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嗜好

谜尘暗事小说:第9章 嗜好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06-11 18:26:32
谜尘暗事

谜尘暗事

阔太太唐婉跟神秘的的情人在宾馆销魂的时候,儿子突然间神秘失踪了,案情正自扑朔迷离,丈夫突然间又出了车祸,一切都好像有一只看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控,却又无迹,未曾想,最后侦终于,随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不到两分钟,暴风雨终于来了。。

作者:微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权少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老师又歪着脑袋把照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最后地说:“像是是这个男人,但是,两个人的神情相差近太大,照片中这个男人,嗯,怎么说呢?借用流行的的说法,看上来很阳光,而接说完,好像又不自信了,马上又推翻了刚才的结论,补充道:“我也只是第一印象,并不能肯定就是照片中的男人,我可不想冤枉好人,这个男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做坏事的人。”。...

精彩章节

老师又歪着脑袋把照片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最后说道:“好像就是这个男人,不过,两个人的神情相差太大,照片中这个男人,嗯,怎么说呢?套用时下的说法,看上去很阳光,而接走男孩的那个男人则一副心思重重的样子,或者说挺阴沉的。”

说完,好像又不自信了,马上又推翻了刚才的结论,补充道:“我也只是第一印象,并不能肯定就是照片中的男人,我可不想冤枉好人,这个男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做坏事的人。”

至此,唐婉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了,得到的只是一个是似而非的答案,不过,基本上已经把他的嫌疑排除了。

因为,从保安提供的宾馆监控录像来看,昨天那个男人压根就没有离开过宾馆,即便他有隐身术,可如果小虎真是他亲自接走的话,娱乐城的老师应该能通过照片把他认出来。

毕竟过去的时间并不长,老师如果跟他打过照面的话怎么能认不出来呢?可老师显然没有把握,眼下也只能说这是另一个巧合,很显然,一个跟自己情夫存在某种相像的男人接走了自己的儿子。

既然排除了怀疑,唐婉对男人的那股恨意也随之消失了,不过,儿子被绑架终究跟他有间接的关系,所以即便不再恨他,可还是耿耿于怀。

说实话,唐婉本来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一旦宾馆监控录像显示情夫半中间曾经离开过客房,或者娱乐城的老师认出他就是接走小虎的男人,那么,她也豁出去了,为了儿子,她将向丈夫和公公和盘托出自己出轨的事实。

不管后果怎么样,他都要让周继尧把这个男人碎尸万段,反正自己也算是受害者,即便出轨也是非典型出轨,而是因为中了美男计。

幸运的是现在终于排除了情夫的嫌疑,她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罪孽多少减轻了一点,起码儿子的灾祸不是自己直接带来的。

就像公公说的那样,既然已经有人盯上了小虎,这件事迟早都会发生,严格说来,自己和小虎都是无辜的,真正的祸根还是在于周家父子太有钱了。

所以,他们才是猎人真正的目标,只是他们身边保镖成群,不容易下手,所以,自己母子反倒成了罪犯眼中的猎物。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钟了,可仍然没有绑匪一点消息,这种反常现象不仅唐婉焦急,就连周继尧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因为绑匪在人质到手之后一般很快就会索取赎金,毕竟,人质在手里时间越长,风险就越大,越有暴露的危险,除非人质已经死亡,否则不大可能拖延这么长的时间。

快到中午的时候,唐斌已经两次给周继尧打电话,催促他尽快报警,唐婉也随后打电话含蓄地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这对周继尧形成了压力。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救回了孙子那倒罢了,万一救援失败,到时候唐斌夫妻肯定会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甚至连儿子,儿媳妇都会责怪自己耽误了让警察参与营救的宝贵时间。

不过,周继尧是个杀伐果断、甚至有点刚愎自用的强势人物,其他的人的意见一般听不进去,即便唐斌一再催促,可他还是不想让警察参与进来。

实际上,担心绑匪撕票并不是周继尧拒绝让警察参与营救的主要原因,最重要的还是他不想把警察的视线再次集中在他的身上。

因为半年前,市公安局刚刚结束对他公司的一项调查,尽管有惊无险,可他知道,还是有不少警察暗中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所以,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他绝对不想惊动警察,并且他认定孙子的事情最终能够用钱摆平。

此刻,周继尧在丰华投资集团总部最高层的豪华办公室里有点躁动不安,他不停地看着手表,一边在硕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踱着,而他的助理喻后红则一声不响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眼睛随着老板的来回走动而转来转去。

最后,周继尧好像有点忍不住了,冲喻后红恼火道:“你就不能说点什么吗?我无法忍受这种死一般的寂静。”

喻后红好像并不惧怕周继尧,一脸委屈地说道:“老板,我倒是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昨天晚上都已经说完了,再说也是老生常谈,难道你想听吗?”

