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五十四章 赵小娘子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19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因现在的吃住都在柳家,赵小娘子一个月的月钱也不需要耗费什么,好些都能攒出来。她便就买一些小点心之类的作为礼物小掌柜的,一是所以小掌柜的爱吃,二也是因她的恩德,若不是她把自己接了绣楼,那这会儿自己早都野外露宿街头了。“阿禾。”柳氏叫道。赵小娘子,便是“阿禾。”柳氏叫道。。...

精彩章节

因现在吃住都在柳家,赵小娘子一个月的月钱也不用花费什么,好些都能攒起来。她便开始买一些小点心之类的送给小掌柜的,一是因为小掌柜的爱吃,二也是因她的恩德,若非她把自己接到了绣楼,那这会儿自己早都露宿街头了。

“阿禾。”柳氏叫道。

赵小娘子,便就是阿禾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咱们的棉花晾晒的都差不多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成衣了,这些个棉花我估算了能做个三万多套,现在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我估摸着得请上不少人。”

因为阿禾出身布坊,从前就管过不少这些方面的,所以柳氏也总爱问她意见。

柳家待自己有恩,阿禾自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这样的给难民缝制的冬袄,到不需要多好的绣艺,这样的东西实用就行。”旁边柳氏点头,“倒不如叫上附近的几个阿婶过来帮忙,按找成衣算钱,阿婶们整日在家做衣裳,虽说不怎么美观,可那些个皮猴们穿上数月都破不了的。”

听了阿禾的一番话,柳氏倒是眼睛一亮。

当日下午陈妈妈便同金彩一家家去问了,自然是不少闲在家里年纪大了的人愿意接下这份差事。柳氏花了大价钱购置了上万匹结实的布料,就只等着开工开始做衣裳了。

可不巧下了几天的暴雨,实在是太大,不好出门便耽误了几天。

趁着这日天好容易放晴了,便在院子里摆了一张大桌子,将棉花什么的都晾晒好,然后搬出布料,正要赶工。

“不对,这料子不对!”

阿禾从小就生活在布纺里,料子触手一摸就知道是哪里除了问题。金彩也把那料子翻来覆去的看,“好着呢,我瞧没什么问题?”

罢了又有些不满的看着阿禾,“别是有人没事儿故意找事儿吧?”

自打阿禾来了,她年龄比自己大些,做事又稳妥,眼看着是要把自己比下去的样子,金彩多多少少心里有些不舒服。

阿禾叹了一声,她从小泡在布料里头长大,难道不清楚这些料子有什么问题吗?

“掌柜的,你且看看——”从当中抽了一匹料子出来,本来是拿手扯不断的,可阿禾只是把它泡进了水里,再扯的时侯便像是撕纸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撕碎了。

柳氏大惊失色。

要知道这些衣裳可都是冬衣,冬日免不了雨雪,冬衣就为了叫难民抗住雨雪,这样见着水就化了的衣裳,在冬天不是要人命吗?!

“这些料子,都是从哪儿买的?”沈清秋也拿着两匹料子做了实验,没水的时侯同正常的都差不多,一旦进了水里,就成了废衣。

陈妈妈道:“就是咱们平日里买自家衣裳料子那家”,说着又扯着自己的衣裳,“我这衣裳就是那家的布料,可是也水洗过,并未有什么问题阿?”

“料子一开始是没问题的。”阿禾道,陈妈妈进料子入库的时侯她摸过,是没有问题的。

“且先不管是怎么出的事儿的,若料子的事情再不解决,衣裳做不出来,今年冻死的难民至少要加两万了。”

沈清秋道。

而这两万难民的死,则会直接指着柳氏绣楼,到那个时侯才真正是千夫所指。

“要这样的多布若是不提前订,哪儿来的及啊……”布也是要织的,这匹料子也是她们老就定下,可过小半个月才凑齐了。现在只是剩下这么丁点儿的时间了,哪儿来得及一边找料子一边儿做成衣啊!

陈妈妈急得嘴角的燎泡都要长出来了。

沈清秋却道:“若是一天就能织两匹布呢?”

“这怎么可能?”最快的织布手艺人也得半个月才得一匹。

阿禾还是很给小掌柜的面子,“若真如小掌柜的所说,布来的快,那倒是可以一边儿做一边儿织,时间上倒是来得及了。”

沈清秋一听便拍了手掌,“好,织布的事情我来处理,你们安心等着。”

她处理,她怎么处理?

次日一大早,一干人等便看着沈清秋搬过来的,奇奇怪怪的木制品。

“这是我老早就找人打造的,不过那会儿还没完工,现在倒可以试试。”那会儿子被昌平郡主限制了布料来源,沈清秋便有了自给自足的想法。尤其这会儿后世的纺织机还没出来,如今用的还是最古老的纺织术。

既浪费人力也浪费时间。

怎么说也来了这个时代一遭,不掺和一脚进去也说不过去。

“这东西,怎么用?”

沈清秋对着阿禾一通讲解,阿禾本来就是泡在布料里头长大的,一点就透,当即就坐在纺织机前,腿脚上蹬一蹬,竟没多长时间便织除了一匹布,她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这些布料,“居然真这么快?”

她家就是做布料生意的,若是料子能生产的这般的快,那带来的利润绝对是数以万倍的增长!

“师父!”屠九在外喊了一句。

沈清秋往后看,只见屠九身后跟着一连串衣衫褴褛的女人,“她们都是战败的俘虏,只干活不要钱,侯爷听说你这儿缺人,便叫我给你送过来了。”

沈清秋道:“好,刚刚好。”

织布技术不难学,沈清秋交了柳氏和金彩,又由着她们给那些女工们教会。蚕丝比布料自然是便宜的多了,而且自己织布不用计算成本,陈妈妈这会儿又怕不够了,更是牟着劲儿催促。

到后来料子竟也多了几千匹。

反正都是与难民做的,柳氏如今不缺这点儿银子,便也都做成了成衣。

只等着几天之后,将这些成衣发往南方受冻的难民处。

……

“那料子都坏了,她应当是拿不出衣裳吧?”

马上入冬了,昌平郡主窝在自家郡主府,手里抱着暖和的汤婆子。那王青萝不是给柳氏介绍了比难民生意吗,她便叫她知道,这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做不出衣裳,皇上得问责。

若是她没发现那料子有问题,将成衣做了出来,那就更好了,等来年春天统计一下难民死了多少个,那可都是她头上的人命官司。想到这里昌平郡主不由笑容甜美。

“去,这半个月柳氏绣楼那儿有什么消息,都探过来给我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