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九章 书院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六十九章 书院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泄漏军机还可能会,泄漏科举考题,亏太傅也想的出。“太傅无须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议的,杨征文一事了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会觉得朝廷懦弱。”皇帝一挥一挥,“嘛又也不是春闱,去年这些举子若都也没真本事,便都打发掉到地方上来,不委以重任重任“太傅不必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讨的,杨征文一事已经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觉得朝廷无能。”皇帝大手一挥手,“反正又不是春闱,今年这些举子若都没有真本事,便都打发到地方上去,不委以重任也就是了。”。...

精彩章节

他泄露军机还可能,泄露科举考题,亏太傅也想的出来。

“太傅不必说了,此事没什么好商讨的,杨征文一事已经出了,若科举还在出事儿,只会让人觉得朝廷无能。”皇帝大手一挥手,“反正又不是春闱,今年这些举子若都没有真本事,便都打发到地方上去,不委以重任也就是了。”

林太傅还想在说话,却被皇帝挥手呵退,“好了太傅,这件事儿朕不想再管了,你退下吧。”

林太傅不肯退,他到底是老臣了,皇帝也不能把他赶走,“好,太傅愿意在这里就呆在这里。”说完一挥长袍,人就走了。

剩下林太傅就站在御花园内,无论身边的太监和宫女怎么劝,他都不为所动。

——

顾候府后花园

顾庸正在和幕僚喝酒饮茶,听旁边人说起了这事儿,“林太傅大夏天的在御花园晒了一晌午,被人送回去的时侯中暑中的眼都睁不开了。”

顾庸摇了摇头,“从前听父亲就说这林太傅倔,谁的胡须都敢撸一把,确实不假。派人从库房里拿些上好的莲子,给林太傅清清心。”

旁边人一听就笑了,“这知道的是觉得侯爷您关心太傅他老人家安慰,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故意寒缠林太傅。”

顾庸一笑,“莲子有什么不好,夏日吃着消热解署,我若真送了什么昂贵的东西,怕他才是不得安生。”

其中深意幕僚自然也是明白,“林太傅前些日子在朝堂上还与侯爷作对,侯爷却是不跟他计较?”那会儿在朝堂上,那姓林的可是恨不得按着脑袋把顾侯党派全都给送进去。

顾庸轻轻一笑,“他不过是愚衷而已。”

“那侯爷呢?”幕僚又问,“真要对此次科举不管不顾吗?”

顾庸手里举着被酒杯,正要说话,门口的小童却火急火燎的抛过来,气还没喘平就开始道:“不得了了,有人,有人告御状!”当今皇帝登基二十几年了,告御状的次数怕十次都没有。

别说是京城百姓了,就连不少达官贵人家都去看了,就怕自己家的纨绔子弟把人家逼到连命都不要都要去告御状的份上!

要知道这告御状一年出不了几次,可但凡有一次哪个不是抄家灭族?!毕竟人告御状的堵上了命,皇帝再怎么样都得给天底下的老百姓一个交代,否则这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御状,不就成了摆设吗?

顾庸道:“有的是人比我着急。”

说罢,便也起了身。

——

告御状的人自然是阿秀,不少百姓看着阿秀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都劝着,“姑娘,京畿府衙门都在这里,你去告御状做什么?就你这样瘦弱的身子,怕是挨不了几下?”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告了御状之后就撒手人寰的,毕竟三十个大板,男人打了骨头硬,修养上一年半载的也就活蹦乱跳了。

可似阿秀这样身子瘦弱的女人去,那就是拿命在赌了。

阿秀咬牙,“京畿府若是公平,就不会现在还扣着我的夫君了。”说把便要去敲那鼓。

“你夫君是谁?”

“我夫君便是前些日子的杨征文,”阿秀道:“我夫君与我都是出身农家,是,他表妹是马上要嫁入顾侯府了,可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顾候也是忠心耿耿。可却只因他的显赫身份,旁人说我夫君舞弊,我夫君就是舞弊了,竟容不得一丝一毫辩解的机会。”

阿秀道:“我只是想叫皇上好好审一审此案,总不能问也不问,就让我夫君十几年努力毁于一旦!”

说罢,也不管众人的阻拦,伸手就要敲鼓。

“且慢!”却是有人从她身后拿过了鼓,“不应该由你来敲,且让老朽来吧。”

阿秀去看那人,却发现是一个华发苍苍的老先生,“老爷爷,您——”

“老朽是杨征文的老师——”说罢就要拿过阿秀手里的鼓槌,阿秀摇头,“老爷爷,您这么大的年纪了,怕是挨不过几下,还是我来吧。”

那老先生像是个脾气不好的,见与阿秀说不通,就要强硬的抢过来,“你都没过门挨这顿做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然应该我来敲。”

两个人争一顿打却像是在争什么宝物一样。

后头的一群人赶了过来,其中还有那穿着官袍的,见着那老先生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老师,“老师,还是我来吧。”

“怎么,你也敢跟我抢?”

刑部尚书忙道:“自是不敢。可是老师,礼法不可废。您这样的身份哪个敢打您的板子?御状本就是走投无路的百姓最后一条生路,您万不可因自己一时意气,叫它不复存在。”

老先生想了半天,最终也是不满的将鼓槌递给他,“三十大板,你可还行?”

刑部尚书脱掉了官袍,只道:“老师别忘了,当年学生刚上书院,没少挨先生的板子,挺得住。”

那老先生一笑,“那会儿你还年轻,可现在都这把年纪了,挨个三十大板也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

阿秀见几人说也不说就要替自己挨打,连忙上前,“大人,你跟我们素不相识,怎么可以——”

“杨征文既在岳麓书院念书,那便是我的师弟。”刑部尚书看了眼阿秀,显然也是知道她身份的,“你既然还没过门,这板子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你去挨打。”说罢,便推开阿秀,自己趴在了凳子上。

原本几个要行刑的人看到是刑部尚书李修贺李大人,拿着板子进退也不是。

刑部啊,那是他们自己的头头!

李修贺却道:“打,往日里打三十大板什么力度今儿就什么力气打。”他看了眼周围的百姓,“百姓们都再看着,若有谁敢徇私枉法,本官第一个不饶!”

他平日里就为官正直,这么一番吩咐,衙役们不敢不从。

两旁站着的便举起板子开打,一时之间扑腾扑腾的,尽是肉挨着板子的重击声,离着老远百姓们都能听见。杨征文一事本因牵扯上了顾庸,叫人以为是顾侯的某个亲戚仗着他的名声来徇私舞弊。

可如今眼看着阿秀一个弱女子走投无路要来告御状,紧接着这么多的读书人又是一波又一波的声援杨征文。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