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六章 讲证据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姓柳的?这全府除了她娘谁姓柳?沈清秋心中一动,一瞬间领会到了,她娘有危险,再顾多思忖,她大踏步冲到顾少卿跟前,伸出手扯住他的领子,狠狠地一个摔身。“哎啊!”顾少卿仰面朝天滑倒,鼻青脸肿,哇哇大叫,“谁啊?救急!”“你姑奶奶我!”沈清秋怒声,揪着他的领子“哎啊!”。...

精彩章节

姓柳的?

这全府除了她娘谁姓柳?

沈清秋心中一动,瞬间领会了,她娘有危险,顾不得多思量,她大步冲到顾少卿跟前,伸手揪住他的领子,狠狠一个摔身。

“哎啊!”

顾少卿仰面摔倒,鼻青脸肿,哇哇大叫,“谁啊?救命!”

“你姑奶奶我!”沈清秋厉声,揪着他的领子狠狠扇他的脸,“你说柳氏有危险?是什么危险?你们要对她做什么?”

“柳氏……我,我没有,跟我没关系!”顾少卿大惊,被打的昏昏沉沉,都没认出沈清秋来,只是本能高声嚷,“救命,救命,我是候府四少爷,你这个贼人放开我!”

“我管你是谁?不说实话,我今儿就宰了你!”沈清秋掏出匕首,抵在顾少卿脖子上。

寒光凛凛,刺的人皮肤生疼。

顾少卿骇的三魂没了两魂半,哭嚷大喊,“不要,放过我,我说了,我什么都说……是白姣娘,她在柳氏喜服上做了手脚……”

“白姣娘?”

沈清秋眉头微皱,抵着他细细问清,随后,大怒着狠狠将他踢昏,又匆匆找来陈妈妈,叮嘱柳氏赶紧将衣裳换了,这才回到喜宴上,把目光递到站在角落里的美艳妇人身上。

彼时,白姣娘还不知自己的计谋暴露,正急切又期盼的看着顾庸和柳氏。

这时,陈妈妈突然从角落跑出来,在两人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顾庸的目光猛地凝视过来。

里面透着冷冷的冰寒和杀意。

白姣娘心脏收紧,但顾庸却没走过来,而是对周围宾客抱了个拳,揽着柳氏暂时退下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走了?柳氏还没,她还没……”

她的喜服还没到出问题呢!

白姣娘焦急的喃喃。

然而,话还没说完呢,她耳边突然的响起一声冷笑,“还没怎么样?我娘没出事,你很失望吧!”

白姣娘闻声,心中大骇,慌慌转身就看,就在沈清秋站在她身后,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小脸儿挂满冷意。

“沈,你是沈姑娘?你瞎说的什么胡话?我,我完全听不懂!”白姣娘又惊又骇,瞧着沈清秋的眼神露着股心虚惶恐,却又不肯示弱,强迫着大声道:“当真不愧是戏子养出的女娃儿,好生没礼貌……”

“我好歹是给先夫人守过孝的,是正经的候府小姐,你这个外八路的拖油瓶,竟是一点礼仪都不知,我都没求着你给我问个安,行个礼,单说……”

“你怎地能拿匕首指着我,那是小姑娘该拿的玩意儿吗?”

她先声夺人,大声指责着。

心里却慌乱的想,她做的那事根本没有破绽,就连买通绣娘,都是暗示府里人做的,这姓沈的小丫头肯定是不知从哪听来的一、二风声,跑来诈来她呢?

她不会有证据的。

自己只要不承认,谁都不奈她何?

“白姣娘,你的那点勾当,顾彦维全都交代了,你是手段够狠,行事毒辣,找着我娘最喜庆的日子做手段,我承认,要让你成了事,我娘的处境的确是难办……”

沈清秋稚嫩的小脸儿布满寒霜。

她娘本不是再嫁妾,哪怕有个‘圣娘娘’的名头,经皇帝赐婚,终归身份跟顾庸不匹配,若大婚之日,婚衣脱落,露出身子……

白姣娘是想让她娘死啊!

沈清秋眼底闪过深刻的怒意,唇边勾出冷笑,“不过,白姣娘,你手段够毒,识人的眼睛却是不利,顾少卿那样的废物,你到是肯信他,把秘密交听给他,可惜啊,他辜负了你的信任,我不过威胁了他两句,他就算全盘脱出,把你给卖了!”

她冷声,白嫩小脸浮着冷静。

气势骇人之极,把白姣娘唬的直往后退,心里又惊又惧。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明明是个几岁的小女童,可爱稚嫩,身量都未足呢,怎地就这么大的脾量?

她单瞧着都两股颤颤。

“你,你你胡说些什么,什么四少爷,我,我听不懂……”

白姣娘慌乱的想要否认。

“你在我娘喜服上动了手脚,想让她在宴客时丢人,这事有她的喜服做证,那衣裳我已经让陈妈妈收起来,送到徐老太君当面了,又有顾少卿做证,白姣娘,这事你否认不了!”

沈清秋淡声。

白姣娘心虚极了,“没有,我没有!!沈清秋,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明……什么四少爷做证,什么喜服?跟我没有关系,我根本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绝不会我没做过的事,至于四少爷作证,哦,我明白了,是你,肯定是你和柳氏那贱人威胁了四少爷,让他来害我!”

“是柳氏,是柳氏她嫉妒先夫人,容不下我这替先夫人披过麻,戴过孝的人,所以你们弄出这等事要除掉我。”

“冤枉啊,我冤枉!”

白姣娘脑筋急转,恶人先告状。

沈清秋不耐的看着她,小小脸儿突地笑了,转着匕首上前,她猛地一个跃身,抬腿踢到白姣娘的膝盖上。

狠狠一踩。

“哎啊!”白姣娘疼的美艳脸庞扭曲,滚地葫芦般翻倒,“我的娘啊,沈清秋,啊啊啊……你个野崽子,你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不够明显吗?我在打你啊!”

沈清秋轻声,笑容满面,但手下却是不停,将白姣娘踢打的哀哀直叫,满地翻滚。

她的身手之不凡,那是顾庸都认证的,足够跟几个成年大男人人对抗,白姣娘一个内宅弱女子,哪是她的对手,不过些许功夫,气息便有些奄奄了。

“谁跟你讲证据了?白姣娘,我把那喜服交给徐老太君,不过是给她个除掉你的理由罢了,你个半主半仆的玩意儿,我要杀你很难吗?”

“跟我要证据?你配吗?”

“既敢害我娘,你就得承担后果!”

沈清秋冷笑着,小小的身子,在白姣娘眼里,如同恶魔般。

“救命,呜呜呜,老太太,四少爷,救我,我,呜呜呜,我不要死啊,救我,老夫人啊,杀人啦,拖油瓶在候府杀人啊!”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