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五章 使绊子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底下一个二十六七左右的女人站了出,问着:“这位姑娘,我等虽知纺织是什么意思,可从来没有据说过什么纺织厂。并且纺纱织布喂蚕,我接触到都未接触到过。”沈清秋只道:“的话是纺纱织布喂蚕,我找些农户人家就也可以了,何苦找你们这些识文断字的?找你们做的是女教习,究竟沈清秋只道:“如果是织布喂蚕,我找些农户人家就可以了,何必找你们这些识文断字的?找你们做的是女教习,到底教些什么,起初头两个月自然也会交给你们。”说着她唇角微勾起,“不过我这里也不是什么慈善坊,两个月后若是考核不曾过的,自然也不能继续留着。”。...

精彩章节

底下一个二十七八左右的女人站了出来,问道:“这位姑娘,我等虽知纺织是什么意思,可从未听说过什么纺织厂。而且织布喂蚕,我接触都未接触过。”

沈清秋只道:“如果是织布喂蚕,我找些农户人家就可以了,何必找你们这些识文断字的?找你们做的是女教习,到底教些什么,起初头两个月自然也会交给你们。”说着她唇角微勾起,“不过我这里也不是什么慈善坊,两个月后若是考核不曾过的,自然也不能继续留着。”

“要你们签字画押也非卖身契,你们不许将从我这里学到的东西传授给他人,否则便以偷盗罪送你们入衙门。”沈清秋道:“如果你们同意便签字画押,趁着天没黑跟着屠九去安顿选来,如果不同意也放心,我不会将你们送回去,自行离去就是。”

那女人考虑了半天,点了点头,“我愿给东家干活。”

她在这群女子当中最是年长,瞧她点了头其余女子也都点头。

沈清秋倒是没闲工夫等她们一个个都签字画押,交给屠九和金彩之后,便先行离去了。金彩一边收着文书,一边同屠九搭话,“这些女人都是什么人?叫他们来做什么?”

屠九道:“师父叫她们过来做活。”至于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却一个字也不说。

气的金彩恨不能打他,却也只是咬着唇,跟在他后面一张一张收着文书。

沈清秋则是到了柳氏那里。

她如今机器有了,织女有了,自然是打算开一家纺织厂。现如今的世界,所拥有的织布技术还太落后,只不过后世第一代的纺织机器就能以为好几倍的织布速度赶上,而衣食住行是生存四大要点。

她若掌握了【衣】,便也算是捏准了一条国脉。想到这里沈清秋摇了摇头,她到没那么大的野心,只不过来一趟这个世界,不做些什么也说不过去。

“设立在我的名下,不可。”

听女儿说要开纺织厂,柳氏先是赞同,可听她说要把纺织厂设立在自己名下,又是摇头。如今的柳氏早不是当年沈畚后院的柳姨娘,经商一年,她自也能看出这纺织厂的利润,小小一个厂,一个月便能织出举国织女所能织出的布匹数量?

这里头的巨大财富是普通人想也不敢想的。

“秋儿,娘跟侯府定下了婚约,日后迟早要进侯府,虽然知道侯爷不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可侯府那么多的人?我若进了侯府,成了侯府主母,那你这纺织厂到底是我的还是侯府的?”那个时侯恐怕说也说不清了。

沈清秋想想也是,她到没觉得送自己娘一个纺织厂当嫁妆有多昂贵。

可财帛动人心,像侯府这种高门大户,里头隐晦招数多了去了,这纺织厂便就是一块大金砖,免不了给她娘遭难。

好在顾庸这个要做便宜爹的倒是有些本事,知道沈清秋要开纺织厂,当天夜里便替她弄来一个【顾清秋】的身份,上了户叠算不上假身份,唯独假的就是这【顾清秋】是个男的。

“女儿家在外行走,还是作男儿打扮安全一些。”顾庸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清秋看着他,哪是因为性别,这男人给自己改了姓是什么意思?

可最终也是扯了扯唇角,没理会他。当晚,在京郊的一处城外,沈清秋以为两千两的白银包下了一座荒山连带着底下的平地。次日一早屠九又找来匠人开始施工,给的银两丰厚加上人多,一个多月快两个月的时间房舍就建造完成了。

匠人们将牌匾挂了上去,又蒙了层红布,只等着东家过来放鞭炮正式开业。

那二十几个女子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也培训的差不多,加上纺织厂后面的房屋已经盖好,次日沈清秋同柳氏带着那群织女就一起来了。

鞭炮劈里啪啦响了一地,又请了个舞狮队,便当是开门红了。

俗话说才不露白,发财更是要闷声,沈清秋做这一些都是悄无声息的,除了有心人探听,还真没人觉得京郊之外开了个厂有什么稀奇的。

“纺织厂,是布坊吧?”昌平郡主拧着眉头,“那丫头古乖,开个布坊也取个稀奇古怪的名字。”

“那郡主,咱们要做些什么吗?”丫鬟问道。

昌平郡主摇头,“一个布坊能成什么气候,全京城的布坊都被我笼了。日后谁说是进她家的布我便不让旁人售给他布料,我瞧她这纺织厂开不开的下去。”又摆了摆手,“罢了,本郡主这些日子也真是闲的,居然被这小丫头绊住了手脚。”

恶气没出倒是让自己越来越气,还是别管这些,到底正事要紧。

“川贵的那几个老货如今是越发难伺候的,”昌平郡主皱眉,低声朝丫鬟道:“你去跟下头吩咐,务必要身娇体软的,若是家养的没有,就去看看那些富商小官家的。莫贪些便宜找贫家女,摸着手都是糙的。”

丫鬟点了点头,正要退下。

又想起什么了,道:“对了郡主,跟在柳家的人说柳氏的那个表兄,两个月前进了岳麓书院。今年好像就要下场参加科举了。”

昌平郡主本没当回事儿,“找些人给他使绊子——”可说着一下便从位置上起来了,“科举?”她嘴里喃喃的,似想到什么好主意一样眼睛发亮。

片刻后又抬头,笑看着侍女碧玉,“碧玉,你过来。”

侍女碧玉连忙向前,半跪在郡主塌前。

昌平郡主伸出带着护甲的手轻轻勾着她的下巴,眼光描摹着碧玉真如碧玉一样的面庞,“碧玉,我养着你在身边这么些日子,对你这么好,你也知道是为什么吧?”

碧玉听着郡主这样温柔的语气,心下却是一凉,“碧玉知道。”

“皇上跟前的徐公公既跟你是老乡,有着同乡的情谊,想必他喜欢什么你也清楚的很。”

碧玉再次点头。

“去账房支些银子,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再入宫。”

“是。”

……

春日稍纵即逝,过了五月天就变了脸一样格外的炎热。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