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四章 纵火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四章 纵火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5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杀了那丫头后她还得划花那丫头的脸给顾庸看,好叫他明白,她昌平虽是一介弱女子可也也不是好欺负的!——杨征文大赛那边高中秀才,而如今婚事也没什么可耽搁的了,便受委托了陈妈妈去给阿秀上门提亲。阿秀也也不是个忸怩的人,反正两个人了居住一个院子里这么长时间了,阿秀也不是个扭捏的人,再说两个人已经住在一个院子里这么长时间了,如今他要给自己名分,当然不会拒绝。阿秀这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柳氏那儿得了信儿便跟陈妈妈一起为两人准备起了婚事。。...

精彩章节

杀了那丫头之后她还要划花那丫头的脸给顾庸看,好叫他知道,她昌平虽是一介女流之辈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

杨征文那边高中秀才,如今婚事也没什么可耽误的了,便委托了陈妈妈去给阿秀提亲。

阿秀也不是个扭捏的人,再说两个人已经住在一个院子里这么长时间了,如今他要给自己名分,当然不会拒绝。阿秀这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柳氏那儿得了信儿便跟陈妈妈一起为两人准备起了婚事。

按理说杨征文金榜题名,正应该大操大办,可在柳氏提起婚氏隆重些时,却被他拒绝了。

“不用这般浪费,我不过才高中,身上又无几个钱,何必打肿脸冲胖子。婚事从简便可。”

柳氏以为他担忧钱财上的事情,忙说自己可以补上。

杨征文却道:“倒不是因为这个,婚事排场再大又能如何,左不过就是让周围的邻居议论一番,过日子的是我和阿秀。我们俩自己知道就好。”阿秀也不知什么时侯来了,听两人说的,也过去道:“相公说的对,左右关起门过日子,要那排场作什么。”

见两人都如此柳氏倒是不好再坚持。

“罢了,其实摆再大又能怎么样,咱们初来乍到京城,又能请几个好友?”说到这儿柳氏也一笑,“那就照你们说的吧。”

虽说两人的婚事从简了,可花费却依旧不少,一共摆了三桌,宴请的都是杨征文的同窗和老师。席面是京城最好的酒楼,一桌子便得二百两起,用的都是上好的食材,柳氏心中感念表哥同窗和老师对他们的恩情,自然不会舍不得这个。

酒水好自然是免不得畅饮。

连带着柳氏和阿秀也喝了几杯,沈清秋也想凑热闹喝一口两口的,可还没抬起爪子就被柳氏瞪了一眼,便只能灰溜溜的吃她的甜汤。

几番醉饮之后,好些个人都站不起来,陈妈妈和金彩分别的将人扶去后头歇着。

罢了两人也相互搀扶着出来。

金彩捏着自己的脑袋,只觉得脚下的路越走越晃悠,“陈妈妈,是不是今儿个的酒太烈了,我头怎么这么晕?”

陈妈妈这会儿也走不了直步了,勉力睁开眼睛,“怪的很,就是以前的酒,怎么今儿这劲儿这么大。”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她便栽到了地上。

金彩叫她一绊整个人也趴在了她身上,眼皮子动了动,最终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色正深,外头一行黑衣人正包围了红灯结彩的沈家。

为首的叫陈六,脸上蒙着黑布,估算了时间之后便挥手叫弟兄们都进去。便看着一帮黑衣人手里一人提着一桶甘油,得了陈六的令后就近便泼在了柳家周围的院门上,整整包围了一圈。

“六哥,差不多了,火把一点周围都是火,就是个大活人也掏不出来,何况里头晕死了一圈。”

陈六点头,手往空中一举示意他们点火。

其中一个将把火凑近了去,按道理来说火沾了油应该立马就烧起来,可这火却半天不见星子。

“想放火是吗?”

一道略显稚嫩的女声传来,他往上看。

只见墙头做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娃娃,穿着红色的衣裳,手里还拿着吃着剩一半的糖葫芦。在火把的映衬下,正吃着糖葫芦的红唇竟显出几分妖冶的红。

“我帮你啊?”沈清秋一笑,手猛地往前一挥。

那本来怎么都点不着的火突然就起来了,可起来的不是柳家的院墙,而是面前这黑衣人!

沈清秋又不是个活菩萨,这些人给她家门口倒油又不是来给她炒菜吃的。

他们放火,她杀人,不为过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火苗突然拔地而起,黑衣人不过挣扎片刻就燃成了焦炭。

陈六这种老地痞能混到现在就是有眼色,不会看沈清秋年纪小就瞧不起她,察觉事情有变之后第一时间就想跑。

沈清秋也没追过去,在墙头静静的看着。

“陈六,你要走哪儿去?”

陈六正以为自己摆脱了,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陈六仰头,却是屠九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

“师父,你放心,杨状元他们就是中了些迷魂散,并不碍事儿,明儿一大早就醒了。”

沈清秋点头,“陈妈妈和金彩呢?”

屠九道:“两个人在后院门口,我刚才已经差人扶进去了。”

又垂眼看着被五花大绑成粽子的陈六,“师父,这人狗胆包天来咱们院里放火,怎么处置他?”

陈六哼哼哧哧的想要爬起来,沈清秋却道:“拖到后院去扒了皮,给我做成人皮灯笼。”

正要爬起来陈六眼睛瞪成了灯笼,怎么也不敢想说出这话的会是一个看着玉白可爱的小姑娘。偏屠九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直接垂身就拎起了陈六。

“屠九,老九!咱们可是结拜过的,你就帮着这丫头杀我?”

屠九提着陈六就起来,露出一口牙花子狞笑道:“老九也是你叫的!你这种人岂配和老子称兄道弟,且告诉你,我从认识你开始就是受了顾侯的令,原本还想刨你的根,可现下你杀人放火放到了老子师父头上,老子能容的了你?”

“师父,你放心,我这就把这厮扒了皮给你做成灯笼。”

接着便从地上把陈六拎了起来。

陈六腿软软的抬不起来,都是过过刀口舔血日子的,这小丫头随随便便说个扒人屁他还能觉得糊人,可屠九原先也是这京城三教九流里的人物,他办不办的出这事儿陈六还是知道的。

“老九,别,别——”

“老九是你叫的?!”

眼看被拖到了院子里,陈六忙大喊,“屠九爷,屠九爷,别杀我,我就是个拿钱办事儿的!你们杀我顶什么用,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一股脑把这话喊了出来。

屠九看了眼他,冷冷一笑,接着提起了刀。

陈六以为自己要人头落地了,却不料寒光一闪,却是身上绑着的绳子被屠九劈开。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