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三章 不满意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阿庸那天魔星,那样煞气蛮横的脾气,我这当娘的拨弄不了,他既看中了柳氏,横坚都要娶进府,我能奈他如何?”“娶都娶了,你莫在在说那些不好听话,柳氏将来是咱们候储的女主子,你且得敬重着她,就得紧过日子吧!”“哎,老奴是替您愤懑啊!哪是您不得紧过赵妈妈微微抽泣着,眼里闪过恨。。...

精彩章节

“阿庸那天魔星,那样凶煞霸道的脾气,我这当娘的摆弄不了,他既看上了柳氏,横竖都要娶进府,我能奈他如何?”

“娶都娶了,你莫在在说那些难听话,柳氏日后就是咱们候储的女主子,你且得尊敬着她,就好生过日子吧!”

“哎,老奴是替您不平啊!哪是您不好生过日子?那下堂妾,哦,不,是候夫人做的太过了,她那女儿在婚宴上生生杀人,还是杀的白氏,可真是太没把咱们府看在眼里了。”

赵妈妈微微抽泣着,眼里闪过恨。

白姣娘是拐着弯儿的外甥女,跟她沾亲带故,对她很是孝顺,当初,白姣娘给先夫人扬帆守孝,还是她给出的主意,本想着在等些日子站稳脚跟,她就要推着白姣娘上位,做不成继夫人,也要当个贵妾,哪成想……

竟是被沈清秋那么个丫头崽子给杀了!

她的姣娘啊,活生生被抹了脖子,尸身都扔到乱葬岗里,连个好坟都没得着!

“老太君,那对母女真真太霸道了,她们笼着候爷,我真替您的日后担忧啊!”

赵妈妈小声,极尽挑拔之能事。

“行了,我都发话,你莫说了!”

徐老太君沉下脸,面上斥了老仆,可心底却终归因她的话而落下了烙印。

赵妈妈缩在脚塌上,仰头瞧着主子的脸色,嘴角勾出抹恶毒的笑。

——

候府里,因着死人和顾少卿发烧之事闹了整晚,人心不安,只有顾庸和柳氏居住之处齐乐融融,一派暖意。

清晨时分,日头照进窗笼。

鸳鸯锦被里,一只修长柔软的手伸出来,轻轻掀开帘子。

柳氏着一身白衣,满面春色的想探出身子穿鞋,她身后,突的粗壮手臂揽过柔软肢枝,猛地往后一带。

低沉沙哑的笑声传来,“好柳儿,这才几时啊?怎地就要起来?看来是为夫昨夜不够努力,竟让你还有力气?”

顾庸英俊的脸庞出现。

柳氏羞的满面飞红,回身锤他,“好贼子,光天化日说的什么混话?你瞧瞧都几时了?在不起的话,请安就要晚了!”

“赶紧起来!”

她催促着,回身推开顾庸的手,美目嗔怪的撇她。

顾庸半边身子都酥了,笑着摸了摸下巴,听话起身。

这时,柳氏扬声喊,外头,以陈妈妈为首的奴仆们捧盆拿衣的进来。

“奴婢们给夫人请安。”

顾庸院里的四个一等丫鬟并几个老妈子,都恭恭敬敬的跪到柳氏面前,给她磕头。

昨儿经了沈清秋那场杀鸡敬猴,她们在没有压新夫人一头的蠢念头了!

人家的女儿真真厉害,立刀能杀人呢!

谁敢往上撞?

“都起来吧!”柳氏挥手叫起。

陈妈妈递出早准备好的打赏荷包。

众婢女老妈子们这才松了口气,感恩起身,服侍着顾庸和柳氏梳妆穿衣,一切收拾妥当了,柳氏才问,“你们姑娘呢?可起了?”

“回夫人的话,沈姑娘早便起了,刚刚还派金彩过来问,什么时候能请安呢!”

“哎啊,快快把她叫过来!”

柳氏闻言忙说。

“诺。”婢女领命,转身离去,很快,沈清秋就带着金彩来了。

“娘安好。”一步迈进房间,沈清采先给柳氏请了个安,随后,目光撇了大马金刀坐在床上的顾庸一眼,有些不甘不愿,却还是微微蹲身,“女儿给父亲请安。”

她小声嘟囔。

顾庸到是浑不在意,看着平日‘天老大、地老二、她老三’沈清秋管他叫‘父亲’,他心中意气洋洋,很是宽容的挥手,“清秋不用多礼,叫爹就行了!”

娶了柳氏,他就是沈清秋的爹。

年过三旬,有过妻妾,但顾庸却是膝下空空,世子都是过继旁人的,这给当爹的经历,真真是第一回,瞧着沈清秋的小模样儿,一身粉嘟嘟的衣裳,小脸儿团团的,可可爱爱的干净女娃儿……

他当爹了!

膝下有了女儿!

这感觉真真是说不来的新奇,顾庸笑着摸摸下巴,随手掏出个荷包,冲沈清秋招招手,“来来来,乖女儿,爹给你个见面礼。”

他笑容满面。

沈清秋弩弩嘴,脸上好大不情愿,却也没说什么,上前接过荷包放进怀里。

昨儿,顾庸没阻止她杀白姣娘,甚至拦了徐老太君的人,算是很护着她娘了,单这事儿……唉,罢了,她就勉强认下这个继父吧。

沈清秋坐了下来。

外间,奴婢们送了早膳进来,摆下桌儿盘儿,新进三品之家开始用餐,闲谈间,难免提起昨日之事。

“清秋,我的儿,你那手段着实有过了,白氏哪怕做错,好歹禀了老夫人,请她处置,你私下了结她,终是有些不妥……”

柳氏叹声说。

她到不是觉得女儿不该杀人,或是她婚礼闹出人命晦气,而是怕女儿因这遭事引得候府内主子们不满……

毕竟,她再嫁之身坐高位,女儿又是姓沈的,难免要谨慎小心些。

便是那高门大户的贵女嫁到夫家,都要做小伏底三年呢,更何况是她们了!

“娘,你也太小心了。”沈清秋抬头瞧了她一眼,口中不满的嘟囔,然而,柳氏却垂下眉,对她摇头,“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

她无奈妥协了。

到是顾庸,闻言浑不在意的摇头,“小柳儿用不着这样小心翼翼,你是我顾庸的妻子,自有我护着,既敢算计你是死罪,清秋做的好,她便是昨儿不杀,我今日也会要那白姣娘的命!”

“清秋是个小姑娘,我不怕好戾气太重,旁人讲究她嘛!”

柳氏脸上带着甜蜜,口中软软抱怨。

“我顾庸的女儿谁敢说?将门虎女就该如何!”顾庸大笑。

柳氏便锤他,“什么将门虎女?偏跟你学个土匪样儿。”

她笑斥,随后,便没在说什么。

三人很快用完了膳,收拾妥当便出一屋,准备去给徐老太君请安。

坐上轿子一路来正院,门口,赵妈妈嘟着脸迎上来,“夫人当真好生慢,老太君都您许久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