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5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可爱的的事物总会叫人内心很舒服些,王青萝招了招招手。心下很好奇怎么一回事儿,沈清秋走了过去的,王青萝翻了翻荷包,找出来几颗糖豆子给她。“这京城排第一的绣娘是永兴坊的楚绣娘,她部分设计的衣料不论是花纹但是款式都不输宫里的衣裳。可这昌平也不明白用了什么办法,原本心下好奇怎么回事儿,沈清秋走了过去,王青萝翻了翻荷包,找出几颗糖豆子给她。。...

精彩章节

可爱的事物总会叫人内心舒服些,王青萝招了招手。

心下好奇怎么回事儿,沈清秋走了过去,王青萝翻了翻荷包,找出几颗糖豆子给她。

“这京城排第一的绣娘是永兴坊的楚绣娘,她设计的衣料无论是花纹还是款式都不输宫里的衣裳。可这昌平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原先楚绣娘在永兴坊,京城贵女们的衣裳她得了空都接,可现在除了昌平出行的衣裳她谁的都不做。”

“那不能换个人替你做吗?”沈清秋问。

偌大个丞相府自然不缺绣娘,可楚绣娘能这么红火自然有她的道理。

若人有五六分的容色,那穿上的楚绣娘的衣服便能撑出七八分来,楚绣娘那一双巧手才是京城贵女们爱的,一般裁缝哪能做出她那样合适的衣裳。

“我是太子的未婚妻,在他的生辰宴上,叫昌平压了一头,这叫人心里怎么舒服?”况且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就因为自己是太子内定的未婚妻,这小贱人没少针对过自己。

贵女们在宴会上争奇斗艳这也是平常事。

但太子已经有了未婚妻,这昌平郡主却还贴上去非要在宴会上压人一头,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

“若是你有比她更漂亮的衣裳,宴会上是不是就能压她一头了?”

沈清秋问。

昌平郡主答:“那是自然。”毕竟论起容貌来她又不差她什么。

“可恨这偌大个京城,找不到第二个似楚绣娘那般巧手的了!”

沈清秋却道:“谁说没有,我家就有一个!”

“秋儿,胡说些什么?”柳氏忙斥道,家里的这些人做做绣品和扇子还行,哪能去做衣裳。

“我可没有胡说。”沈清秋道,又故作成熟看着王青萝,“若你信我的话将你的尺码给我,等到宴会前夕,我卖给你一件叫你心满意足的衣裳。”

谁会信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说的话?何况刚才柳氏都没说话。

“那要多少钱?”王青萝问。

她又不缺钱,再加上这小姑娘生的可爱,她愿意花钱。

旁边那丫鬟倒是瞪了柳氏一眼,她们家小姐表面刁蛮实则内心纯软,都肯搭把手救这妇人一次,她们若还不知足想要坑自家小姐,那她回去就告诉丞相,看不直接关了这破绣楼!

沈清秋卖了个关子,“等衣裳做好了你先瞧瞧满不满意,不满意不收钱。”

那么大个丞相府,她也不怕人找不到就是了。

王青萝叫眼前这小姑娘逗的直笑,片刻后伸出手道:“好,我们拉钩。”

沈清秋:……

真幼稚。但她还是伸出手,同王青萝勾了一下。

“那我们可说好了,你那衣裳要是我不喜欢,我就不付账了。”

沈清秋嗯哼了一声,表情高冷,“不会的,你若是想在宴会上惊艳,肯定要穿我的衣裳。”

没见过这么自信的小姑娘,又笑了好一会儿,王青萝这才同柳氏告别,坐上马车准备回家。

“小姐,您还真就听那小姑娘的?”旁边的丫鬟问道。

“怎么可能?”王青萝笑道:“不过是看她可爱逗逗她?”又对丫鬟道:“倘若她来送衣裳可不许拦着她。”这么个可爱的小娃娃被人拦在外头万一哭了怎么办。

丫鬟被人命中心思,只得答应了下来。

“着人买些好的衣料吧……府里的绣娘手艺也就那样儿了,既然衣服上比不过她,那我料子上总要比她好。”说到这儿王青萝心情又不大好了。

两人一个是郡主一个是丞相之女,她能买到的料子她自然也能买到,想要料子上压人一头几乎是不可能。

“我瞧你这是又皮实了。”柳氏瞪了眼女儿,若非瞧出那王小姐是故意逗她的,就今日她乱应承人衣服这事儿她就得打她鸡毛掸子。

“娘不会做,可不代表旁人不会做。”

家里人中柳氏的绣活并不是最出色的,她们的扇子当时卖的火也不过是因为沈清秋的点子,绣艺上占不得多少功劳。而沈清秋旁的没有,脑子里的点子却是一茬又一茬的,她虽然不会做衣裳,可脑子里那些后世的漂亮衣裳的图片可就太多了。

“反正那王小姐都答应了,你就瞧好吧。”

说罢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柳氏喊了几句也不回来。

“夫人,我看咱姑娘不是一般小孩儿,不会乱应承人的。”陈妈妈劝到。

柳氏叹口气,“我哪儿是怕她乱应承人,我是怕她把自己搭进去。”这两个女儿家斗,人家身份斗不一般,可她们是平头老百姓,万一牵扯进去可怎么办?那王小姐还好,虽顽劣了些但讲道理。

可怕的就是那昌平郡主,看着是个和善人,冷不丁的在你背后吐着蛇信子,那才是真正的吓人一跳。

“这哪儿由的了咱们,”陈妈妈叹气,“照我说进了侯府就什么事儿都没了。郡主再狂妄她还敢在侯府狂妄?”

柳氏知道陈妈妈还想着自己嫁入侯府,当即也听不下去了,捂着耳朵从内室出来,里头陈妈妈茶杯子一放,“一个二个的,谁听话了……”

从里屋出来后柳氏便瞧见了顾庸叫人搬过来的那些个侯府的绸缎和料子,既然想要一刀两断了,那这时侯在用他的东西也说不过去,当即便吩咐了金彩和屠九,把这些东西都装箱到了马车上,又拉还给了侯府。

顾庸起初看到屠九,听说是柳氏那里拉来给他的东西,还以为那女人回心转意,知道讨好自己。

等看见了那马车上搬着下来的一箱又一箱的他早上刚送去的东西时,别提脸儿多黑了。

——

“怎么样,能做吗?”沈清秋不会制衣,只能自己出点子,找来阿秀做。

阿秀的绣活是家里最好的,她祖母曾是江南的纺织大户嫡女,后来家境没落了才嫁给她祖父。阿秀这一身针凿的本事,也都是从她那里学来的。

“倒是不难。”

阿秀说着,便拿出一张白纸来。她从小跟着祖母学刺绣,旁的可能画不出来,但若是画样子那当真是活灵活现,照着沈清秋的说法,将她想要的感觉画了出来,“是这样吗?”

看的沈清秋直点头。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