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七章 顺水人情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7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屠九人不笨,一听这个貌似明白了了,登时又会觉得自己智商被辗压,怎么功夫倒不如一个孩子,连脑子都倒不如?“你这些日子勤跟些金彩。”屠九皱眉头,“师父产生怀疑金彩,会的,那丫头但是平时泛滥成灾又爱装扮了些,但决不是那样的人!”沈清秋听他这话到又看了他几眼,“你屠九皱眉,“师父怀疑金彩,不会的,那丫头虽然平日泛滥又爱打扮了些,但绝不是那样的人!”。...

精彩章节

屠九人不笨,一听这个倒是明白了,顿时又觉得自己智商被碾压,怎么功夫不如一个孩子,连脑子都不如?

“你这些日子勤跟些金彩。”

屠九皱眉,“师父怀疑金彩,不会的,那丫头虽然平日泛滥又爱打扮了些,但绝不是那样的人!”

沈清秋听他这话到又看了他一眼,“你到对她观察入微。”

屠九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就摸了摸脑袋。

“我也没怀疑她,她从崔大娘素日关系不错,我怕她再次下手从金彩那里入手。”

屠九点了点头。

——

夜里崔大娘同金彩一起出来洗衣服,两人闲谈了起来。

“你说这住的好好的,夫人怎么突然就搬走了,这以后还回来吗?这个府邸还要不要啊?”崔大娘看上去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要是不回来了,我们这些人往哪儿去?”

金彩虽然不怀疑崔妈妈,但轻重缓急知道,姑娘嘱咐的都没说,只道:“这夫人马上要跟侯爷成婚了,总不能一个女子自己在外头立一个院子。咱们杨老爷如今是状元呢,状元府邸出嫁多气派,以前还有人说咱们夫人配不上侯爷,现在看那些酸嘴子说什么?”

一边揉着衣服一边又说,“崔大娘,你也别担心,现在状元府那边儿事儿都没稳下来,姑娘这里也需要人照看着。等一切稳定下来,咱们就都去那边儿的。”

崔大娘听金彩这样说,倒是一副放下心来的表情,“我还怕被赶出去呢,我这么大年纪可怎么好在外面找活——”正说着呢,屠九却从一旁过来。

这会儿夜色如水,他一个人穿着劲装走了过来,虽不是公子哥儿一样的风流潇洒,但在夜色中也格外惑人。金彩脸一下就红了。

小女儿心思崔大娘这种活了半辈子的能不明白,忙把衣服拾了起来,对着屠九就道:“屠九爷,您来找金彩吧,那我先走了——”金彩正咬唇拨弄头发呢,却听那边儿的人开口九道:“我找她干什么,我找你,崔大娘。”

金彩:?

便看屠九拿出一个黑色匣子,打开之后里头红布包裹着一块金色的镯子,“这给你,崔大娘。”

要说一开始还是狐疑,这会儿金彩直接就怒了。小女儿家想东西太片面,这会儿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觉得这屠九宁肯喜欢一个五十岁的老婆子也不愿接受自己,一跺脚就跑开了。

崔大娘哪能跟金彩一样以为这屠九爷对自己一个老透了的徐娘有什么心思,她看着眼前的金镯子,也是不敢拿,“屠九爷,这是什么意思?”

屠九道:“这是姑娘给崔大娘的。前些日子崔大娘不是说女儿要出嫁了吗?姑娘那会儿就从多宝楼里定制了这个镯子,那家素来出货就慢,还好,敢在你女儿成婚之前做好了。”

崔大娘愣了一下,屠九道:“姑娘给你的可是好东西,你不想要?”

崔大娘连忙擦了手,“怎么会怎么会,只是没想到姑娘还这么惦记着我,”连忙接过那小匣子,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又给屠九笑道:“今儿个晚上我就回去,我女儿看见了定会十分开心。等明日起来了我带着她一起来拜谢姑娘。”

“不必了,我师父也不是那么个人。”

“哎,哎。”

崔大娘这边儿前脚千恩万谢,那边儿扭头出了府,却是把刚才还宝贝着的金镯子一把扔在了地上,又呸了一声,“早前不送,如今都有玉的了稀罕你个金的!”罢了扭头就往前走,却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城外的一处酒楼。

“那丫头没怀疑我,今儿还送了我个金镯子。”进了屋崔大娘便道。

里头那人转过身来,一副富贵人家丫鬟模样的打扮。两人也没多说什么,她从腰间摸出一块玉佩,上头除了刻了一个裴字也看不出什么名贵的地方来,“她一个小孩子,日常衣物什么的总要你收拾。你将这个东西塞进她的行礼当中。”

说着那丫鬟又垂下头,与崔大娘细细交代,“只是你要切记,来日有人要调查时,你一定要说这东西是从状元郎府邸带出来的。”

崔大娘有些不解,那丫鬟招手让她在贴近了,又与她交代了一番。

过后才道:“做好了这件事儿,你一家子都是扶摇直上。”

崔大娘本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事儿冒得风险可不小。但听她这么一说就咬了咬唇,“只要郡主实现承诺,让我儿子后半生无忧,我拼了命都没什么!”

——

眼瞧着崔大娘从那酒楼里头出来,屠九也从后头出来。

看了眼崔大娘的方向,折路走回去,又把被她撇在地上的镯子捡了起来,这才回了家。

“她日常接近不了我的东西,想来会从金彩那里入手,你这些日子跟紧些金彩,免得叫她被人利用。”屠九点头称是,又拿起这金镯,“那婆子出门就丢了这镯子,当真是良心给狗吃了。当时师父好心好意给她女儿定制的成婚礼,没想到却送给了白眼狼。”

沈清秋目光也看着那支镯子,她学的了世界上最精妙的武功,解得开致命的毒,唯独人心方面,当真是越看越乱。

“东西你随便处置吧。”

说罢又捂着嘴打了一个小哈欠,怪了,以前总烦陈妈妈夜里逼她吃这样那样补身体的,几天不停她聒噪还不习惯一样。

屠九看她似累了,连忙告退。

手里还掂量着那支金镯子,他一个男人留着这物件又没什么用,好歹是足金的,丢了又可惜。正想要不要找个工匠融了,便见金彩端着一盆衣物从眼前走过。

瞟了他一眼后还扬了下头。

屠九便摸了摸脑袋,这些日子也不知哪里得罪了这金彩姑娘,总对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突然想到了什么,屠九摸到了手里的镯子——这不是现成的顺水人情吗!

“金彩!”

“金彩!”

屠九叫第一声的时侯金彩还不想理,不过后来脚步还是慢了下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