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十八章 要命的东西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7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屠九爷叫我一个丫环做什么?”金彩哼哼哼道。“什么丫环啊,平时里陈妈妈惯着你师父宠着你,我可没拿你当丫环,”说着把手里的镯子向前一递,“看,这样的好东西我能给普普通通的丫环吗?”金彩愣了一下,一就还当呆子开了窍了,可看了一会儿会觉得不对劲儿儿,把手里“什么丫鬟啊,平日里陈妈妈惯着你师父宠着你,我可没拿你当丫鬟,”说着把手里的镯子往前一递,“看,这样的好东西我能给普通的丫鬟吗?”。...

精彩章节

“屠九爷叫我一个丫鬟做什么?”金彩哼哼道。

“什么丫鬟啊,平日里陈妈妈惯着你师父宠着你,我可没拿你当丫鬟,”说着把手里的镯子往前一递,“看,这样的好东西我能给普通的丫鬟吗?”

金彩愣了一下,一开始还当呆子开窍了,可看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儿,把手里的盆放在地上,“这镯子我看着眼熟?好像你那天给崔大娘的那个。”

“对啊,就是那个!”屠九一拍大腿。

金彩品了一会儿,突然咬唇羞羞涩涩的:“你……你早说吗……干嘛要经过崔大娘那一道,我又不是不答应——”

“刚才崔大娘给它扔了,我又捡了回来了,心说好歹是足金的,你要喜欢你就戴着,不喜欢融了也成啊!”

话音刚落屠九就觉得周围的风一阵儿泛冷,片刻后金彩猛地把盆踹了。

“去你娘的!”

以前比姑娘好娇滴滴的金彩哪里说过这种话,还把盆给踹翻了。屠九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边想叫住金彩,一边儿忙着给她捡盆儿一边又去拾被她扔了的金镯子,手忙脚乱。

——

陈妈妈出去了,伺候沈清秋穿衣的活就落在了金彩头上。

“姑娘,姑娘,起床了。”

人人都是有惰性的,沈清秋也是贪图享受的主儿,眼看如今都部署好了,便是每日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肯起来。

金彩哄着:“姑娘,快些起吧,今儿个早上你不要喝什么奶茶吗?厨房照着你的法子做了,再不起来就凉了。”

旁的话都不管用,这句话一说,便见还死死勾缠着被子的人眼皮子动了一下,紧接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眼睛还闭着,只是摊开胳膊让金彩给自己穿衣。

金彩轻轻一笑,从衣柜中拿出一套红色的衣裳,道:“今儿个给姑娘梳个头吧,老是头发胡乱一扎怎么行呢?姑娘眼看着也马上十岁了,这再过两年要说亲了——”

沈清秋听金彩和陈妈妈一样的说辞,便睁开半只眼睛,“我还是喜欢你最初对我爱理不理的样子。”

金彩顿时脸一红,“姑娘讨厌,净是揭我的短儿!”罢了却是把衣裳给沈清秋套上,又死死给人按在梳妆台上,“反正今儿这头您怎么都得梳,陈妈妈不在我已经随姑娘好多回了,要是叫陈妈妈知道我每天让姑娘披头散发的,那不得活吃了我?”

沈清秋无语望天,她扎个马尾辫怎么就是披头散发了?

但金彩也算拿捏住了她,看着像个小霸王,实际上比谁心都软,缠了一缠就随着她打扮了。

“瞧瞧,我们姑娘打扮起来不比那个王孙公子家的贵气?”金彩道,又忍不住啧声,“这看着真像是大院里的千金。”

沈清秋也瞟了一眼,镜子里头的小人发髻梳的整齐,头上带了一小圈与衣裳同色的红色璎珞,唇红齿白容色又极好,乍一眼看过去竟给人一种无双的感觉,可不是贵气吗?

沈清秋起身,脑袋上的璎珞便一圈儿晃,她眉头一皱想摘,想想又忍住了,拆了又是一通烦的。

“奇了怪了,今儿个一大早就没见崔大娘,这会儿怎么还看不见?”到了饭厅都不见人,金彩奇怪的张望了一下。

沈清秋捧着一杯牛乳奶茶正喝着,闻言抬头,轻舔了舔唇瓣,“过会儿就能看见了。”

“过会儿?”金彩正愣着。

“京畿府衙门,开门!”突然门被人猛敲着,金彩吓了一跳。

“京畿府衙门,再不开门我们要闯了!”

屠九等人就在外头候着,没一会儿就给人开了门。

带头的是京畿府衙门的捕头,林玄风。说是捕头,但却是林太傅唯一的孙子,比起祖父一心一意辅佐皇帝,他则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冲进大理寺查案。

“谁是这家家主?”一进门他目光便来回望着。

“我。”沈清秋捧着牛乳,微微抬头。

其实刚入门起,他便注意到那小姑娘了,无它,她坐在那里不看脸便自成一景了。如今抬头望他,林玄风对着那双黑如曜石般的眸子,只觉得心猛地一颤。

虽还未长成,但确实极其可爱的一张脸,凭谁也不想去伤害。

本是对谁都铁面无私的林玄风忍不住柔了声,“小姑娘,你家大人在哪里,快且告诉我。你家中的下人犯了案子,如今京畿府衙门要取证调查。”

“我说了,我就是这家主人。”沈清秋目光漫过那穿捕快衣裳的英俊年轻男人,往后轻移,落在了整备后头捕快五花大绑押解着崔大娘身上。

她本是这京城人士,家中也算小富。最开始她们来这里定居,她还帮了不少忙,到后头柳家的绣楼越做越大,她娘便聘请了闲来无事的崔大娘来府中帮工。

给的工钱也是极为丰厚的。

平日里她算不上极为富贵,可何曾这么邋里邋遢过?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崔大娘微微侧头。

沈清秋却是一笑,又抬头看着林玄风,“这是我家下人,她犯了什么案子?”

捕快早已四处看了,除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再无别的主子,凑到林玄风耳边一阵交代。林玄风微微皱眉,又道:“小姑娘,你可知你家下人今日出门所带的饰品,都是大内的东西。这东西说不好还是杀头的大罪。”

沈清秋听着却有些烦了的样子,“所以呢?”

林玄风也不知为何,对这小姑娘前所未有的好感。这事儿若查下去便是无罪也免不得被压到牢里一翻审问,这样一张天真无暇的脸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你家里的大人呢?”

“你这人烦不烦,我都说了我能作主,你若不想查案就出门左拐。”

“你这丫头,怎可如此对公子说话?!”

林玄风把身后跟着他到京畿府衙门的家仆拦了下来,又看着冷俏着一章脸坐在那里的小丫头,看起来乖巧可爱,这脾性却甚为乖张。也不勉强,他道:“她交代自己佩戴的物品,居来自府内库房,乃是她偷盗所得。”

沈清秋听了这话一笑,又看着地上跪着的鬓发散乱的崔大娘,“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家的库房,才是大内失窃物品的偷主儿,我——沈清秋便是那盗贼?”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