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二章 不要脸的女人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是我,都是我”,林氏也哭着道:“都是我当初被鬼迷了心窍,才毁了这么这桩一片大好的姻缘。贤侄,就是我有千错万错,可芸儿也没错,你去战场后她便始终在等你,你回去不婚娶她也不嫁出去,二十年啊,哪个女人有二十年的青春?”顾庸冷冷一笑一声,又望着萧如芸跪在地上哭顾庸冷笑一声,又看着萧如芸跪在地上哭的通红的眼睛,有些话却是懒得出口。。...

精彩章节

“是我,都是我”,林氏也哭着道:“都是我当年被鬼迷了心窍,才毁了这么一桩大好的姻缘。贤侄,便是我有千错万错,可芸儿没有错,你去战场后她便一直在等你,你回来不娶妻她也不嫁人,十年啊,哪个女人有十年的青春?”

顾庸冷笑一声,又看着萧如芸跪在地上哭的通红的眼睛,有些话却是懒得出口。

“诸位,今儿个事情太多了。老身身子骨有些不爽,就不继续招待客人了。”

知情识趣儿的这个时侯自然是连忙告退了,眼下侯府这么大的乱子,哪儿还有心情再筹办什么游园会。

等客人都告退之后,顾庸大手一挥,便也叫人准备送着萧家母女离开。

“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吗?”萧如芸通红的眼睛看着顾庸。

林氏没了之前咄咄逼人的状态,也一直拿帕子擦着眼泪,又对徐老太君道:“千错万错都氏我的错,可芸儿这些年来却没什么错。老太君,咱们都是为人母亲的,你也能谅解我的良苦用心……”

好不要脸的一番话。

谁知顾庸启唇,“当年的信不是你送的?”他看着萧如芸,“你真心愿意与我在一起,不管我是当年的身陷囹圄还如今富贵环身。”

萧如芸自是点头,她等了十年,哪能不是真心。

“可皇上已经给我赐婚了。”

萧如芸便看着一边的柳氏,柳氏不过是残花败柳之身,这他都不介意能娶,自己怎么就不能呢?

“我与这位姐姐共侍夫君,姐姐应该不会不愿意的。”萧如芸虽叫着姐姐,可语气中却没多少尊重。

毕竟她是天之娇女,柳氏算什么?

“你呢,你怎么想?”顾庸问。

柳氏扫带的看了他一眼,“我都听侯爷的。”她又没什么权力,这男人叫皇上赐婚了,她连句据都不行。顶多他真要娶了萧如芸,那她就与他做一对儿相敬如冰的夫妻。

“好,”顾庸道。

萧如芸可林氏脸上表情刚一松开,他道:“那等本候正妻入侯之后半年,便纳你为妾。”

萧如芸同林氏闹出这么大动静来,不是为了作妾的!

徐老太君却不住点头:“此番甚好,若是如芸做妾,能嫁我孙儿,也能保住侯府的威名。”萧国公府的女儿到侯府做妾,那可不是好听多了?

事到如今,徐老太君早被林氏气疯了,才不管萧家是死是活。

“我怎可为妾,屈居她之下!”萧如芸瞪大眼睛,满是委屈,“便是我曾经有错,可我好歹也是干干净净不曾嫁人的姑娘家,你作甚要这般侮辱我?”

沈清秋看了好一通戏,这个时侯才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家,什么坏事儿都是你娘做的,当年被逼退婚是你娘,十多年来等着顾侯的是你,现如今给顾侯设计的是你娘,清清白白可怜的还是你?”沈清秋道:“这位萧姑娘,我八岁多了,可我瞧你怎么比我还像个孩子?”

可不,二十五的姑娘了,活的像是一个巨婴。

事情闹到了这一步自是没什么回转的余地了,林氏和萧家姐妹二人都被请了出去。徐老太君身边的嬷嬷还专门嘱咐了门房,日后林氏要再来且先挡着,没拜帖不给进!

要知往常和萧国公府的关心,萧家姐妹都氏进出侯府自由的。

接下来就是审问下人的时间了,毕竟若不是侯府的下人给萧如芸开了方便之门,也算计不到顾庸头上。只是这些都成了侯府的内务了,柳氏想着自己到底还不算是侯府的人,这时候不好掺和进来。

便带着女儿从侯府离开了。

这向来都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的,柳氏刚踏进了门板里头,陈妈妈就急忙的问:“听说今儿个侯爷和哪个萧家的大小姐——”陈妈妈心急如焚,要真让萧家大小姐嫁进了侯府,他们夫人哪儿是对手?

柳氏摇了摇头,坐下来喝了口茶,才对着她们说起来今儿的事儿。

“好不要脸的女人?”金彩顿时嫌弃道:“当时她嫌贫爱富不要侯爷,怎么眼瞧着如今富贵了巴巴十年不嫁人?”

她就不信了,这女人十年后敢冒着名节被毁的危险闹到侯府要嫁给侯爷,真这样十年前怎么就因一封信断了?她是哑巴吗,既然是她娘送的信她不知情为什么不回头去找。

“侯爷可别叫这样的女人给诓了?”

沈清秋道:“他才不糊涂呢。”若是真糊涂也不会叫萧如芸等个十年,又想到了什么,勾唇一笑,“娘,你可知我今儿在花园逛的时侯遇到了谁?”

“卖什么关子,说不说?”柳氏瞪了她一眼,还拿走了她手里的点心。

沈清秋撅了撅嘴,这才把今儿花园里头遇到萧如沁的事儿说了出来,“这萧家的两个姐妹还真是,表面看着感情好,背后捅刀子却不带手软的。”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陈妈妈却是半天想不出来,“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吗?”

“妈妈真笨,”沈清秋抬眼:“同样是萧国公府的嫡女,顾庸是侯爷,可顾少卿只是世子,顾庸若不死他一辈子都是世子。而萧如芸若是生下了和顾庸的孩子,你说顾少卿这世子之位还坐得稳吗?”

“而且就算逼婚的事情成了,也是丑闻。”柳氏接着道:“老太君的性子不难猜,若出了这样的事儿萧如芸进了侯府,萧如沁作为她的亲姐妹,带累的也会失了老太君的心。”

柳氏又皱眉,毕竟萧家出了这样的事儿,要是以后萧如沁真的嫁进了侯府,那两人之间见面定然是尴尬的。

“娘,就别操这个心了,我看那萧如沁是嫁不来侯府了。”沈清秋道:“娘你看老太君那人,像是眼里揉的了沙子的吗?”

柳氏愣了一下,这才眉眼一松。

……

而在侯府,处理了一干下人之后,顾庸才进了徐老太君的房间。

“祖母,孙儿已经完全处理好了,还请祖母放心。”

徐老太君放不下心,她本以为侯府如铁桶一般,却还是叫人给钻了空子。今儿若真是孙子抱着萧如芸从房间里头出来,凭着林氏那么一闹萧国公府再压上一压,恐怕侯府还真就要娶个平妻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