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五章 闹剧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五章 闹剧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娘,你怕什么?万事有我呢,你且嫁过去的得紧度日,倘若朋友相处处理得当,顾庸待你好,定是万事皆好,但要不然顾庸被欺负,或者不护着你的话,我把你都带走是。”沈清秋拍着胸脯确保。陈妈妈就笑她,“姑娘啊,你娘定亲的日子,怎就不能够说句吉利汽车的的,什么都带走不都带走?哪沈清秋拍着胸脯保证。。...

精彩章节

“娘,你怕什么?万事有我呢,你且嫁过去好生过活,若是相处得当,顾庸待你好,自是万事皆好,但要是顾庸欺负,或是不护着你的话,我把你带走就是。”

沈清秋拍着胸脯保证。

陈妈妈就笑她,“姑娘啊,你娘成亲的日子,怎就不能说句吉利的的,什么带走不带走?哪有那样说的,过了今儿,你日后就得叫顾候爷爹爹了,怎能不尊敬着,还直呼其名!”

“呸呸呸,姑娘快呸上几声,把坏运气呸走。”

“叫他名字又如何?娘是我娘,我自护着,因着她,我才愿尊敬顾庸,他若不对我娘好,又算得什么?”

沈清秋仰起小下巴。

柳氏笑着嗔她。

心中不免感动。

这时,顾庸从外大步走进来,哈哈大笑着一把揽过柳氏的腰,在她尖叫声中把她抱进怀里,亲了她绯红的脸颊,才笑着对沈秋清道:“清秋,我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把你娘带走的。”

“你这声爹爹,我听定了。”

他大笑着说。

沈清秋斜睨他,没说话。

“顾庸,你这活土匪,女儿还在呢,还不快放我下来,莫要动手动脚的,你有没有点长辈子样子?”柳氏且羞且怒,握着拳头锤顾庸的肩膀。

顾庸浑不在意,甚至拉过她的手,吻了她的指尖。

“今儿成过亲,你就是我明正言顺的夫人,候府的女主子,动手动脚又如何,晚上,你我还要洞房呢!”

柳氏面颊羞的飞红,却又因他那句候府女主子微微动容,一时百感交集。

沈清秋翻了个白眼。

真真的……她这亲娘和后爹,秀恩爱秀到面前,当真有些过份了。

“好了好了,候爷,我们主子该上妆了。”一旁,陈妈妈小声提醒着。

柳氏刚刚晨起,头未梳,婚服还未着,一会儿吉时到了,可不是耽误事儿吗?

“你们上妆,我看着。”顾庸没有离开意思,大马金刀坐在柳氏的床上,笑着看她。

陈妈妈有些不知所措,“候爷,这哪成?这不合规矩啊!”

“本候就是规矩。”顾庸霸道的挥手。

“你这个土匪!”

柳氏红着脸啐了他一口,却没赶他。

这时,外头迎亲的人来催了,陈妈妈在顾不得许久,连忙让金彩唤来许妆娘,那是陈老太君特特请来的人,是内务府的有品女官。

当年裴皇后大婚时,用的便是她。

一番忙碌,柳氏整妆完毕,沈清秋也唤上喜庆衣裳,迎亲的队伍来了。

顾庸转出柳氏房间,翻过院墙,骑上高头大马,新来迎人。

‘呜呜哇哇’,喇叭声响,柳氏坐上喜桥。

“把嫁妆抬出来。”沈清秋一声令下。

屠九带着护卫扣起八十八抬的嫁妆,从府内大门出去,一路招摇过市,引的路人频频侧头。

“这是谁家娶娘子?好生的热闹?瞧那嫁妆从巷头排到巷尾,好生富阔。”

“是顾候爷娶夫人哩。”

“啊?顾候爷,不是说他娶了个二婚头,还带个拖油瓶吗?怎地这般富贵?”

“说个甚呢?柳娘子可是圣上亲封的圣娘娘,救下许多人命,名下诺大家产,又是绣楼,又是工厂,她家的小娘子做的织机,端是有才,哪叫个拖油瓶啊!”

“这般有能为吗?顾候爷真真有福气。”

沿街路上百姓和参加婚礼的宾客们满口称赞。

徐老太君听着,笑的见眉不见眼。

她往日虽看不上柳氏,只是碍着顾庸勉强答应,可今儿想想却是长脸,哪怕她曾是旁人妾,却也有今日风光。

“我的儿,清秋过来祖母这边,让你娘和你爹拜堂。”

喜娘搀着柳氏和顾庸走进喜堂,徐老太君笑着对沈清秋招手。

“祖母安好。”沈清秋也给她面子,笑盈盈的上前请安,随后,便坐到了她身边。

“顾候爷大喜!”

“恭喜顾兄,得如花美眷。”

顾庸的朋友们上前恭喜笑高。

喜堂内一片热闹场景。

角落里,顾少卿咬牙切齿,眉眼间带出深深恼意,一个下堂妾,旁人玩烂的女人,怎值得人三棒四棒?都怪她,若不是她,如沁怎会得罪祖母和九叔?闹到如此地步!

连府门都进不来。

“不要脸的玩意儿,进得府来你也过不好,待日后九叔死了,我便赶你下堂。”他恶毒的诅咒着。

却不敢高声言,只低低诅咒,没让旁人听见。

只他身侧,一个梳着妇人头,二十来岁体态风骚的女子听见,恨恨小声接口,“四少爷莫要急,那姓柳的贱人得着好,今日,我便让她颜面尽失,永无踏进候府的资格!”

“白姣娘?”顾少卿侧目瞧她,不由大惊,“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

“呸,不要脸的贱人,她抢了夫人的位置,区区戏子下堂妾竟要坐得候夫人,我且容不得她,要让她死!”

白姣娘美艳脸庞闪过恶毒。

她是顾庸已逝夫人的婢女,先夫人未育而早逝,膝下没有个摔盆的,她便下跪自认做先夫人义女,为其守孝三年后,留在候府做了个姑娘。

也是半主半仆的特别存在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不要连累我!”顾少卿惊慌。

白姣娘长的貌美,两人私下有些勾连,他怕被连累。

“四少爷莫要担心,且连累不到你身上,我私下买通了绣娘,在柳贱人的喜服上做了手脚,拜堂许不怎样,可待会儿她敬酒,屋里温度热了,她的衣线就会融化,到时候,我瞧着赤.身裸.体在婚宴上,叫众人瞧了个精光后,候爷可还会要她?”

白姣娘恶毒的说。

顾少卿震惊。

一个女人婚礼上出了这等事,莫说成亲,怕是只剩下自尽的份儿了吧?

“你想怎样跟我无关,莫要连累我!”

他低声,不敢担责任,转身就走。

这时,顾庸和柳氏也拜过堂,一起向宾客们敬酒,婚宴场面热闹非凡。

沈清秋被几个小伙伴围着,很是不耐应付那些或恶意或好奇的目光,便推脱众人进了花园,想要散散心气,突地,她瞧亲见顾少卿神色慌张的往出跑,口中还喃喃念着……

“这跟我没关系,是姓柳的人烂命贱,当不起大福份,她死了莫要找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