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被劫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四十六章 被劫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6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实际上是沈清秋钦佩她娘的一点儿,她虽望着事实不抢,但实际上是最很聪明最会看人的那个一个。早看出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因为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而如今我跟我娘到了京城,我娘才开的秀坊。”王青萝被她讲的一愣一愣的,虽然也没明白了什么沈清秋究竟早看出来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所以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

精彩章节

这其实也是沈清秋敬佩她娘的一点,她虽看着不争不抢,但其实也是最聪明最会看人的那个一个。

早看出来了大夫人的佛口蛇心,所以她进了府就未争过沈畚的恩宠。

“如今我跟我娘到了京城,我娘才开的秀坊。”

王青萝被她讲的一愣一愣的,但是也没明白什么沈清秋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娘不过是一个地位卑贱的人,尚且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叫自己活的顺畅。而你是丞相之女,从小就要什么有什么,如今不过是稍有不如意之事,却努力都不努力,就觉得后半生毫无意义,这不可笑吗?”

王青萝叫她这话说的一愣一愣的,直到人走了脑子里还在想着她刚才说的。

“姑娘,别听那小姑娘胡言乱语的,她不过一个小孩儿懂什么?”丫鬟看自小姐和那小姑娘说了话之后便一直魂不守舍,出言安慰。

“你懂什么。”

王青萝叫婢女惊醒,这会儿子也觉得沈清秋的话无比的对,“我是丞相之女,她说的没错,我本身就比许多穷苦的人要过的好多了。与其为了将来的事儿自怨自艾,没病找病的和那昌平斗,倒不如找些有意义的事儿来做。”也省的日后嫁给太子,被束缚了手脚,什么也做不了了。

婢女维小姐的命是从,“什么是有意的事儿?”

王青萝也不知道,便撑着腮帮子,没一会儿又看看腰间的荷包,“赚钱?”

——

“贱人!”

回了府昌平又是怒火中烧,把那件赵绣娘做的美轮美奂的裙子用利刃扯成了两半。

“郡主,这可是您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啊?”那婢女见郡主连裙子都扯了,更是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昌平撕碎了裙子,扔到了火里,“它漂亮吗?”

婢女瑟瑟点头,可昌平却是唇角下压,“漂亮也是人间的东西,抵不过那条仙裙!”从前次次都是她把王青萝压下去,可如今却一次次被那贱人比了下去,她岂能甘心。

“我倒要看看,那条裙子是谁与她做的。”

昌平眸带恶毒,“若真是那么巧的一双手,那本郡主便要了。”

——

有了王青萝的帮忙,如今在购买绸缎等一类丝织物品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一日柳氏便与阿秀等人一起出门,一是今儿个晚上有灯会,二来也是想着找一些长期合作的布坊,再雇几个绣娘。那王家小姐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样的风,非说要来她们绣楼干活赚钱。

她要做正经事儿她那丞相爹便哄着她,正好底下有一批难民,国库拨了银子要给他们裁过冬的衣裳。

柳家绣楼便吃了这么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丞相那里过出来的银子没人敢伸手剐油,柳氏拿的第一手银子。济州城两万左右的难民,冬衣一人一身,朝廷按着人头算银两,一共两万两。

“可见这上面有多黑,朝廷明明就播了这么多款子,两万两做冬衣,难民一人够两身儿了,可到了后面还是多少人过冬没袄子冻死了。”陈妈妈出身穷苦,看到这样的不平事儿也忍不住年到两句。

柳氏叹口气,她也不议论朝事。

且不说赚钱不赚钱的,如今都马上入秋了,这两万多的成衣必须赶制,得在入冬之前做好,毕竟入库清点之后再往着济州城那里送过去,都需要不少的时间。

“陈妈妈,你去看看丝线,给难民做衣裳丝线不要那些华贵的不食用的,要紧实,不容易烂不容易松的。”

陈妈妈摆了摆手,“夫人放心,我还能不懂这个。”

柳氏点头,又带着金彩和阿秀去看布庄子。可两人刚进了巷子口,面前却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金彩和阿秀眼前一乱,便叫人一闷棍打晕在了地上,等再睁开眼儿的时侯,柳氏已经不见了。

——

“你们做什么吃的啊!活人在你们跟前你们都能跟丢了!”

陈妈妈急得直跳。

金彩揉着脑袋一声不吭,阿秀也是委屈的直掉眼泪。

沈清秋冷着眉眼,“她们两没叫一起带走就不错了,若真的是人拐子,只拐走我娘做什么?”阿秀和金彩模样虽比不上柳氏出色,可若放到人群中那也是清秀佳人,可贼人却只是掳走了她娘,摆明是早都探听好了消息来的。

“造孽啊,这可怎么办呢!”陈妈妈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开始。

沈清秋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门外屠九进来,“师父,出了这样的事儿,我还是回去跟侯爷禀报一下。”

沈清秋看了眼屠九,表情复杂,但也没拦着。偌大个京城,她不过初来乍到,这会儿若是想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若那男人能帮忙自然是好。

屠九见她没反对便去了侯府,不多时顾庸便身穿铠甲,腿上的护膝也才卸了一支,看样子像是刚从演武场上下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与本候详细说。”顾庸吩咐。

陈妈妈哭哭啼啼的,只能是金彩和阿秀来说,可两人叫打晕了,连贼人的背影都没瞧见。顾庸只得问清楚了人是在哪里失踪的,便要带着手下人去看。

察觉一道目光在看自己,顾庸回头,正对着沈清秋。

小孩儿的目光原本是黝黑的带着些漫不经心,可如今眼底却多了些害怕和惶恐。无论内心再怎么成熟,终究是一个娃娃,而如今失踪的是她娘,“你放心,本候会把你娘平安的带回来。”

顾庸靠近她,手揉了揉她的脸蛋。

“放心。”又轻轻抱了抱她。

沈清秋小脸儿贴在顾庸的铠甲上,竟也莫名有了安心的感觉,她一直保护着柳氏和家人,可若为难时刻,真有个人能替她来保护她娘也不错:这个人,倒也挺适合做她爹爹的。

顾庸虽是侯爷可也没叫人封城的权力,为了让那些贼人带着柳氏出城逃之夭夭,他在城中的每个出入口都设下了顾家的兵将,入城不管,但凡出城便严家探查。这样的紧罗密网之下,别说柳氏一个大活人,便是一只苍蝇也难以飞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