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章 短命鬼九皇子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是先天带给的身体虚弱,她在制毒和治疗用药方面是高手,但都是神经上的,这样的她不曾学过。片刻后收了手,“你这病我目下也没任何的法子,我需得研究研究——”一是这样的病例少,二是这人合她眼缘。从袖子里掏出一瓶药丸,“你吃了。”顾彦维再打开,嗅了嗅也没异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丸,“你吃了。”。...

精彩章节

这是先天带来的体弱,她在制毒和用药方面是高手,但都是神经上的,这样的她未曾学过。片刻后收了手,“你这病我现下没有任何的法子,我需得研究研究——”一是这样的病例少,二也是这人合她眼缘。

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丸,“你吃了。”

顾彦维打开,嗅了嗅没有异味儿之后,便直接吞了下去。

“你就不怕我害你?”两人才见了两面,他就这么信自己。

顾彦维道:“怕也吃下去了。”害又能怎样,别人不害他也活不过二十五了。

沈清秋看着这人,她好歹是活了两辈子,可眼前却是实打实的十岁小孩儿,能有这份心性也不简单。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说了要给你治病,我这人也是说话算话,你病没号之前我不会让你去死的。”

顾彦维轻笑。

“这是补气丸,我自己的炼制的,你平日若是不舒服就吃上一颗。”

顾彦维摸着自己的胸膛,刚吃下去一会儿药这会儿仿佛药性上来了,先是胸口前所未有的舒坦,在是手……他狐疑看着自己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好像是热的?”常年病重虚弱,他的手哪里热过,便是大夏天也冷冰冰的像是死人。

“要治人怎么也得补气血,你气血两失手当然凉,这不给你补回来了?”沈清秋挑眉,说的理所当然。

可顾彦维却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久病成良医,补气血的东西他吃了那么多,怎会这般奇效,怎会见效这么快。

“你……”正要开口。

沈清秋却眼尖的看见一抹影子朝着后面竹林跑去,直接跳下了栏杆,顺势也把顾彦维拉了下来,“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末了又嘱咐一句,“你若是药吃完了记得来找我。”

顾彦维本想跟上去的,可她跑的极快,他又是天生不能跑的。

只能是抓着手里的药瓶子,像是抓着什么稀世宝贝一样。

而沈清秋一路小跑,却是很快追上了那道影子,见她追了过来那影子也不躲了,把脑袋上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一张青春俏丽的脸来。不是旁人,是她见过的,萧如沁。

“你引我来这里做什么?”沈清秋皱眉。

萧如沁看着这小孩儿也是一脸烦,若非必须她才不想理她,只道,“若你娘的侯夫人之位不想跑了的话,现在就叫你娘赶紧去找顾侯,缠着他。免得到手的丈夫叫人给抢走了。”

沈清秋皱眉,“你什么意思?”

萧如沁本不想多说,可又怕沈清秋一个小孩儿弄不懂轻重缓急,“我姐已经去了顾侯的房间,一旦生母煮成熟饭,又是大庭广众之下,萧国公府威名赫赫,就算是皇上赐婚我爷爷也得压着顾侯娶了我姐不成。”

说罢也不敢多呆,带着帽子飞速离开了。

沈清秋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原是想去找她娘的,可这会儿柳氏正陪在徐老太君跟前听戏。便也不叫了,左右顾家这么大家业,多的说是女子惦记,就这样简单的算计,她不信她那便宜爹能着了道?

戏文听的是沉香劈山救母。

这样的戏文大多是赚眼泪的,柳氏同徐老太君都哭的是眼儿红,拿着帕子轻轻的擦着眼角。沈清秋坐在椅子上,戏文她听不明白也听不进去,不过旁边儿果仁瓜子倒是好吃。

她磕了几声,柳氏趁不注意瞪了她一眼,怕徐老太君听戏被人打扰不高兴。

沈清秋就又摸起了点心垫吧了几口,一会儿若那大事儿闹了起来,怕就没人有心情吃晚上的宴席了。

“啊!”

一声尖叫自顾家的后院传出,瞬间如惊鸟入林,波浪骤起。

最先发现事情的是爱女心切的林氏,等所有都赶过去的时侯,没有见到那发出声音的正主,只瞧着林氏在院内哭泣。又见着匆匆赶来的徐老太君,一把眼泪瞬间从眼眶里汹涌而出,“老太君,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个说法啊,不然,你叫我家如芸怎么活啊!”

那林氏一阵儿的哭诉,让这会儿什么都不清楚的老太君头都疼了起来。

料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侄女,先不急,有什么事儿咱们都晚点再说。”总得先把客人送走。

可林氏怎么许那样,她要的就是大庭广众之下让所有人都听见,这样顾家才没有任何退路。稍微一个眼色,旁边一个侯府家丁模样的人不管老太君几乎能杀人的目光,放开了声音就道:”老太君,刚才如芸小姐弄脏了衣裳,便到了客房换衣。可谁知道侯爷今儿个在宫里喝多了酒,走错了房间,竟到了如芸小姐的房间。”

后头跟着的人莫不讶异出声。

换衣服,喝了酒,进错了房间,这三个词可都不算是好词儿,尤其是加在一起说的时侯,那可真就是叫人浮想联翩了。

“老太君,如芸是我捧在手里的掌上明珠啊,”林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前她对顾侯情根深种,他上了战场两人解了婚约,如芸都要等着他,等了十年都不肯放弃。眼下顾侯要娶妻了,好容易她看开了,结果又出了这样的事儿,这不是让她死吗?”

柳氏就在徐老太君旁边,地上的女人哭着要徐老太君给一个说法,她心中也是乱的。

似萧如沁这样的贵女,坏了名节的要么剃了头发出家当姑子,要么就只能嫁了。

徐老太君扶着林氏,努力压抑中着心内怒火,“好侄女,我也喜欢如芸,可惜咱们没那福做儿女亲家,这是皇上赐婚,我也是没任何办法。若是你怕坏了如沁的名声,这倒也不怕,今儿个请的客人都知根知底,老身也还有这个老脸担保,叫她们都不说出去。”

说着声音又渐冷了下来,“还有我侯府的下人,若是有敢主的说了出去,也定是严惩不贷。”

她这把年纪什么没见过,到这个时侯萧如芸和孙子出了这样的事儿,还是人最多的时侯?那孙子要喜欢萧如芸早都娶了,他是脑子有病要这个时侯去害萧如芸的名声?

这林氏真是急昏了头,怎么能出这样的馊主意!

到底是多年的世交,徐老太君还是给了她几分面子。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