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五十九章 从不风流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就你会闹。”徐老太君自然而然会怪责王青萝,且再说她是丞相之女,这可是因为未来的太子妃啊!又惊疑望着柳氏——她怎么还同王青萝交恶了?!“嗯~”那王青萝冲着母亲一起撒娇卖萌,又对着徐老太君道:“老太君,能不能够先把柳姐姐借了我一会儿,那边儿的姐妹们都等徐老太君自然不会怪罪王青萝,且不说她是丞相之女,这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啊!。...

精彩章节

“就你会闹腾。”

徐老太君自然不会怪罪王青萝,且不说她是丞相之女,这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啊!

又狐疑看着柳氏——她怎么还同王青萝交好了?!

“嗯~”那王青萝冲着母亲一同撒娇,又对着徐老太君道:“老太君,能不能先把柳姐姐借给我一会儿,那边儿的姐妹们都等着柳姐姐过去呢,我们还有好些话没说完。”

徐老太君本就是怕她在游园会上无人交际才叫她来,这会儿怎么会不放人。

又见柳氏也望着自己的目光,似在等着她同意,徐老太君眉头松开,“既是这样你便去了。一会儿开了宴我再叫下人通知你。”

柳氏垂头道了声是,才被王青萝又拉了下去。柳氏入了人群就叫贵女们围的严实,柳氏不算是长袖善舞的人,但她人生的温柔说起话来没脾气,再加上那些女子打扮上的小心机也毫不吝啬的与人分享。

一时聊的倒是热火朝天。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针对我娘?”沈清秋问道。

王青萝正吃着点心,闻言瞪大眼睛,“你不知道?”又一想她与柳氏本就是外来人,再加上这都多年的老事儿了,也没得人再传,便道:“你看看,那萧家姑娘萧如芸的眼光,是不是像是要吃了你娘?”

沈清秋看了一眼萧如芸。

她果然正看着柳氏,比起柳氏这边儿的热火朝天,她倒是显得形单影只。毕竟本朝过了二十五还未嫁的女子实在是太少了。这闺秀间有闺秀间的交际,没嫁人和嫁了人的往往玩不到一处,而萧如芸的年纪不再是少女。

若是去嫁了人的夫人那边儿交际,偏偏又没成亲。

“外人都说这萧家姑娘忠贞,为了一个男人等了快十年,”王青萝却笑了一声,“可我却觉得她像个傻子,为了一个男人这十年她什么都没有。荒废了年纪不说,你再瞧瞧满院子的姑娘,没一个同她能说到一起的。”

一走出来就一脸深闺怨妇的相,谁愿意同她说话。

同沈清秋说了萧如芸和顾庸的往事儿,“反正你们今日避着她们些。早看好了的夫婿被你娘捡了露——”王青萝又啧声,“萧国公往前算是清贵门第,可自从林氏掌家之后行事作风就变的小里小气了。”

沈清秋却没答话,她只是看着那萧如沁的容貌,不知为何,总感觉像是哪里见过一样。

到了晚上,侯府的花灯都叫下人们挑着挂了起来,白日里亮堂堂的雪景到了晚上又别有一番韵味儿。沈清秋坐在侯府长廊的栏杆上,静静看着已经解冻了小鱼儿在湖下游来游去,在侯府的灯光和周围的雪色下,跟一幅画一样。

沈清秋垂头,小辫子掉在耳朵旁边,作势要去捞小鱼。

却被人一把拽了回来,“当心——”若非一下听到身后那人气息微浮是病重之人,一把掌过去得拍死,沈清秋早回手了。

“湖面……危险。”

“哎有,我的九殿下,你怎么跑的那么快!你这是要老奴的命啊!”王喜跑了过来,连忙想去看顾彦维身子如何,却被他推开。他不想在这小姑娘面前表现的格外虚弱。

是那个短命鬼——沈清秋一下就想了起来!

看沈清秋这副表情,便知她记起了自己。

顾彦维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雀跃,“你还记得我?”

沈清秋冷嘲一声,“记得,你这个骗子。”

“大胆!”王喜刚要开口叱责,却被顾彦维挡了回去。

“我怎么骗你了?”

“那日我叫你找我看病,你说不来就算了,应的好好的也不来找我。”沈清秋道,“反正你当日帮我的,我说要还你,是你自己不要。咱们一码归一码,平了,以后可别说我欠你的。”

顾彦维忍不住轻笑,又道:“我身子不好,不能随便出门——”即便不想表现的太虚弱,为了叫她不讨厌自己,他还是道:“前几天刚昏迷过一次,父皇好几日便都不叫我出门了。”

沈清秋轻轻一跳就坐在了栏杆上,顾彦维刚要说危险,却发现她不仅坐的平而且小脚还能灵活的晃动。

“你来——”沈清秋招手。

她勾勾手,顾彦维走了过去,突然肩上一阵受力,脚底一轻居然也坐上了栏杆。旁边那王喜吓得几乎跪在地上,“大,大胆!”可声音又不敢放大,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九皇子受了惊从栏杆上翻下去。

那没命的不是九皇子,而是自己啊!

“手伸出来,我给你把脉。”沈清秋道。

顾彦维摇头,外表怎样清冷,他都只是十岁的孩子,他有些怕,送了手他会掉进水里。

“有我拉着,你怕什么?”说罢就拿过他一只手。

顾彦维心中一慌,差点掉入水里,可只是一个晃荡,自己还是牢牢的坐在栏杆上,那小孩儿的手虽然小,可抓的他格外稳当。心中稍静下来,顾彦维抬头环顾四周,才发现她为何要坐在这里看风景。

从这里能看到侯府房顶的积雪,红灯映衬下的游鱼,那凉风吹在脸上虽有些冷,可没有冬日的寒,反倒叫人精神起来。

“殿下,快,老奴接着您,您快下来。”下面王喜颤声道。

“真吵。”本就因为顾彦维这会儿心跳的格外快,她不好听脉,那老太监一吵更是听不见了。

顾彦维便道:“你下去。”

王喜不肯。

“你若不下去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王喜瞪大眼睛,他沉稳的九皇子何曾做过这么不着调的事儿。又瞪着沈清秋,都是这野丫头,可才一会会儿就被带野了的九皇子还道:“快下去!”王喜只能委屈到一旁,也不远,能瞧见顾彦维,万一有什么危险也能第一时间过去。

“原来你在这里是看风景。”顾彦维道。

他坐在栏杆上比沈清秋要稍微高一头,因她握着自己的把脉,他轻轻垂头就能看到小姑娘白净的脸蛋。一个冬日过去,她好像发福不少……但总归是小女孩儿,胖了反倒更显得可爱。

沈清秋却是紧皱眉头,这短命鬼的病根本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