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五十六章 圣娘娘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或许是好事儿做多了的福报,下一年春天南方的灾情便削减了下去,那一年南方的冬天里又分外的冷,靠着柳氏送去的棉袄抗过了一个冬天里,灾民心里自然都记着她的好。直到了下一年五月份,南方正式就秋收,皇帝龙颜大悦。又看柳氏颇得南方百姓深受,为了叫他们灾后迅速再次回归生又看柳氏颇得南方百姓喜爱,为了叫他们灾后快速回归生活,还正式下令封了柳氏为圣娘娘。虽是没什么品级的封号,可这样一个称号,却远比因为和顾庸扯上关系,才得来得那个郡主得名头,要好上多了。。...

精彩章节

也许是好事儿做多了的福报,开春南方的灾情便消减了下来,那年南方的冬天又格外的冷,靠着柳氏送去的棉袄抗过了一个冬天,灾民心里自然都记着她的好。等到了来年四月份,南方正式开始春耕,皇帝龙颜大悦。

又看柳氏颇得南方百姓喜爱,为了叫他们灾后快速回归生活,还正式下令封了柳氏为圣娘娘。虽是没什么品级的封号,可这样一个称号,却远比因为和顾庸扯上关系,才得来得那个郡主得名头,要好上多了。

“我得娘哎,这日子怎么就跟做梦一样~”陈妈妈看着宫里络绎不绝赏赐来的东子,直想咬自己虎口,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咱郡主娘娘福大,等和顾侯成了亲,好日子还在后头呢。”那太监脸笑成了一张菊花。

陈妈妈想了半天,才理清楚这郡主娘娘说的是自家夫人……她倒是忘了,夫人叫封了郡主了。

送走了宫里头来赏赐的太监,陈妈妈撇撇嘴,“总觉得被叫郡主不怎么好听。”

金彩也是,提起郡主这称号她就能想起昌平郡主来,虽和女人没见面,可那女人的恶毒这会儿也是深深刻在心里了。

沈清秋眸子动了动,想到了什么,便问,“屠九,那些从郡主府地牢放出来的女人呢?”

“好些已经返家了,有一个杭城富商家的千金,还专门送来了贺礼,师父你前段日子刚拒。”这段时日忙着旁的事儿,她倒是忘记了。

“还有些看着浑浑噩噩的,问家在哪里也说不出来,估摸着是已经被抄了。”这也是昌平管用的套路,她看上了哪个小官家的貌美女儿,随意用手段就能碾碎一个九品芝麻官的官位。

“师父,我看那些姑娘也是可怜,便叫她们先在后院住着了。”

沈清秋点着手指,“养的了一时,养不了一世。”若之前真是一群官家小姐,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离了家门又能做些什么呢?

——

另一旁,养了整个小半年,昌平郡主的腿上也总算是彻底见好了。

可瞧着柳氏并没有因为做不出难民的冬衣而被问责,反而是叫皇上嘉奖了一番,还平白无故的得了一个圣娘娘的封号,她便气的又摔了一套屋内的青花瓷。

“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几套冬衣罢了,以往本郡主也不是没作过这样的事儿,皇上赏我什么了?!”越说下去昌平反倒越不平衡了。

可她也不想想,她给那些灾民的衣裳缺斤短两,没将人冻死都不错了。

灾民都没想着她,皇帝又岂会想着。

昌平郡主咬着唇,“给我查,她那料子摆明出了问题,短时间她怎么凑够的。”

那丫鬟犹犹豫豫的,只能说是。

半天后又忍不住道:“郡主,无论怎么样那柳氏日后都要成为侯夫人了,咱们若是跟她作对,不就是跟整个侯府作对?”连裴皇后都提点着,不要跟顾庸作对,她们现在这样不是逆了皇后的意吗?

昌平这是气不顺儿,她堂堂一个郡主,险些叫人剐花了脸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我自不会在亲自出面。”她仰着头,“急什么,本郡主手里头的刀多的是。”

左右那萧家不是还惦记着同顾家的婚事,她们能愿意这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女人,直接就抢走了顾侯的正妻之位?

开春之后,柳氏和顾庸的婚事也定下了议程。原本皇帝还犹豫着给两人赐婚会惹人质疑,毕竟顾庸战功赫赫,配这样一个嫁过人生过孩子的女人有些说不过去。可如今圣娘娘的事儿一出,柳氏在民间威望极高,倒也不会有人说他怕功高震主,故意给顾庸赐了这么一个女人。

皇上赐婚没多久,顾家便要开始着手装点起了宅院。

皇帝的赐婚,这无形间又是把柳氏的身份往上提了一个台阶。加上柳氏现在的身份婚事要糊弄过去自然不行,这个圣娘娘在普通百姓那里还是十分得人心的。

因着柳氏最近的这个名头,徐氏倒是不怎么烦她嫁进来了。

可又想着柳氏嫁进来就是主母,而自己现在管着候府的大小事儿,两个人免不得整天碰面,便是一阵的头疼。

“那小门小户里头出来的,我真怕日后同她相处不来。”徐氏道。

眼下这样的境地,皇上赐婚了,顾庸又喜欢,她也没必要一直跟孙子对着干,就怕柳氏那女人小户里头出来眼皮子浅,同她处不到一块儿去。

“她带着的那个女娃也是个事儿多了,那些日子刚住在家里,便和四少爷一通吵闹,居然还放狗咬了四少爷,可见跟她娘一样——”旁边的丫鬟正义愤填膺说着。

却见徐氏冷眼看着自己,“老,老太君……怎,怎么了?”

“什么时侯我顾家的主母由你一个下人来品头论足了?”徐氏不喜柳氏不假,可不代表她不看重柳氏的脸面,“那丫头再怎么样也是我给家的女儿,由的你多嘴!来啊,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拖下去……”

徐氏心软,也没打她,“以后我不想在看到她。”

从伺候人的院子里挪走,那以后就洗衣烧饭了,那丫头悔极了,她不过是照着府里下人说的符合了两嘴罢了,嘴里不断的求着绕,可还是被人带了下去。

“老太君厚恩,想夫人若是进了府,也会孝顺您的。”老嬷嬷笑道。

“孝顺我?别引得府内大乱就好。”一个生了孩子的女人引得男人要娶她为正妻,就不是那种良家妇人。徐氏头疼无比。

老嬷嬷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在旁边轻轻为她推拿头部。

“罢了,成婚之前,好得也要见上一面。”怎么说都是皇上亲封的圣娘娘,便是那小门户里出来的女人没什么礼数教养,她也得把规矩做足了才是。

“两日之后在府里办一场游园会吧。”

那老嬷嬷点头,知道徐老太君是想带着柳氏在贵人圈里转上一转,“您这样想也就好,从小侯爷就同您不太亲近,左右家里现在又不短缺什么,他喜欢那低微的女子要娶就娶了,若真的娶的高了,到时候您还不放心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