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四十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氏早了从箱笼里翻自己那些个料子了,她貌似有不少绸缎做的衣裳,可这要不然可以用来做绣品,那些个贵女一个比一个眼利,帕子上多了针洞也能瞧到,更何况美人扇需的色品单一化云锦,这就怎么都凑不出了。也没绸缎,做不活是来,日子却过的飞快。那些得了昌平郡主没有绸缎,做不出活来,日子却过的飞快。。...

精彩章节

柳氏早已经从箱笼里翻自己那些个料子了,她倒是有不少绸缎做的衣裳,可这要是用来做绣品,那些个贵女一个比一个眼尖,帕子上多了针洞也能瞧到,何况美人扇需要的色品单一云锦,这就怎么都凑不出来了。

没有绸缎,做不出活来,日子却过的飞快。

那些得了昌平郡主吩咐的女子到了点儿便来拿绣品,柳家绣楼拿不出来她们便日日的来找麻烦,好歹屠九和一干男人往门口一站,才没做出些更过分的事情。可照着这样下去绣楼却是也不能再开了。

“柳掌柜的。”声音传了过来。

柳氏扭头去看,却发现氏玉楼的掌柜。那玉楼掌柜的还记得九皇子,这会儿也不敢太造次,尤其是看着一旁椅子上正歪头看着他的沈清秋,也是面带笑容的问了好,“小掌柜的。”

“你今儿来做什么,找麻烦?”沈清秋道。

那屠九一身肉往旁边那么一站,大有你说是我就砍你的意思。

掌柜的也是万没有想到屠九从玉楼离开,扭头就到了柳家。这种混迹江湖的货色他不敢多得罪,连忙告饶,“屠九爷,怎么敢找您麻烦,但是您在玉楼那么长时间您也该清楚,我就是个跑腿儿的,小事儿我能拿主意,大事儿哪轮得到我?”

便听那屠九对沈清秋道:“他到说的也没错,别瞧着他平日吆五喝六作威作福的样儿,玉楼真正的主子来了他也就是条狗。”

那掌柜的脸一黑,可跟屠九这样的人也不好生气。

还是柳氏给了台阶,吩咐金彩,“给掌柜的看茶。”又道:“有什么事儿,您直说罢。”

“这些日子您也瞧见了,这生意不好做。这要再拖下去本钱都赔了进去,您这孤儿寡母的,再京城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那掌柜的说着,便将一叠厚厚的银票推了出来,“其实你一个女人家开个绣楼也不容易,到不如并入我们玉楼,你在底下做个小掌事儿也可以。”

“这样既能解了你的燃眉之急,以后日子也能有个保障,你说是不是?”尽管那玉楼掌柜的说的都在理,不知道真相的也还都以为是河面飘了浮木。

可眼下的整个柳家都知道玉楼背靠着昌平郡主,哪里会不知道这掌柜来没安好心呢?

“是那昌平郡主叫你来的?”沈清秋道。

掌柜的顿时瞪大眼,他们玉楼背后的人是郡主这回事儿知道的人少。便往后一看屠九,那会儿子可说好了,进了玉楼要是泄了玉楼的秘得偿钱!可屠九爷眼睛那么一瞪,掌柜的是怎么也不敢说出赔钱二字。

“反正都是作工,去哪家步都一样吗?”那掌柜努力笑道。

“可笑!”沈清秋道:“她雇人买断了全城的绸缎,现如今又来做好人?光是买断了全程的绸缎恐怕都不止两万两吧?”

沈清秋冷冷一笑,“我娘这小小的柳家绣楼就算是不停轴的赚钱十年下来也不过净赚个几万两。敢问她要这绣楼做什么,赔本买卖吗?”

“好了掌柜的,你不必再说,不论是玉楼还是郡主府,我都不会去的。”

且不说那郡主府是不是个坑,就算不是坑给她工钱也不去。好容易有了自由身出来,谁那么自甘下贱又给人去为奴为婢?

“反正话我也带到了,既然柳掌柜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谁敬酒不吃吃罚酒?”

所有人往后看去,便见顾庸身着劲装,头上未戴冠,只把头发束了起来,一双黑目炯炯有神,看样子更像是一个武者。

那掌柜的虽没见过顾侯,可他认识后面马车和担架上挂着的旗帜,那都是顾家的旗帜。

“顾侯爷,您来了啊!”却是陈妈妈从后面喜道:“侯爷稍等,我去给您看茶!”

那掌柜的愣了一下,姓顾的,还是侯爷之位的,整个京城就只有那一个杀神?不是,不是他吧?掌柜的又去看了他一眼,便见顾庸黑眸也看着他,问,“什么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掌柜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小民,小民见过侯爷!”

“我在问你话。”顾庸重复道。

“若是真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如何?”

那掌柜的只恨不得一把掌抽死自己,他能如何啊?战战兢兢跪在地上。

顾庸便不在看他,“我听说你这里缺绣缎,这些年宫里头赏的,和我母亲给的,倒是不少。”顾庸挥了挥手,外头一箱箱的东西便都抬了进来,“我是个男子,这些个丝绸不料的到也用不了多少。”

“我不要。”柳氏拒绝,两人都没什么关系她怎么好再用他的东西。

顾庸却一把捏着她的手,“你若是不用,我便直接扛你到侯府里,你用是不用?”他顾庸看上的女人,岂能被旁人逼的走投无路了。

“你——”柳氏要抽回手,却也不知道他什么劲儿,明明手上也不疼却怎么都抽不回来。

见着这一幕陈妈妈金彩包括屠九等人都适当的避开了眼神。

而地上跪着的掌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造孽啊,这柳掌柜相好的是顾侯怎么不早说!别说他了,给昌平郡主天大的胆子,她敢去招惹顾侯的女人!

“还不滚?!”顾庸道。

那掌柜的马不停蹄就滚了。

“我去看看陈妈妈的茶叶怎么还不上来?”金彩找了个由头开溜。

“屠九,去院子给我耍一套新招式。”沈清秋道,屠九应了一声连忙跟了上去,整个屋内就剩了顾庸和柳氏。

柳氏也想出去,却被顾庸从后面抱着。

男人的声音低沉,“是我上次不好,说话太硬了,嗯?”似这样英俊的,稍有财势的男人稍微软下来便能叫人觉得魅力无限,

“我好容易平复了京城这些事儿,就是为了来找你,别再同我闹了,我虽不是什么年轻的毛头小子,说不出那样肉麻的话,可我会对你好。”

柳氏从不怀疑他对自己怎样,可两人的症结却不是于此。

“侯爷垂爱,我本该感激涕零,可若是我这样继续做妾,我女儿依旧是妾生女,日后她长大,出门,交友都会比旁人低上一头。”若从来就没机会也就罢了,可现在她有机会让女儿摆脱那样的身份。

“庶女又怎样,她做我的女儿,在侯府没人敢瞧不起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