去都得三倍起,好些个贵女还定的都是上好的,交了七八两银子,这一赔下去得个没个一千也快一千了!”

陈妈妈要急死了,尤其是夫人还拒了侯爷,没了后路。这日后一大家子的开销就都指着绣楼呢,如今是有家底能赔的起,可以后要是还没有料子,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这昌平郡主怎么这么恶毒,她是要害死人呐!”陈妈妈跺脚气道。

“我那里有一匹缎子,先拿出来应急。”金彩咬牙,“原是我娘给我准备的嫁妆,罢了,应急。”这要是赔钱她那份也都没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