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七章 不算数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杨征文捏着木门,“非是我舞弊,科举的号房内,我听的明白了,那张姓考生在贩售科举考题答案。我与考官说了,第二日我却不明不白被赶了出——”杨秀才道:“我明白我此事牵连到了顾侯,已是不已后悔当初。但科举事关我朝官员百姓,我不能够不说。”沈清秋点了点点头,“不沈清秋点了点头,“不关舅舅的事儿,这么快就牵扯出顾侯爷,明显是后头有人在做筏子,即便舅舅你不去说有人科举舞弊,也会是这样的下场。”根本不是舅舅牵连的顾侯,而是有人拿他对付顾侯。。...

精彩章节

杨征文捏着木门,“非是我舞弊,科场的号房内,我听的明白,那王姓考生在售卖科举考题答案。我与考官说了,次日我却不明不白被赶了出来——”杨秀才道:“我知道我此事牵连了顾侯,已是万分后悔。但科举关乎我朝官员百姓,我不能不说。”

沈清秋点了点头,“不关舅舅的事儿,这么快就牵扯出顾侯爷,明显是后头有人在做筏子,即便舅舅你不去说有人科举舞弊,也会是这样的下场。”根本不是舅舅牵连的顾侯,而是有人拿他对付顾侯。

沈清秋捏着手,她在京城的仇人不多,排查起来容易,可顾庸却挡了太多人的多,那么多的政敌,到底是谁下的手还真不好说。

“时间到了,该出来了。”

狱卒提醒道。

沈清秋只能戴上了帽子,准备出去,阿秀擦了擦眼泪,把饭盒摆进去叮嘱杨征文好好吃饭,便也跟着沈清秋离开了。

——

次日一大早,朝堂之上。

群臣被叫起之后,皇帝果然开口询问,“顾爱卿,前日里闹的很大的科举舞弊案,朕倒是听人说,犯案的秀才,是你未来的大舅子。”

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顾庸抱拳上台,老实道:“回皇上,杨征文乃是臣未过门妻子柳氏的表兄。”

皇帝做出一副明白的表情,道:“却也不是什么大案,刑部尚书,以往的科举舞弊都是怎么判的?”

刑部尚书出列,老实答道:“判以两三个月的监禁,禁一到三次科举。”

“嗯?判的这样轻吗?”皇帝问。

刑部尚书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很快有人上书道:“皇上,朝廷爱才,有些考生们一时糊涂做出这样的事也情有可原。总不至于让他们因一时糊涂十年寒窗苦读都白费了。”

皇帝点头,“林爱卿,您也认为应该轻判?”又看了眼顾庸。

“不,恰恰相反,老臣认为应当严判!”

那老臣道:“皇上,您且先看看京畿府衙门呈上来的案件卷宗吧。”说着便双手奉上了一叠卷宗,皇帝跟前此后的太监徐公公从台上下来,拿走了他呈上的卷宗。

皇帝看过之后面露震怒,只把那厚厚的卷宗甩在了顾庸的脚底下,“顾爱卿,你能否给朕一个解释!”天子一怒,底下众臣自然是战战兢兢的跪拜在地,顾庸垂着眼眸,心知这是皇帝给自己的下马威,只是弯腰,捡起了那卷轴。

摊开之后,乌泱泱的竟是些马屁,说他行为猖狂,当街纵马。

说柳氏因他身份仗势欺人,欺压同行,说杨征文因是柳氏表兄与他搭上关系,威胁科场考官与他舞弊,否则就要状告顾侯!本就是个舞弊案,似乎不牵扯到自己头上,这些人就不甘心一样。

“臣有罪,臣惶恐。”

顾庸跪了下来,说着这样的话,眼底却满都是嘲讽。

“皇上,杨征文此案,绝对不能轻判,否则便是在科举考场上,助长此风之举啊!”

“臣复议!”

“臣复议!”

“臣也复议!”

又乌泱泱的跪了一大片,皇帝看着一旁跪着的顾庸,在看一旁等着他拿捏此案的朝臣,一时心思百转,只先开口,“将杨征文从天子门生当中除去。”天下学子都是天子门生,将杨征文除名,也就是说日后他也不能再参加科举。

其余的没说,就退了朝。

——

沈清秋换了一身男装,一年过去她比从前高了不少,加上从小练武身姿清瘦又手脚利落,一眼看上去还真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

屠九则是跟在她身后,两人很快就到了一处宅院,上头的匾额上写着王字。

屠九道:“此人姓王,素来就是个乡野中的混不吝,也压根没有什么秀才的功名。这回能进科举场上考试,完全是因为原先他有个哥哥进宫当了太监,认了皇上身边的心腹太监徐公公做干爹。”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皇上身边的太监,在官员的眼里比顾庸这个将军的地位都要不遑多让。

要是徐公公开口,给个秀才功名自然是不在话下。

“师父,就是此人污蔑的舅老爷舞弊,要不要我将他拿出来——”

沈清秋摇了摇头,京城底下,权力纵横,早不是当初在沈家她一双拳头就能搞定的时侯了。垂着头思忖了一会儿,她问:“科举什么时侯再开始?”

因着中途出了顾侯大舅子舞弊这样的事儿,牵扯百官又要调查,科举便中途停了。

“据说五日之后重考。”

沈清秋点头,又想着上次在狱中杨征文说的话,他被诬陷舞弊是假,可科举舞弊并不一定是假的。现如今皇帝忌惮着顾庸,无时无刻不想压一压顾侯府的风头,自然不愿意重查,到了最后便是不要她舅舅的姓名。

这个舞弊的名头想来也是要背到底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儿闹大,既都说她舅舅舞弊,那就让所有人都瞧瞧,这偌大的科举考场上,到底有谁在真正的舞弊?

——

“如今我若伸手助你表哥,恐怕会叫旁人以为我们是一丘之貉,”顾庸对柳氏道:“非我不愿意出手,我只怕出手会越闹越大。”

百姓们最不记事,前些日子感念他战场上杀敌保家卫国,可一旦出了这样的事儿又觉得达官显贵各个朱门酒肉臭。柳氏点头,“我自是明白。”

顾庸握着她的手,“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会想办法护着他的命。”

两个人正说着呢,便见阿秀失魂落魄的提着食盒从外头回头,还没进屋人就瘫软到了太解下方。柳氏赶紧使人去扶她,阿秀刚一起来就哭了,不等人问就道:“老爷说要取消同我的婚约。”

她今日去给杨征文送饭,他却让她以后都不必再来了,还说之前说的话都不算数了。

“阿秀……”柳氏叹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表哥,是为了你好。”

如今这案子过了皇上的眼睛,人到现在也没被放出来,还被天子除名,成了举国都知道的名人,日后杨征文这三个字便像是掉进了粪坑,洗也洗不净,别说科举场上,别的地方也都难有出路。

谁都知道杨征文是不愿意耽误阿秀,阿秀也明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