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章 威胁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章 威胁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8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大人,别看我家姑娘小,她手段但是狠辣,我是辜的啊大人!”沈清秋盯着她的丑态看了一会儿,才出声道:“你是辜的,是我早的明白的你要带着京畿府衙门的人来,因为提早给你下了套?”“是,是!”崔大娘了全没了思考能力。林玄风一阵儿冷冷一笑,接话林玄风一阵儿冷笑,接话道:“京畿府衙门的人岂会随叫随到。”。...

精彩章节

“大人,别看我家姑娘小,她手段可是狠辣,我是无辜的啊大人!”

沈清秋盯着她的丑态看了一会儿,才出声道:“你是无辜的,是我早早的知道的你要带着京畿府衙门的人来,所以提前给你下了套?”

“是,就是!”崔大娘已经全没了思考能力。

林玄风一阵儿冷笑,接话道:“京畿府衙门的人岂会随叫随到。”

沈清秋也道:“崔大娘,京畿府衙门的人是你带来的,可不是我?你要这么说的话,你平时这个时间,都在府里忙着,怎么今儿一大早出去,还偏偏往京畿府衙门的眼头撞?”

崔大娘已经有些慌了。

“说!”林玄风声如洪钟,吓得她又是一抖。

“还不说吗……戴赃物的是你,东西也在你房间里?”沈清秋歪头看着她,眼珠漆黑,“还是你真的一心求死?”

也不知道哪句话戳了崔大娘的神经,她猛地就道:“是状元郎,是夫人,还有你,就是你们一家!你们一家诬陷我!”

死不悔改。

沈清秋起身,眼珠看着她,张着口型却未出声,“既然你说了这个诬陷,那我就作实。”罢了唇角微微一勾,崔大娘无端身上一冷。

“这位林大人,”她扭头叫林玄风。

林玄风看了眼她,沈清秋道:“我记得,崔大娘的儿子在进士末尾,虽不如状元探花那样风光无限,可中榜那日,也有机会进宫。”

崔大娘听到这里,眸子猛地瞪大。

林玄风深深看了一眼她,罢了摇手,“去那进士家里搜。”

崔大娘猛地摇头,可这个时侯她心里还存着一丝希冀,只是脸色惨白而已。等衙役们压着她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一起过来时侯,她才猛地瘫了下来。

“娘,你到底做了什么,这些人怎么说我们偷大内的东西?!”崔大娘的媳妇一边儿哭一边问。

“这些东西不是我拿的,真的不是我拿的!”崔进士是知道律法的,如今物证俱全,惨白着脸解释。

崔大娘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要去捉沈清秋,却被衙役们拦了起来。

林玄风也第一时间挡在了沈清秋身前。

“你这个贱人,你故意害我是不是?你害我!!你怎么这么恶毒!!”才骂了没两句就被衙役们压着跪了下来。

沈清秋却是无辜道:“我害你?明明是你儿子去宫内偷盗东西,你在外显摆,眼看事迹暴漏,却想推到我头上。”

林玄风看了眼她,补充道:“合情合理。”

崔大娘听他们就要这样给儿子定下罪,猛地嚎啕大哭,“姑娘,是我错了,是我猪油蒙了心了,这一切都不关我儿子的事儿啊!她是冤枉的!”

“姑娘,你不能这么心狠啊,他是冤枉的,你不能这么害他!”

她哭的极惨,沈清秋却不同情,“那你说,你儿子死了,又关我什么事儿呢?”她不能害她的儿子家人,她来害他们一家却心安理得?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大人,不,不是我儿子偷的!”眼看沈清秋这里走不通,崔大娘忙看着林玄风,“我招,我全都招,是有人买通了我,叫我陷害柳家一家!”

事情已经败露,昌平郡主那里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崔大娘便竹筒倒豆子的一样全都说了。

林玄风叫人一一记录下来,过后手一挥,便叫把人看管起来带回京畿府衙门压着。

沈清秋道:“大人,且留步。”

林玄风扭头,脸上笑容已经变了味道:“沈姑娘,可还有什么事儿?”如今他却不能在以一个小丫头的目光看这个姑娘,三言两语不仅替自己开了罪,还能把罪名推到别人头上,并且借力打力,这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干的出来的。

“我想问问林大人,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儿?”沈清秋道,又看了崔大娘,“既然她说了是昌平郡主所为,林大人可会像今日来我家一般,去昌平郡主府审?”

这一问可算是把林玄风问住了,他眉皱着,看着沈清秋,“按我朝律法,我身为下臣,没有资格去提审郡主。”

沈清秋便勾着唇,“那也就是说,所谓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完全是一句空话了?”

林玄风立誓要进大理寺,自然对律法格外看重,“岂会如此?我虽只是末流小官,没资格去审问郡主,代我禀明上官之后,自然会有人去提审。”

“林大人这话说的,自己信吗?”沈清秋道。

“那沈姑娘是什么意思?”林玄风脸冷了下来。

沈清秋道:“就看大人想不想公公平平的查这个案子了?”

林玄风皱眉,沈清秋看着被牢牢押解的崔大娘,“若是大人愿意,我自然有办法叫您查这个案子?”

林玄风这个人沈清秋当然不陌生,应该说整个京城稍微有些名气的人沈清秋都不陌生,她手里庞大的情报网足够短时间内让她了解很多东西。都说这人最是铁面无私,没见过之前沈清秋到不信,见了之后铁面无私先不说。

起码在查案方面,倒是比很多高官强多了。

林玄风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

……

李氏,便就是崔大娘的儿媳,从柳家一路小跑到了昌平郡主府。

然而还未等进入郡主府邸,便被人拦住了,“你是何人?”

李氏看着眼前闪着寒光的两柄刀,心里有些怕,“我婆婆是崔大娘,她,她叫我来找昌平郡主……门口守卫眉头一皱,“什么崔大娘,听都没听过,快些离开,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等等……”却是一个婢女打扮的人叫停。

那两个守卫见了那婢女也是连忙放下刀。这婢女是在昌平郡主跟前伺候的贴身侍婢玉竹,虽说也是下人,可也跟守卫的身份不一样。而她的模样,也正是那日崔大娘见的那个。

“你且跟我来。”玉竹到。

李氏心慌的看了那两个守卫一眼,连忙又跟着玉竹进了府内。

待到了一处空旷地方,玉竹扭头便是一阵喝,“不是同你婆婆说了,事情若成了寻个人去酒楼给我报信,怎么就这样大剌剌的到了郡主府?”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