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章 查清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章 查清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倘若一个徇私舞弊不学无术的,那岳麓书院的院长又怎么肯来?“那真是肆无忌惮!”皇帝猛然将奏折扔在了地上,“堂堂一个刑部尚书,竟然脱了官袍去告御状,岂非是让人会觉得朝堂污秽!”旁边林丞相叹口气,道:“皇上,而如今也不是斤斤计较李大人行为是否可以合规矩的时侯。百姓们林太傅虽不喜顾侯,但也更不想有才之人被埋没,更不愿意看着科举制度沉沦下去。。...

精彩章节

若是一个徇私舞弊不学无术的,那岳麓书院的院长又怎么肯来?

“当真是放肆!”

皇帝猛地将奏折扔在了地上,“堂堂一个刑部尚书,居然脱了官袍去告御状,岂不是让人觉得朝堂污秽!”

旁边林太傅叹气,道:“皇上,如今不是计较李大人行为是否合规矩的时侯。百姓们最容易被煽动,如今出了这么一遭,若是叫有心人算计,恐怕朝堂不稳。唯今之计,还是尽快将杨征文一案重审吧!”

林太傅虽不喜顾侯,但也更不想有才之人被埋没,更不愿意看着科举制度沉沦下去。

皇帝如今是被架在了火上,现在这个情况他不想重审恐怕外头的百姓也不会同意。要知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在李修贺被打了板子之后,早朝也终于开始,皇帝在早朝之上下令顾庸协同帝师林太傅详查此次科舞弊案。

“皇上钦派我与太傅详查此案,还望太傅多多指教。”

下了朝之后,顾庸倒是朝着林太傅拱手示意。可这老头有着文官身上清高的老毛病,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只是查案罢了。老朽和顾侯道不同不相为谋。”

顾庸轻轻一笑,到也没生气。

“我要是侯爷,这老不死的早牙都掉了几颗了,还轮到他如今猖狂?”倒是有下属看不惯的。顾庸轻轻带过,“老爷子有这样的猖狂才好。”不然这舞弊案如何查的清楚?

既然是肃清科举舞弊,那牵扯其中的杨征文自然也是要好好调查的。

因着有林太傅先去调查了考卷大面积雷同的事情,顾庸便也就不避嫌的先把杨征文的事儿给拿了出来。反正那老爷子没管这事儿,不就明摆着把事儿交给他来处理吗?

顾庸拿了令之后便就去了之前举证陷害杨征文的王家,那人起初还仗着着家里头有人在宫里当差猖狂的不行,但人却实实在在是个软骨头。才挨了不过是个板子,便就什么都招了。

这事儿查起来实在是太过容易,谁让这姓王的连个正儿八经的秀才都不是,本就不是一件经得起细查的事情,从功名查起,很快就查到了宫里头的徐公公身上。案子还未结束,毕竟牵扯到了太监就是宫闱里头的事情。

可杨征文已经确定是无辜的,自然被放了出来。

顾庸忙着调查案子,自然没时间亲自接送他,又怕柳氏担心,只叫身边人送着他先回了家。

刚一下马车,便看着阿秀等人在门口等着。

“可算回来了。”陈妈妈急忙的出来,先是把火盆摆在了他脚底下,“快,先跨个火盆,把晦气除除。”

进了牢狱还是无妄之灾,便是沾染上了晦气。杨征文按照规矩垮了火盆。

“阿秀,带着表哥先去洗澡吧,牢房里头阴湿,泡个热水澡去去湿气。”柳氏道。

热水早已经备好了,阿秀点了点头,陪着杨征文进了屋内。屋外柳氏便吩咐着陈妈妈赶紧去备饭菜,这牢里面可吃不得什么好东西,十几天了不得补补。

“哎,这吃的喝的能补回来,这功名可怎么办?皇上把杨老爷的功名给革除了……”陈妈妈叹气。

柳氏皱眉,“既然说是错判了表哥,这功名不得给恢复过来?”

陈妈妈虽然不认识几个字,可这么大岁数了还是知道些道理的,“古往今来有几个皇帝正儿八经的认错道歉的?”就是有那也是明君,就他们这个皇帝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明君,当然,这个陈妈妈没敢说出来。

“不是还有侯爷吗?”柳氏虽然不愿意借顾庸的势,可到底是自家人,真出了事情岂能不帮?

“若叫顾庸出面,反而弄巧成拙。此事舅舅已经受了委屈,便是那皇帝想要面子屁话不肯说,岳麓书院的人会肯?”沈清秋冷冷一笑,“陈妈妈说的其实再理,若只是普通人,这辈子的努力到了头,功名化为乌有。”

“可偏偏是我舅舅,是岳麓书院的人。”岳麓书院那一群可是为了名声敢拼了命不要的人。

沈清秋微微抬眼,“若是顾大侯爷去叫人觉得是狐假虎威,可岳麓书院这样的名声去了,就是天下学子都站在舅舅身后。”名声这两个词无论古今,在浊世中都显得尤为重要,起码岳麓书院这样的名声,不会让她舅舅连个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

“大胆!”皇帝猛地将手里的茶杯摔了出去。

瓷片溅落一地,周围人都噤若寒蝉。

“朕这般信任你,还叫你做朕身边的掌事太监,你就是这般回报朕的吗?!”

皇帝龙威阵阵,而底下跪着的太监早被打的奄奄一息,白色的里衣隐隐泛出血迹。这就是皇帝身前此后的掌事太监徐公公,也是那王姓秀才的舅舅,若没有他几乎通天的权力,一个地头癞子哪儿能进科举考场。

“回禀皇上,此事关乎科举,事关重大,老臣已将徐公公的亲眷全都缉拿……”林太傅道,又顿了顿,“但科举舞弊是株连三族,其母在听说之后怕受牢狱之苦,已畏罪自尽。而徐公公虽不是个男人了,现在口却还硬,死活不肯招出幕后主使是谁。”

皇帝冷眼看着他的心腹太监,眼下已经不是为不为顾庸脱罪的事情了。徐寒壁是他的心腹之人,背后的人手里居然能伸到这儿来,若不揪出来他寝食难安!

“你跟着朕十几年了,朕给你这个机会,你把人招出来,朕饶你和家人不死。”皇帝冷声道。

而底下的人手指动了一下,慢慢扬起沾了血的脸,片刻后哑着嗓子道:“那就请皇上看在奴婢伺候多年的份上,赐奴婢速死吧!”

“你!”皇帝怒声拍桌。

“倒是条汉子,”一旁顾庸微微勾唇,“你那侄子没惊得起两棍子便将你给招了,可徐公公却是大大的出乎本候的意料……”

“奴婢招什么?招顾侯就是幕后的主谋吗?”那徐公公也不亏是大内跟前的红人,到这会儿了也还笑得出来,“便就是皇上这会儿也不肯信啊?”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