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六章 崔大娘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6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顾庸貌似多看了他几眼,现在只会觉得这书生食古不化,没想起内里也有自己的章程。也懒得说斤斤计较这三瓜两枣的,顾庸挥了挥道:“都随你们。”“侯爷,你一劝秋儿吧,她一个小姑娘哪里管得了这些事儿,就给她和我们一同先离开了院子。”柳氏都忍道。沈清秋都忍皱眉头,也懒得计较这三瓜两枣的,顾庸挥了挥手道:“都随你们。”。...

精彩章节

顾庸倒是多看了他几眼,以前只觉得这书生迂腐,没想到内里也有自己的章程。

也懒得计较这三瓜两枣的,顾庸挥了挥手道:“都随你们。”

“侯爷,你劝劝秋儿吧,她一个小姑娘哪里管得了这些事儿,就让她和我们一起先离开院子。”柳氏忍不住道。

沈清秋忍不住皱眉,纵然知道她娘是关心她,可也免不了心烦,她明明就有这样的本事,可偏偏家人都不信。

顾庸垂头,刚要叫她。

沈清秋便不耐道:“怎么,你也要跟着她们一起劝我?”

顾庸却是道:“劝你做什么?不是要钓鱼吗,本侯陪你一起。”

顾庸不过是如今人在高位有些事情不得以罢了,实际上却跟沈清秋是一样性子,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昌平本是郡主,与他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可却一次次的寻衅滋事,既然她嫌命太长,那就别要算了。

——

“你在这里陪着姑娘,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柳氏交代着金彩,

柳家的喜事办完了,红灯也渐渐的撤了下来。

这日一大早,金彩和陈妈妈便扶着柳氏坐上了轿子,到了皇帝新赏赐给杨征文的状元府邸住下。阿秀提早一天到的,她现在算是女主子,而柳氏过不久要出嫁,自然不能叫她忙着张罗府邸里的事情。

她早到一天把下人什么都安置好了。

金彩道:“夫人,你就放心吧,姑娘这里有我陪着,再说了,还有屠九爷,谁能害的了姑娘?”

柳氏还有些不放心,陈妈妈便道:“那不然我留下来看着她。”

“可别了陈妈妈,咱姑娘和侯爷是等着放长线钓大鱼呢,您老胳膊老腿儿,万一这刺客来了姑娘是抓刺客还是救您?您就别操心了,又没小姐那身手,跟着夫人去状元府邸享清福不好吗?”

理是这么个理,可却气的陈妈妈一把揪住了金彩的耳朵,“好你个小蹄子,几日没教训你了你上房揭瓦了是不是?”金彩连忙垫着脚抻着耳朵求饶,口里半天的我错了。

陈妈妈又不是不讲道理的,知道小丫头是为了自己好,只叮嘱道:“我跟着去杨老爷的宅子去照顾夫人,你在这里看着姑娘一点儿,有什么事儿一定要来通知我,”

“知道的,陈妈妈。”金彩乖声道。

——

屠九早上套马车送了几人去状元府,来回也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晌午快吃饭的时候又赶回了状元府。

“屠九,姑娘在屋里等你。”金彩道。

屠九应了一声,点头就要进去,过了一会儿察觉出不对劲儿来,狐疑道:“你叫我什么?”他记得这小丫头之前都是叫他屠九爷的,怎么这会儿直呼起他名字来了?

“就叫你屠九,怎么了?”金彩仰着下巴,心里也暗气,她明着暗着示意了多少次了,白长了那么大的脑袋。

再过年她就十八,再不嫁人就是老姑娘了。

又瞪了屠九一眼,扭头就走开。屠九一脑门子雾水,只能是摸着头皮去见他师傅了。

“人我已经送到了。”

沈清秋点了点头,又道:“查到了吗?”陈六那地痞想卖给她昌平郡主的信儿,岂不知她这里应该算是全国最大的情报机构。

不然当真以为她闲的,叫屠九上下来回坐船跑,就是为了订几个绣娘。纺织厂除了能给她带来数以万计的利润之外,同样里头巨大的人力也能让她快速的掌握信息。

沈清秋从来都知道,想要活的自由不是光有钱就行的。

“陈六却实去了昌平郡主府”,屠九皱眉,“还是大剌剌白天去的,师父,你说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想要做这杀人放火的勾当,还不怕被人查出来?”当今状元郎全家,还是顾侯的未婚妻子,这哪个人死了都不是小事儿。

沈清秋微微勾唇,“这女人是疯,可她从来都不傻,青天白日的去不是蠢,是在与顾侯宣战。”那女人认定了她们一家会死在火里,也认定了即便顾庸知道凶手是她也无能为力。

皇亲国戚这样的身份在古代这样的社会环境,可不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屠九还不明白,正垂头想着,突然耳旁一阵疾风扫过。

“谁?!”沈清秋一声冷喝,顺势一柄小刀也从袖里滑出,牢牢的定在了那人的耳朵旁边。

那人抖如筛糠,半天之后才僵着嗓:“姑……姑娘……”

“崔大娘,不是跟你说叫你别过来送汤吗,说了姑娘正在和屠九爷商量事情——”金彩忙走了过来,正要拉崔大娘离开。沈清秋却道:“崔大娘来送汤?”

崔大娘素来都知道,这柳家的小姑娘看人时冷涔涔的,今日却还是免不了抖一下。

“这个是从前陈妈妈吩咐给姑娘熬煮的甜参汤,叮嘱了要每日看着姑娘喝下,我这才送过来的。”

沈清秋想到陈妈妈每**着自己喝汤的恶霸模样,忍不住低眉一笑,可等在扬起眉的时侯,脸上却没什么笑意,“既是这样,崔大娘把汤水放下吧。”

“是。”

“还有。”沈清秋声音突然高了一些,她看着底下衣着也算光鲜的妇人,“以后我与人谈事情,无论什么理有,都不可闯进来。”

“是,是,”崔大娘连忙点头应了下来,“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崔大娘同金彩离开,下面站着的屠九看着她有些慌乱的步伐,目光微动了一下。能在京城着地方混的如鱼得水,屠九自然也不会是表面那样五大三粗,虽不至于心细如发,但一个普通妇人的异常不至于看不出来。

“师父,你前些日子说家里有人吃了别家的饭,是不是崔大娘?”

沈清秋揭开甜汤的盖子,嗅了一下,“你才看清楚?”说罢就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甜汤。

屠九忙道:“别!”

可沈清秋已经喝了,屠九急了,“师父,你明明知道她不对劲,你还喝她给你送过来的东西做什么?!”万一有毒呢?

沈清秋自己是用毒的行家,早就万毒不侵了。

不过这些倒是没必要跟屠九说,“她只是吃了别家的饭,又不是想吃牢饭,再明目张胆也不至于如此。”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