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三章 心凉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三章 心凉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崔氏,快将此案实情惹来!”昌平郡主道。崔大娘看了眼正充满自信满满地看自己的郡主,牙关便一紧咬,恨意无端端就回来了,“是你!是你!”她手指指昌平郡主,“一切都是你导致我的!是你叫我去设计陷害状元郎,这些东西也统统是你给我让我塞到库房的!回皇上,回皇后崔大娘看了眼正自信满满看自己的郡主,牙关便一紧咬,恨意无端就过来了,“是你!就是你!”她手指着昌平郡主,“一切都是你致使我的!是你叫我去陷害状元郎,这些东西也全都是你给我让我塞进库房的!回皇上,回皇后娘娘,一切都是郡主要小妇人干的,求皇上娘娘大发慈悲绕小妇人一命!”。...

精彩章节

“崔氏,快将此案如实招来!”昌平郡主道。

崔大娘看了眼正自信满满看自己的郡主,牙关便一紧咬,恨意无端就过来了,“是你!就是你!”她手指着昌平郡主,“一切都是你致使我的!是你叫我去陷害状元郎,这些东西也全都是你给我让我塞进库房的!回皇上,回皇后娘娘,一切都是郡主要小妇人干的,求皇上娘娘大发慈悲绕小妇人一命!”

昌平猛地瞪大眼睛,“崔氏,你胡说些什么!!”

崔氏匍匐在地上,“小妇人家里还有郡主给的银子,都是郡主府的东西,上头都有刻制的!”

皇帝的眉头紧紧的蹙起,沈清秋在这当中抬头,嘲弄的看着昌平郡主,又默默的张了个口型,“找死。”

瞬间又把昌平郡主激怒,“皇上,定是她,定是她陷害我!她府内的下人,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皇帝早已经烦的不行,他从未想过借着这个事情绊倒顾庸,只不过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可如今朝堂之上,大殿之内,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昌平做的那些事儿当他不知道吗?

做就做了,连个尾巴也收不好!

“启禀皇上,微臣已经率人去了郡主府——”说着顾庸拍了拍手,一列人马走了进来,将一个包袱扔给了林玄风,“林大公子且检查检查,这些郡主府的东西,是不是与从崔氏屋内搜出来的一样。”

“皇上,她们陷害我,这个小妖女她恶毒——”

沈清秋却是呜呜的哭了起来,揉着红彤彤的眼睛哭的在柳氏怀里直不起身子,“娘,她骂我,我好害怕……”

众人:……

看看人高马大面容恶毒的郡主,在看看不到十岁哭的可怜兮兮的孩子??

“郡主是不是因为我找你的时侯不小心划破她的脸生气了……呜呜呜,谁让她把你关起来的……”

“你!!!”昌平怒火冲天,冲过去便要打她,却被顾庸猛地拽了下来,一个踉跄。

“顾庸!你敢对本郡主动手!”

“你给我闭嘴!”眼看大殿上要乱成一团了,皇帝头疼开口,“来啊,郡主身染恶疾,把她带下去!”尽管昌平不愿意,人却还是被拖了下去。

顾庸脸上没有表情,心中却在冷笑。

沈清秋也是,若是她们偷盗就得来审问,罪名哪怕不符合都差点被砍了头,可要是郡主,却是身染恶疾?

这样的君王,这样的朝廷,还值得衷守吗?

“皇上,可是此案还未调查清楚——”林玄风出列,“此案各种曲折还有很多没有调查明白,而且若是郡主陷害属实……”

“朕说了,郡主身染恶疾,林玄风,你听不明白?!”

无耻!当真是无耻!

万万人之上的皇帝,居然要用这样的办法,来堵住臣民们的嘴!沈清秋躲在柳氏的怀里,表面被吓得抽泣,心里则是不断的冷笑。

林玄风也愣了下来,他出身就是清贵世家,又从来刚正不阿,哪里想得到这世上最大的丑恶,居然就在他眼前?

皇帝却是想不了那么多,尽管这次之后他也有些厌烦昌平,可只昌平身上背着皇家的血这一点他就不能不保昌平!他们皇族终究和普通人不一样。

“退朝!”

——

这就像是一个闹剧,来的快,去的也快。

“你哭的不错。”顾庸道,故意打趣沈清秋,“是个演戏的好苗子。”

“你演戏也不错,”沈清秋也不甘示弱:“娘,你看到了吗,这男人演起戏来比女人可厉害多了,就算你们俩以后要成亲,你也别傻傻的把一颗心都挂在他头上。”

这番话说的,叫顾庸彻底举了双手。

沈清秋坐上了轿子,又看着一旁失魂落魄出来的林玄风和林太傅。这几日相处,她对林玄风茵想倒很不错,“他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又想着林玄风那一副不把案子查不清不罢休的样子,皱眉道:“没揪出昌平对他来说那么难受?”

顾庸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

有些事情在通透的脑子,年纪小终究看不明白。

“当一个人从小的信仰被连根拔起时,他还能站稳同林太傅一起离开皇宫,也算是林太傅平时言传身教的不错了。”

沈清秋不蠢,相反还十分聪明,一点就透。想想便是一阵冷笑,“这脏透了的皇帝也配?”

顾庸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天空,可面上却满含嘲讽。

“好了,今日进宫一趟沾染了不少晦气,快回家洗个柚子叶的澡去去晦气。”

顾侯都这样说了,陈妈妈更不觉得把进了皇宫当成是大晦气的有什么错,连忙应了一声,果真一行人回去各个都泡了个柚子叶的澡。

马车渐行渐远,而此时却有一道纤长的身影穿过宫门正往过慢慢的走。

如今天气已经不大冷了,他却还穿着极为厚重的衣裳,精致的眉眼和略微单薄的身子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副需要珍藏的名画。

“殿下啊,你怎么走的这么快,太医都说了您不可以疾步!”王喜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先是把披风往他身上披。

却被顾彦维挡了下来,“我说了,我不冷。”

他这般执拗,王喜也没什么办法。

顾彦维的目光却只是盯着外头顾家的马车,片刻之后他开口,“我仿佛看到沈清秋了。”

王喜道:“应当是,今儿个宫里头出了大事儿,顾侯和状元郎一家子都来了。”

原本顾彦维的眉目就有些冷,听了这些话后就显得更冷了,良久之后,他才道:“骗子。”明明说好了要给他看病的,可这一晃过去半年,却从来都不看他。别说什么皇宫大内的,不管是琼林夜宴,还是今日她不都有机会?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从来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顾彦维脸上挂起了一抹苦笑,手也不由揪着自己顿疼的心脏,“谁又会把一个将死之人放在欣赏呢?”

“殿下,殿下,可不能这么想,陛下请了那么多神医来给您治病,终有一日会治好的!”王喜忙道,生怕主子想不开了。

顾彦维唇角动了动,眼神却是暗淡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