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五十二章 永威大将军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8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忽然脚底一轻,却叫人架到了肩膀上,“怎么,你们要拿谁?”沈清秋瞅见人是谁了,倒也不急,慢悠悠的坐在顾庸的肩膀上准备好看戏。“没见过侯爷!”那一干人都跪了下去。顾庸道:“你们要拿谁?”要拿的那个人,这会儿正靠在侯爷的肩膀上玩着侯爷的头发,底下的“见过侯爷!”那一干人都跪了下来。。...

精彩章节

突然脚底一轻,却是叫人架到了肩膀上,“怎么,你们要拿谁?”

沈清秋瞧见人是谁了,倒也不急,慢悠悠的坐在顾庸的肩膀上准备看戏。

“见过侯爷!”那一干人都跪了下来。

顾庸道:“你们要拿谁?”

要拿的那个人,这会儿正坐在侯爷的肩膀上玩着侯爷的头发,底下的下人哪儿敢说话,愤愤跪在地上。

“是我叫他们拿的,就是她,她打伤了我的永威将军!”顾少卿指着沈清秋便道。

顾庸便看着沈清秋。

沈清秋也不解释,她倒要看看,在她娘和自己,还有这顾家的亲眷跟前,他选择偏袒谁?

“永威将军?”顾庸说着,走到了还喘着气呜呜哭泣的大狗旁边儿,“拉到厨房去,今儿个吃狗肉煲。”

“九叔!”顾少卿大叫。

“怎得?”顾庸看着自己的侄子。

人前张狂的顾家四少见着他九叔了也不敢大声,只是咬着唇,“九叔为何要杀了我的狗。”那可是他从小养到大的。

“恶犬咬人,不该杀吗?”顾庸道。

“可是根本也没咬到她啊!”顾少卿道:“何况狗咬人本就是天性,谁叫她要走到我平日里训永威将军的地方。总不能因为这个就要了永威将军的命吧,九叔,我记得你也是爱狗之人?”顾少卿死活不愿意叫别人动自己的狗。

“不仅是你的狗,还有你这个人。”堂堂一个大男人对女人出手,也配当顾家的种?

眼看着顾庸要找顾四少的麻烦,旁边顾家的大少奶奶,也就是顾少卿的生母沈安苑到了。

“九弟,”沈安苑虽上了年纪,但看着也是衣服知书达理的模样,“这孩子在府内素来就被长辈惯的不成样子,调皮了些,九弟,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别与小孩子计较了。”

眼看着顾庸不说话,沈安苑又道:“九弟也得念着这孩子的父亲,若非他在战场上替你挡了一枪,恐怕……”

“大嫂,这个恩德你要说的何时?就为着大哥的这个恩德,我将侯府的世子之位都给了顾少卿,我可没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

沈安苑一时无话可说,片刻后还是咬着唇,“可狗又没伤到人,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

“小孩子的玩闹?”沈清秋道,“夫人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闹?”又看着十五六岁人高马大的顾少卿,“这是小孩子?”

若不是她有些武功,换另外两个女人在这儿怕已经葬身到了这狗的腹中。

“我娘同我九叔说话哪有你个臭丫头插嘴的份儿?!你算什么东西?”顾少卿扭头便厌恶道。沈清秋微一勾唇,“好啊,我就叫你看看我是什么东西——”说罢,便走到那躺在地上喘息的威猛将军跟前。

“不许碰我的狗!”

沈清秋往它脖子上摸了一下,原本嗷嗷直叫的狗停止了叫唤,再过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然后嗅闻了两下,骤然狗身如同离弦的剑,猛地朝着顾少卿的方向飞奔而去。

眼前一道黑影撞了过来,顾少卿慌忙往后躲去。

永威大将军不愧是永威大将军,任凭顾少卿慌忙逃窜,还是张着大口咬上了他的屁股,顾少卿连连痛哭。沈安苑表面的平和的维持不住,连忙呼喊着众人把狗驱走,沈清秋又没想要顾少卿的命,那永威大将军只是盯着顾少卿的屁股咬,等人过来掰了嘴自然而然就松开了。

“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他的永威将军怎么会突然发疯来咬自己。

顾少卿一手不雅的扶着屁股,一边质问沈清秋。

也来不及等沈清秋说话,那顾家的大少奶奶便破口指着沈清秋,“好一个恶毒的小丫头,九弟,今日的事我且问问你怎么办?!”

沈清秋忍不住嗤笑,“合着他放狗咬我是小孩子玩闹,我放狗咬他就是恶毒了?”

“你怎么配跟我儿比!”不过就是一个贱民!她儿子日后要承袭爵位,那可是未来的侯爷啊!

沈清秋一阵冷笑。

“怎么不配?”顾庸矮下身,“是本候贱格,本候的女儿也不配和你的儿子相提并论。”

“九弟,我不是这意思……”

顾庸却已经不耐烦了,“大嫂,你刚才不是还说小孩子玩闹吗?怎的,转瞬之间你变了说辞,秋儿才七岁,不是比你这十五岁的大儿子还小?”

沈安苑一时叫堵的说不出话来,“少卿是无意的,可她刚才故意去那狗旁边,那狗九突然发了疯,这丫头是故意的。”

“够了”,顾庸也不耐烦了,“怎得大嫂想怎样,拖下去打她几板子?”

沈安苑没听出顾庸的言外之意,她只惦记着给儿子出气,“自是要打的,几板子轻了些,少说也得三十大板,才叫她记住今日所犯的错。”

顾庸怒极反笑,倒是真觉得自己常年不在侯府中,大嫂反倒成了侯府正儿八经的主子,说打谁就要打了。

“好,”他把沈清秋放了下来,“任大嫂处置。”

可沈安苑的手还没挨着沈清秋,便见顾庸眉眼阴冷道:“今日秋儿但凡少了根儿头发,本候便直接上奏了朝廷,另选世子。左右都不是我的儿子,选谁都一样。”这话吓得沈安苑连忙看了好几眼顾庸。

瞧他眸色阴沉,这才才醒悟过来,他是动了真火了,忙缩着头也不敢多说话了。

“她是本候日后的正妻,她是我要记在族谱上的女儿,我养着你们,叫你当我的世子,不是叫你欺负我的妻儿的!”顾庸道:“若是你这世子当的真不耐烦了,换一个也未尝不可。”

顾少卿一个激灵,连屁股上的伤好些都不是那么疼了。

“我们走。”说罢,顾庸一手拉着柳氏,另一只手把沈清秋抗在肩上,很快消失在了人群视野当中。

瞧着人走了,萧如沁也才回过神了,又看着顾少卿屁股上的伤,想着他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正要落泪哭呢,沈安苑却道:“你怎么又惹事儿,平时叫你讨好你九叔,他刚一回来就惹他发火!”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