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七章 大事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七章 大事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一个外来拖油瓶子,要硬生生被打死候府姑娘了,救急啊,老夫人,我冤啊!”白姣娘鬼哭狼嚎的喊。事到而如今,她还得歪派沈清秋。但是,丝毫不被她的话影响,沈清秋更有甚者有些想笑,“白姣娘,认识到事实吧,你喊谁都没有用?徐老太君早已选择放弃你了,你瞅瞅,她上次偏偏事到如今,她还要歪派沈清秋。。...

精彩章节

“一个外来拖油瓶子,要生生打死候府姑娘了,救命啊,老夫人,我冤枉啊!”

白姣娘鬼哭狼嚎的喊。

事到如今,她还要歪派沈清秋。

不过,丝毫不被她的话影响,沈清秋甚至有些想笑,“白姣娘,认清事实吧,你喊谁都没用?徐老太君早就放弃你了,你瞧瞧,她刚才明明都看见你了,可却把眼神转走……”

她说着,俯身掐住白姣娘的脸蛋,强硬着把她的脸扭转方向。

白姣娘满脸的血泪,目光模糊的看过去,果然瞧见徐老太君扭着身儿,装做若无其事的模样。

她明明瞧见自己了,她要被放弃了。

明明,徐老太君也是不喜欢柳氏的,早先还抱怨过,柳氏的身份会给候府丢人,她一直以为老夫人会保她。

“我错了,沈姑娘,姑奶奶,我错了,我不是故事的,我,我认打,我认罚,我愿意跪着给柳氏,不,不,是候夫人认错,从此伺候她塌前枕后,给她叠被洗脚,求姑娘,求沈姑娘饶我一命吧!”

“放过我,我不想死啊!”

她悲鸣着。

然而,这样咬人的毒蛇,沈清秋却是不想放过的,也有心要拿白姣娘的命给柳氏立威。

毕竟,她本就出身不高,入主候府,那是万人不服,多少双眼睛看着呢,白姣娘这般陷害的要是都能被放过,日后,谁还会尊重柳氏。

到不如杀鸡敬猴,让那帮子势利眼仔细看看,得罪她娘是什么下场。

她娘身份不够,那就让她来帮着立威好了。

敢惹好娘,且看看有几条命有填的。

沈清秋早下了决心,全没理会白姣娘的哭求,挥着匕首,对着她雪白的脖子,轻轻抹去。

白姣娘眼睛突地瞪大,悲声变小,身体刹时僵硬。

血慢慢流出来。

沈清秋平静若常,俯身探了下她的鼻息。

死了。

“你们过来将她抬走,大喜的日子,莫要让我娘瞧见了,没的晦气。”她起身,用稚嫩的嗓音说出这样的话。

她对候府仆人招手。

几个管事老妈子颤颤兢兢,不敢上前。

亲眼看着白姑娘被活活抹死,她们三魂都没了两魂半,“我的娘亲哦,这是哪里来的活煞星,不是说,只是个小官家的野丫头,下堂妾的女儿,怎么这样凶煞!”

“快快闭嘴吧,你有几个脑袋够她抹的?”

“我的老天。”

管事老妈子们推搡着。

都是候府世仆,她们本心没把柳氏这个带着拖油瓶嫁进的下堂妾看在眼里,左思右想的,是过后怎么给下马威,让她知晓知晓她们这些‘二主子’的厉害,可如今……

沈清秋这一个杀鸡敬猴,可把她们骇的两股颤颤,大气都不敢出了。

“过来抬人啊,怎么?我这继小姐说话不好用吗?”沈清秋抬高声音。

稚嫩的小脸儿闪过抹严肃。

管事老妈子们刹时身子一僵,狗屁颠儿似的跑过来了,嘴里连声奉承,“不敢不敢,姑娘是夫人亲生,候爷都认了您了,你就是候府板上定针的小姐,是我们的主子,说话哪能不好使?”

“好使好使,在没那么好使的了!”

“奴婢们这就让人把白姑娘……不,不,白氏抬走,不碍了小姐的眼。”

老事老妈子们忙不迭的说,颤着声音招人男仆,径自把白姣娘的尸身抬下去,又怯怯的问:“沈姑娘,这,这白氏的尸身……奴婢们往哪儿放啊!”

“她陷害候府主母,以仆犯上,自是扔到乱葬岗以儆效尤了!”

沈清秋低声。

“这,这……”管事老妈子们满脸犹豫。

沈清秋便睨她,似笑非笑,“怎地?你是她什么人?到是舍不得了?还想给她好陪葬不成?”

“没有没有,只是,白氏好歹给先夫人守过孝,老奴是怕您在老太君面前不好交代啊!”管事老妈子忙奉承。

沈清秋便冷下脸,“这事我自有分寸,老太君那里我去讲,你听命行事就是。”

“莫要跟我多言。”

“是是。”瞧着小小女童姣美的容颜冷下来,眸子像是含了冰,管事老妈子们瞬间静若寒蝉,在不敢多说什么,跪退着自去行事了。

在柳氏和顾庸甜甜蜜蜜的新婚之夜,白姣娘的尸身被扔到了乱葬岗。

没几个时辰的功夫,整个候府,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顾少卿自也得了消息,他本就跟白姣娘有些关系,又自知是因他嘴不严,所以才让美人儿没了命,万万没想到沈清秋个小小女童能下那样狠手……

几番焦急恐惧之下,他直接病倒了。

当夜发了高热。

他是候府的继承人,这般病了,自是大事,除了正在洞房花烛着的顾庸和柳氏没人敢打扰外,整个人候都闹的人扬马翻,徐老太君在他床前守了半夜,直到他的热退了,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正院。

“要我说,那沈小姑娘也太野蛮凶煞了些,白氏好歹是给先夫人守过孝的,哪怕没上祖谱,也不是个等闲的丫头可比,她说杀就给杀了,怎么有那么大的戾气?”

正房里,赵妈妈捧着银盒,跪在徐老夫人面前替她揉脚,满脸都是心疼,口中也抱怨着,“想处理白氏,不能禀报一声?到是当场就给杀了,把四少爷吓成地般,还累的老夫人奔波!!”

“果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妾养的庶女,真真上不得台面。”

玻璃软塌前,轻曼布帘微微垂着,华发老妇满面疲惫静坐,一向棉布衣裳的赵妈妈跪坐塌,一边给她揉脚,一边心疼的骂着。

“我的老夫人啊,您这辈子富贵无双,哪受过那样的委屈,老奴但凡想着,明儿您要受那下堂妾的跪,接她手里的茶,听她叫您‘母亲’,老奴就替您难受……”

“候爷真真是太不懂事了,您是他的母亲啊,母子哪有隔夜仇,他怎能那样伤您的心?”

赵妈妈哭天猴地。

徐老太君瞧着她,听她如此以奴犯主的话儿,心里有些不自在,有心斥她几句,又知这老奴才陪她半辈,是真心替她难受才会如此,便也狠不下心来,只得轻轻叹道:

“得了得了,快别说了,柳氏都已经进门,天地都拜了,洞房也入了,说的这些又有何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