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十九章 请安风波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33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她沉声,一脸不不愿意。柳氏闻言心中有些焦躁,低声埋怨顾庸,“早曾说让你快些,究竟但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了。”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很好看啊!“不妨事,母亲年迈,本就起的早,也不是特地为了等你。”顾庸闻言宽慰。赵妈妈听着心中暗恨,她本是想给柳氏个下马威,谁知柳氏闻言心中有些不安,小声抱怨顾庸,“早说过让你快些,到底还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好看啊!。...

精彩章节

她沉声,满脸不愿意。

柳氏闻言心中有些不安,小声抱怨顾庸,“早说过让你快些,到底还是晚了,累的婆母久等。”她这新媳妇面上不好看啊!

“无妨,母亲年迈,本就起的早,不是特意为了等你。”

顾庸闻言安慰。

赵妈妈听着心中暗恨,她本是想给柳氏个下马威,谁知候爷到护着这个贱人,果然狐媚子有些手段,“候爷,夫人,沈姑娘,您们请吧。”

她高声。

刻意在‘沈’字上加重音量,想着沈清秋个拖油瓶,哪怕在凶煞初来乍到恐都敏感,先捏她一捏,谁在沈清秋却浑不在意。

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到是顾庸对她皱起眉头。

赵妈妈心里气的都快炸了,但在顾庸的威摄下,却又有些怯,再不敢做什么小动作,老老实实领着众人进了正屋。

高堂之上,徐老太君早已端坐。

有女婢捧上茶来,又往上地辅了膝垫儿,顾庸和柳氏忙上前,齐齐跪倒。

“儿子给母亲请安。”

“儿媳给婆母见礼。”

两人捧着茶,恭敬齐声。

徐老太君垂头瞧着他们,目光慈祥扫过儿子,划到柳氏身上时,却又有些复杂和不喜,伸手先过顾庸的茶碗,以轻轻抿了一口,低声道:“我儿已成家,便好生过日子吧。”

随后,掏出个荷包递给他。

顾庸收起,尊声道:“是。”

到此,礼仪都进行的很顺利。

只是跪在顾庸身边的柳氏,面色却是有些潮红,眼底隐隐流露出痛苦的神色,端着茶碗的指尖微微有些泛红,明显情况有些不对。

然她是跪着,脸儿又垂的低,根本没发现她的不妥,只有沈清秋个儿小,身量不足,又一直注视着她,瞧着她端的那杯茶飘出枭枭白烟儿,柳氏的指头都烫出泡来了……

不对,那茶水温不对!

有人害她娘!

沈清秋眉眼猛地一厉,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拽过柳氏,把她里的茶碗抢过来,发现果然烫的厉害,“这热茶,谁想喝谁喝吧!”

她怒声,挥手将茶碗执到地上。

‘呯’的一声,茶碗碎裂,热茶迸溅出来,周遭丫头老妈子俱都被烫了个正着,就连顾庸都被播及,手背都红了。

“哎啊!”徐老夫人也被烫了裙面儿,又惊又疼的站起身来。

一杯热茶砸到下来。

地毯直冒白烟儿。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又惊又怕,几个胆小年纪浅的,还直接叫惊呼叫出声来。

“反了天了,沈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哎啊,奴婢的老夫人啊!”

赵妈妈哭天抢地的扑到徐老太君脚下,捧着她的裙子连声哀叫,做出副天要塌了的模样。

徐老太君怔怔站着,她的裙子足够厚,热茶根本没浸透她的衣裳,她方才站起,说的疼痛,到不如说是惊吓过度。

这会儿,她有些懵。

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清秋~~”柳氏跌坐在上,面上又是惊又是怯,脸上茫然又委屈。

“娘,你的手怎么样了?烫的严不严重?”沈清秋谁都没管,径自回到柳氏身边,执起她的手担忧的问。

小小脸儿团着,眉头皱的死紧,瞧着柳氏烫出泡的手掌,她回头怒声道:“都是瞎了不成?主母成了这个模样,还不快去请大夫?”

“陈妈妈,你回院儿去,到我房间箱里取伤药过来,问金彩就是,她知道哪个是。”

“哎,是是。”

如果一番变故,陈妈妈早就懵了,压根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来,然她终归疼柳氏至深,只瞧那她掌心那一串儿的泡,便心疼的没了章法,只顾点头,转身慌慌的跑了。

“娘没事,清秋你别这般。”柳氏终是回过神来,知晓女儿是替她仗目,心里感动的同时,便劝她压下火来。

初时接了茶,感觉那热度,她便知道是有人要整治她,借着请安的时候给她下马威,她心是自生气的,可大喜的日子,婆婆又当了面,便想先忍下来,以图后效,谁知……

女儿竟是这样的暴脾气。

“我看你不像没事的样子。”沈清秋冷着小脸儿,起身从徐老太君桌上拿起顾庸给她敬的茶——

哼,到是温凉。

沈清秋眼里闪过抹怒,却没顾说什么,而是径自把茶到柳氏手上帮她解热。

“没了王法了,哪有新媳妇这般作事……”赵妈妈哭天抢地,锤着徐老太君的裙摆嚎陶,“我的老夫人啊,您真是可怜!”

眼底却闪着恶毒和兴奋,好家伙,本是想着整治整治柳氏,压她下马威,给她可怜的姣娘抱仇,没成想,这贱人的拖油瓶竟这般不沉着,竟如此放肆!!

好好好,她们可是得罪了老夫人……一个新媳妇,进门得罪当家婆婆,且看她有什么好下场?

赵妈妈拍着地,“哪有这样的没章法儿……”

她拼命拱火,想让徐老太君出面。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沈清秋可不止是不沉着,她放肆的着实厉害,猫儿眼猛地一横,冷漠扫过赵妈妈,瞧着粗壮满脸横肉老妇的作态,她便明白,今儿她娘这遭罪,应就是她做的。

刚刚,那茶也是她递给她娘的,怎地能感觉不到热?

“好个刁奴,你敢暗算主母!”

猛地站起身,扬起巴掌,沈清秋毫不留情的大步上前,一个大耳光就把赵妈妈扇到在地上,复又抬脚直踢她的腰腹。

赵妈妈被扇的吐出牙来,真的惨叫出声,“哎啊,哎啊!老夫人救命啊……”

“沈清秋,你做什么?”徐老太君惊声,苍老脸庞带着怒。

柳氏忍不住挣扎起身,想挡在女儿身前。

沈清秋却是丝毫不惧,冷冷一笑,她指着赵妈妈道:“老太君,这老奴才给我娘上的茶都快能烫熟鸡蛋了,将她的手惹出一串泡来,她既然敢以奴期主,我做的女儿,难道不能替她撑腰不成?”

“我,我没说不能,可总要查清楚,阿赵贴身我伺候半辈子了,你为难你想做甚?”徐老太君一怔,本能反驳。

沈清秋仰着头,刚想说话。

一旁,一只大手突然拦住了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