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一章 嘲讽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一章 嘲讽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4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这阉人,到此时还满口胡言,信不信朕立马让你人头落地实施!”皇帝怒极,他又也不是呆子。要真信了幕后主使者啊顾庸那就是西湖的水统统倒他脑子里了!“婢子只求速死。”徐公公道。皇帝气的呼吸的节奏不通畅,老半天才道:“给朕压一直这样,好好的的审,在招出主谋之后倘若死了要真信了幕后主使真是顾庸那便是西湖的水全都倒他脑子里了!。...

精彩章节

“你这阉人,到此时还满口胡言,信不信朕立刻让你人头落地!”皇帝怒极,他又不是呆子。

要真信了幕后主使真是顾庸那便是西湖的水全都倒他脑子里了!

“奴婢但求速死。”徐公公道。

皇帝气的呼吸不畅,半天才道:“给朕压下去,好好的审,在招出主谋之前若是死了朕叫你们偿命!”

“是!”顾庸垂首应是。

皇帝冷眸看着他,这会儿也是难免不迁怒,若不是岳麓书院,若不是顾庸害的这事情闹的如此之大,他也不至于骑虎难下,“顾爱卿,五日之内朕要这事情尘埃落定。”

“皇上……”连林太傅都觉得他此举有些为难人。

可顾庸眉头都没皱一下,“是。”

下了朝之后,顾庸与林太傅一前一后的从上书房出来,那老太傅却是头一回主动叫住了他。

“顾侯留步。”

顾庸停了下来,又回头,冲着林太傅正儿八经的行了个拱手礼,“太傅有何要事?”

林太傅皱眉不满道:“皇上要你五日之内便问出此案背后主谋,你可有章程?”

顾庸道:“虽无证据,可章程还有些。”

那老太傅一皱眉,便问,“什么?”

顾庸对眼前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学究虽没什么恶感,但也不至于全把底儿给透了,只轻轻一笑,玩笑一般道:“若我这五日没查出来案子,皇上要问我的罪,后世的章程我已经安排好了。届时太傅多给我上几炷香。”

“岂有此理!”林太傅一甩袖子,真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的。

待他走后,顾庸脸上的笑容才收起来些许。

刚离宫,却在路上遇到了屠九,这二愣子话也不说就将马车上的人赶走了,只道:“侯爷,我师父要见您。”

也不等顾庸同意,鞭子一挥马便狂奔了起来。

顾庸也只能是哭笑不得,感叹自己这女儿教人有方,才短短数月时间,便将原本自己手底下的得力干将调教的成了她的人。他心里到没有什么不痛快的,反正这么厉害的丫头是他自己闺女。

屠九驾车到了纺织厂,因中途绕路,这会儿夜已经深了。

“师父,叫您久等了。皇宫里头有尾巴跟着,我就带着侯爷绕了几圈。”进了内室屠九便解释起了为什么来迟的原因。沈清秋转头,几日不见她的脸又清瘦了些,加上男子的发髻,第一眼看上去真像个肤白的美少年。

“闲话就不多说了,”冲屠九使了个眼色,“你在外头看着,若有什么闲杂人等在外头转悠,都记下来。”

屠九郑重点头,很快又出去。

顾庸看了眼他,才问:“屠九说你有要紧的事情?”

沈清秋点了点头,又朝后面说了一句,“出来吧。”

内室便有一个带着斗笠的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至顾庸身前,轻轻的行了礼,随后又脱下了斗笠。她的面容也并不陌生,正是纺织厂的教习织女。

“徐慧娘,你现在可以说了。”

教习织女徐慧娘吸了口气,慢慢道:“禀侯爷,民女原名徐慧娘,今年二十八岁,京城本地人。小时侯也是书香门第之家,因父亲犯了些事儿,便进了昌平郡主府为奴,一直伺候着郡主。”

“郡主今年不过十六,我照看她五年,也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她自幼便天资聪颖,在不少女儿家还只会在闺阁里读书弹琴的时侯,她就懂了什么是利益交换。我看她长大,待她一片赤诚,可却还是免不了被送去做礼品。”

说着,徐慧娘苦笑一声,“若真如此我也就认了。毕竟我命如蝼蚁,能嫁富商做妾聊此残生也没什么。可谁知在我临走时才知道,我家中遭此难,却全是被人设计!因我模样姣好,早早的被当时的一位高官之子看上。”

“也不知是我命好还是命不好,那年郡主府害的我家破人亡,可偏偏本该送我去的那高官去却被抄了家。我这才在郡主府平安待了五六年。”

徐慧娘叹气,也怕顾侯不耐听自己的过往事,连忙说起了正题,“前些日子听屠九爷说起了这事儿,我想起自己的事儿,也想起当时偷听来的旁的一些。郡主打小便聪明,捏了朝中不少人的把柄,而那位徐公公的把柄我们这些人都知道。”

“你说来听听。”顾庸道。

“昌平郡主有一个侍女,名叫碧玉,本名徐碧玉,是徐公公同乡的妹妹。”

沈清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这种场合自不适合叫人进来伺候。她亲自给二人斟茶,又把跳动的烛火再剪的亮堂了一些。

烛火跳动间,沈清秋不知想到了什么猛的起身。

正谈论的二人便看向她,顾庸道:“怎么了?”

“一开始我将这昌平郡主想的简单了些……可眼下看来,她不仅手段谋略了得,也是杀伐果决之人。”因她同王青萝争太子的宠爱,她难免觉得不过是个普通的陷入情爱的小女儿家罢了。可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不是在证明,这昌平郡主,并不简单。

都知道当今天子忌惮手足兄弟,可她一个亲王之女,纤纤女流,能在京城风生水起,还入了裴皇后的眼,便知她有多少手段。

“若是顾侯,一把利剑悬在头顶,你会如何处置?”沈清秋问。

顾庸听罢之后便皱眉,随即立刻起身,“我着人去郡主府——”再去的晚些恐怕那叫碧玉的侍女就没了命。

“你怎么去,大张旗鼓的去,好叫那女人再入宫告一次状?”沈清秋反问。

又道:“这种场合不需要你光明正大的去,左不过就是把人抢过来。”沈清秋微微勾唇,“我去。”

“你去,你怎么去?”顾庸皱眉,再怎么天资惊艳她终究是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

“我既能有本事弄来她,便有本事能弄来碧玉。”沈清秋微微勾唇,“你会真的当我弄来这些织女,纯粹是为了办个纺织厂为你的朝廷搞慈善吧?”

“什么?”

沈清秋笑着,眉目却是冷的,“有人敢对我娘下手,那我就剁了她这一双手。”她沈清秋可从来不讲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势力有人脉有金钱,她为何不能现在就做?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