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一章 做戏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一章 做戏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29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李氏并不明白她婆婆和郡主府的各种牵绊,但因为心中畏惧,脸色惨白,到与说的话对上了,“今儿个一大清早我婆婆就被京畿府衙门的人被抓走了,我和相公去看衙门的人也不给,婆婆匆忙就给我来郡主府带句话,说郡主娘娘能救她。”茯苓心里忖了一忖,问:“京畿府这一次出玉竹心里忖了一忖,问:“京畿府这次出动的人是谁?”。...

精彩章节

李氏并不知道她婆婆和郡主府的各种牵绊,但因为心中惧怕,脸色苍白,到与说的话对上了,“今儿一大早我婆婆就被京畿府衙门的人抓走了,我和相公去看衙门的人也不让,婆婆匆忙就让我来郡主府带句话,说郡主娘娘能救她。”

玉竹心里忖了一忖,问:“京畿府这次出动的人是谁?”

李氏道:“我听人家叫他林公子。”

那便是林玄风了,他行事素来就是雷厉风行,若是她出手那崔老婆子倒真钻不出空子寻人来报信,如此看来也只能是找家人了。玉竹暗自点头,又冷色对李氏道:“今日的事情切莫不可说出去,若郡主做的事情成了,你家自然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李氏心中忐忑,就问了一句,“那我婆婆呢?”

玉竹道:“不会死的,你们在家安安心心等着就是。”

说着也不再管李氏了,连忙就进门,跟昌平郡主禀报去了。

昌平听了信之后压根没多作怀疑,毕竟这事儿成了就是状元郎一家偷盗大内物品,还是皇后私物,落个满门抄斩。就算被柳家人识破了,她也不过是担心大内物品被盗,那柳家人又能如何?

坐上了轿子,昌平直奔宫中裴皇后处。

此时太子正好与裴皇后一起在用膳,见昌平求见,裴皇后一挥手,便叫内侍请她进来。

太子起身,“母后要见女主,儿臣不便在此,便先告退了。”他轻轻作揖,便要告退。

裴皇后美目轻凝,筷子重重搁下,“是不便在此,还是不想见昌平?”

便见太子那张素来风情肆意的脸上,多了些烦闷。女儿家若都是如水般的柔情,他喜欢,可昌平那女人却是一条有着温声细语的阴冷毒蛇,叫他对她笑?

“母后知道你不喜昌平,可我也没让你娶她。”裴皇后道:“她不过是个小女儿家,可手里却捏着无数的财富。你不娶她也就算了,若把她推到别人手里,我看你日后如何。”

太子眉头舒展不开,而这个时侯昌平也已经随着宫里的宫婢走进来了。

原本她的走的极快,可等看见了屋内那暗红色的袍角,步子连忙放慢,便多了几分身姿婀娜的感觉。进来内殿之后她朝着殿内的裴皇后先请安,而后才朝着坐与一次的太子请安。

“表妹,快起。”

太子是京城有名的美男子,又对她温文尔雅,昌平的脸瞬间就带起了一抹促红。

“多谢表哥。”

裴皇后脸上挂着淡雅的笑容,叫她落了座。而太子此刻却是起身,脸上挂着些歉意,“表妹好不容易来宫里一趟,孤本来该进进地主之谊,可眼下父皇有事找孤商议,却是要冷落表妹了。”

昌平郡主忙道:“自然是正事要紧,表哥快去吧。”

她立誓要做太子的贤内助,自然不会在这种事上拖他的后腿,只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

直到裴皇后轻轻一咳,她才醒过神来。

“你来宫中,也未提前告知,往前你不会这么冒冒然然,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裴皇后问。

昌平郡主答:“自然是有要紧的事,姑姑还记得您赠我的那块血玉吗?”

裴皇后狐疑道:“血玉怎么了?”

“那血玉如今应该在柳家的库房——不,现在应该在京畿府衙门的公堂上了。”说着,昌平郡主将自己所设计谋全部交代给裴皇后听。

可裴皇后却是面露不满,她倒不是为了柳家一家,只是觉得昌平拿自己赏赐给她的东西做筏子,心里有些不快。

“姑姑,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昌平道:“皇上的性子,旁人不了解,您还不了解吗?前些日子因为岳麓书院和朝堂上的一些风声,他被迫点了那杨征文做状元,心里岂会一点儿气都没有?”

“我设计状元郎,可不单单是为了我,”昌平唇角微压,“那状元郎和顾庸是一起的,皇上早对顾庸有所不满,可前些日子出的事情叫他无法在拿捏顾庸,如今姑姑您给他送上一道顾庸的把柄,皇上岂能不龙心大悦?”

裴皇后听到这里,心里亦是百转千回。

能生的出太子这样蕴藉风流的人物,她自然也是绝色美人。可她却偏不喜欢以色取人,昌平的话在她耳朵里,是另一层概念。她的物品丢了,若是杨征文‘盗’的,顾庸若要保他,起码她与顾庸就算是明面上的对立。

皇帝不必在忌惮与她和太子,反倒是她与皇帝暂时站到了一处。

“倒是,说的不错。”

——

柳氏同沈清秋从两个方向出发,到了宫门口相遇。

柳氏见着女儿连忙小跑过去,上看看下看看,“这两日给你舅舅忙着处理家务,也没去管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沈清秋都乖乖应了。

阿秀同陈妈妈后一步也慢慢走了过来。

沈清秋又甜甜叫了声舅母。

阿秀脸一红,她刚成亲不久,本就穿的是浅色带红的衣裳,这会儿脸上一阵酒红,更是显得人比花娇了些。

“快些进去,这里可不是你们闲话家常的地方!”宫门口侍卫冷斥。

沈清秋目光轻轻撇过,阿秀倒是有些胆小,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只和柳氏金彩等女眷老老实实跟在后头进宫。

这会儿还是早晨的时间,大殿之上,皇帝真震怒与大内失窃。

而新晋的状元郎正跪在地上,承受着君王之怒。

“皇上,此事并无证据,京畿府衙门还未曾结案,如此早下定论,未免产生错案。”说话的是林太傅。他原先不喜杨征文是顾庸一党,可自打杨征文进入翰林院学习后,他倒是跟这年轻人有了接触。

倒是难得的脚踏实地。

“林太傅,这个案子,可是你那亲孙子林玄风承奏上来的!”皇帝把奏折往旁边太监处一甩,“难不成你觉得你那孙子断错了案?”

事情从早上到如今不过个把时辰,林太傅从哪里知道?骤然听闻自家孙子居然也牵扯其中,瞬间眉头皱的老深。

“民妇/小女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