周继尧哼了一声,走到自己硕大的办公桌后面,一屁股坐在了老板椅上,拿过一支烟点上,深深吸吸了一口,然后就仰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

喻后红站起身来悄无声息地走到周继尧的背后,伸出双手开始轻柔地按摩着他的太阳穴,然后柔声细语地说道:“你现在肯定没心思听业务上的事情,那我就来说说对小虎被绑架的一点猜测,我姑妄说之,你姑妄听之,不管对错,我都不承担责任。”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你不用吞吞吐吐,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对不对我自有判断。”

喻后红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我个人认为小虎在这个节骨眼上被绑架绝对不是偶然的,背后恐怕有更复杂的原因,或者说更深层次的动机。”

周继尧慢慢睁开眼睛,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烟扔在烟灰缸里,一只手伸到后面,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女助理的腰,嘟囔道:“这个节骨眼上?”

喻后红并没有躲避,一边小声说道:“老板,这话难道还用得着我明说吗?凭你的阅历,恐怕昨天晚上得到孙子被绑架的消息那一刻已经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

周继尧没出声,喻后红继续说道:“我有种预感,绑匪可能永远都不会来电话了。”

周继尧收回自己的手,慢慢站起身来,扭头盯着喻后红问道:“你的意思是小虎已经遇害了?”

喻后红急忙摇摇头说道:“我可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绑匪绑架小虎不一定是为了钱。”

“不为钱为什么?”周继尧问道。

喻后红把周继尧按在椅子里坐下,然后继续揉弄他的太阳穴,一边说道:“也许是为了你前不久在公开场合说的一句话。”

周继尧惊讶道:“我的一句话?什么话?难道我一句话就给小虎带来了灾难?”

喻后红把嘴凑到周继尧耳边,吹气如兰地说道:“那天你当着全家人的面和公司几个高管的面说,你起码还能活二十年,这样就有时间把小虎培养成周家的继承人了。”

周继尧闭着眼睛半天没出声,最后说道:“那不过是我酒后随便说说,怎么?难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不想让小虎成为我的财产继承人?

如果没有了小虎的话谁受益?建民吗?他可是小虎的亲爹,难道你认为建民会为了继承权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喻后红急忙说道:“我可不想做这种推断,不过,像你这种地位的人,说出来的话没人会认为是酒话,再说,你心里难道不正是那样想的吗?”

周继尧伸手在喻后红的后背抓了一把,骂道:“你这小妖精,难道你还想挑拨我们的父子感情?我知道建伟偷偷碰过你,你该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往他身上泼脏水吧?”

喻后红惊讶道:“哎呀,董事长,怎么连这点事你都知道啊。”

周继尧嘿嘿干笑道:“别看我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可下面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喻后红好像是为了逗老板开心,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建伟那点嗜好啊,那你说说,建伟都碰过谁?”

周继尧没有回答喻后红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思地说道:“这狗日的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家里放着个美人不闻不问,反倒在公司里偷鸡摸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喻后红小声道:“老板,你见过小狗追汽车吗?”

周继尧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喻后红笑道:“小狗追汽车无非是追着玩而已,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想开车,据我所知,公司几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都被碰过,可跟他都没有深层的关系,说白了,也就是摸摸而已。”

“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周继尧问道。

喻后红笑道:“为了展示自己男子汉的气魄。”

周继尧好一阵没出声,随即叹了一口气,再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只见保安部长孙乾走了进来,他对喻后红帮老板按摩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并没有感到大惊小怪,而是走到办公桌前问道:“老板,绑匪来电话了吗?”

周继尧睁开眼睛,慢慢直起身来,反问道:“你忙活了一上午,有什么发现吗?”

孙乾摇摇头,说道:“我去公安局的科学信息大队调看了天福商厦附近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小虎的踪迹。

不过,我查看了商厦周围的环境,如果那个男人带着小虎从后门出去的话,监控录像就看不见他们。

从商厦后门出去是一条小巷子,那里没有摄像头,我问过商场的人,他们说商场为了给附近一个小区的顾客提供便利,后门从十点半就打开了,下午七点半才关闭,现在看来,那个男人应该是带着小虎从后门离开的。”

周继尧问道:“就这些?”

孙乾点点头说道:“也就这些了,目前看来商厦那边可能不会再有线索了,眼下也只能等绑匪来电话了。”

周继尧慢条斯理地说道:“刚才厚红分析说,绑匪有可能不会来电话,因为他们绑架小虎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

孙乾惊讶地瞥了一眼喻后红,一脸不解道:“不为钱为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复仇?”

周继尧一副不可置否的神情,犹豫了一下,摆摆手说道:“还是再等等吧,也许绑匪也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钱的话,二十四小时内必有消息。”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