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考试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四章 考试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要不然旁人徐老太君毕竟会说实话,可与尤氏相知相识这么多年,知她会随意议论纷纷旁人,“原是一个小地太守的小妾,庸儿看中了人家,想法想办法的弄到了京城来,”徐老太君叹口气,一就她当柳氏是寡妇带着一个女儿,再后来才明白她竟做过人小妾的。“原也不由得她,也“原也不由她,也是穷苦出身。”徐老太君苦笑,“我本也不同意,可眼下也只能这么劝自己。起码庸儿喜欢,起码柳氏人也温顺,好相处。”。...

精彩章节

这要是旁人徐老太君当然不会说实话,可与尤氏相识这么多年,知她不会随意议论旁人,“原是一个小地太守的小妾,庸儿看上了人家,想法设法的弄到了京城来,”徐老太君叹气,一开始她当柳氏是寡妇带着一个女儿,后来才知道她竟是做过人小妾的。

“原也不由她,也是穷苦出身。”徐老太君苦笑,“我本也不同意,可眼下也只能这么劝自己。起码庸儿喜欢,起码柳氏人也温顺,好相处。”

尤氏却怎么都没有听进去,后来又跟徐老太君说了会话,然后就回了家。

“母亲,怎么样了?”尤氏刚一回来林氏便焦急问道:“老太君松口了吗?”

尤氏愣了一会儿,才道:“如沁那里也许有回转的机会,可如芸却是万万不能了。想保住如沁的婚事,先把如芸送走吧。”

“婆婆,如芸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这叫我怎么舍得?”林氏去拽尤氏的袖子,“婆婆,你不若在去跟老太君说一说,你们是至交好友,你说的话她肯定会考虑的——”

尤氏却不想这个,只是问道:“我记得当时阿韵跟着你一起逃难的,她是自己走丢了还是叫贼人掳走了?”

林氏目中闪过一次慌乱,“婆婆,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旧事重提,现在是说这个的时侯吗?要紧的是如芸和如沁两个人的婚事啊?!”

尤氏没说什么,只是莫名有些心凉。

她只有一个女儿,这满国公府的人,谁又是她真正的亲眷?

林氏原本还想缠着尤氏继续去找徐老太君,可萧如沁听到了尤氏的话,直接去了萧如芸的房间,要压着她去寺庙里落发出家。一时间两个姑娘又闹腾了起来,林氏不得不去阻止两人。

——

萧国公府的事情闹的没完,柳家人却不再关注了。

这些日子新店开张,加上柳氏去了一次游园会,可算是在贵女当中把招牌给打了出去,所以这家店便不似绣楼刚开张时无人问津,每天都是络绎不绝的客人。

而那些叫昌平给坑害了的无家可归的女子,柳家的店铺倒是给了这些人谋生的出路。沈清秋又新造了几台纺织机,只叫这些女人都学会了,一匹布市场上是多少钱便给她们多少钱。

可她们织布的速度却是普通人的十几倍,这也就是说一个月的时间她们能赚普通人的十几倍银子,这叫原本家里被抄,又叫昌平抓去了牢里的女人们重新燃起了生机。而屠九这些日子也长期不在京城。

沈清秋已经想好了要开一个纺织厂,那样以后的料子会越来越多,屠九便要去南方等地推出他们的料子。少了屠九和他那些个五大三粗的兄弟们,柳家顿时又显得阴盛阳衰了起来,不过窝在小院里头苦读半年的杨秀才杨征文却是好容易拿着他的书出了院子。

“这杨老爷可是许久不出院子了!”

瞧见杨征文,陈妈妈也忍不住打趣,“平日里被阿秀照顾的好好的,饭也送到嘴边儿,今儿怎么舍得出来了?”

杨征文虽说算是纳了阿秀,但到底还没过明路,听陈妈妈这么打趣有些脸红。还是阿秀道:“陈妈妈别打趣我们老爷,这些日子他都在屋里好好念书。今儿个是有好消息要跟大家说。”

“什么好消息?”柳氏笑着问。

杨征文道:“前些日子我作的文章被岳麓书院的院长看中,他替我作保,下个月我就能作为岳麓书院的学生,去参加科举了!”本朝律.法严明,.考中了秀才之后,.如果没有朝.廷规定的学馆念.书,便不能继续科举。

杨秀才在老家的学署念书,到京城本来的打算是先考中一家学署,然后在继续科举。

“是岳麓书院?!”柳氏微有些惊讶。

原先她是不知道这个书院的,可近些日子和和贵女处的多了,自然也要了解她们之间的话题。岳麓书院算是本朝最清贵的书院,便就是你有万贯家财,学识不达标的也进不去,凡是能入岳麓书院者,日后多是封侯拜相。

杨秀才不好意思的垂头应了。

“那是大好事儿啊,得好好庆祝一番!”柳氏忙道。

“不必这么麻烦。”

柳氏却听也不听,连忙吩咐起陈妈妈,两人去外头一起采买些好东西,今儿个晌午大吃一顿好作庆祝。杨秀才说的急,再加上今年科举也没多少日子了,岳麓书院那边儿急着让他过去,当天夜里便从家里搬去了书院。

倒也不是很远,坐上马车来回也就一个时辰,因此众人倒也没什么不舍。

本来杨秀才也不常出门,尤其是次日下午,坐船去了南方的屠九也回来了。

“九爷,您回来了!”金彩出门连忙接过屠九身上的包袱,本来还是甜笑着的,“九爷这次出门辛苦——”话还没说完,一垂眼就看见了屠九身边站了个矮个儿女人,大眼睛白皮肤,算不上极其美丽,但第一眼看过去也霎是可爱。

看见金彩再看自己,那女人仿佛有些害怕的躲在了屠九身后。

金彩原本还带着笑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有什么可辛苦的,师父给的活又不重?”屠九说着进门,“不过这一路走来倒是挺渴的,金彩,你给我倒杯茶呗。”

金彩把他那包裹扔在他脑门上,扭头就走了。

屠九接着包裹一脸懵。

“屠九,带着她们进院子。”一阵清丽的女声传来,屠九望了过去。

这一年沈清秋拔高了不少,原本还带着些婴儿肥的脸颊也逐渐显露少女的清秀之姿,只是眉眼间的些微冷气还是一如从前。屠九点头,然后把门拉开,只见门外约莫二十来个穿着同样衣服的女人,容貌多是秀丽之态。

金彩瞧了一会儿,便知自己想错了,刚才那女人应该不是九爷去了一趟南方带回来的妾。

就算是也不能一次带回来二十多个。

就又跟在屠九后头到了院子里头。

沈清秋在大院里头设了一套方桌,上面铺着白纸,旁边放了笔墨。她正坐在院门口的藤椅上,道:“屠九相想必路上已经把事情告知给你们了。对于你们的从前,我这里不会有人去讲,也不会有人去问。我这里聘用的是纺织厂女教习,一月给你门二两的聘银。”

又看着下方的女人,“你们可有什么要问我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