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排兵布阵

谜尘暗事小说:第13章 排兵布阵

编辑:愁蝶未知更新时间:2021-06-11 18:26:39
谜尘暗事

谜尘暗事

阔太太唐婉跟神秘的的情人在宾馆销魂的时候,儿子突然间神秘失踪了,案情正自扑朔迷离,丈夫突然间又出了车祸,一切都好像有一只看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控,却又无迹,未曾想,最后侦终于,随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不到两分钟,暴风雨终于来了。。

作者:微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权少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市公安局局长陆涛本来准备回去,昨天女儿女婿要来家里吃饭时,一大清早老伴就发出警告他严禁因伤,可现在的获知唐斌的外孙、周继尧的孙子被被绑架,登时就把老伴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在车二十分钟之后,市公安局二分局局长廖明亮赶到了局长办公室。。...

精彩章节

市公安局局长陆涛原本打算回家,今天女儿女婿要来家里吃饭,一大早老伴就警告他不得缺席,可现在得知唐斌的外孙、周继尧的孙子被绑架,顿时就把老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在车里面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急匆匆赶回了自己办公室。

二十分钟之后,市公安局二分局局长廖明亮赶到了局长办公室。

“陆局,什么事这么急?难道发生了什么大案?”廖明亮一进门就问道。

廖明亮今年三十七岁,比陆涛几乎小了十几岁,当年陆涛在南山区派出所当所长的时候,廖明亮还只是一名年轻的刑警。

不过,随着陆涛职位的升迁,廖明亮也一路攀上,等到陆涛出任市公安局局长之后,廖明亮也当上了二分局的副局长。

两年前,因为组织侦破420强奸杀人案而受到嘉奖,正好二分局老局长倪志军退休,陆涛借机将廖明亮扶正了,所以,廖明亮可以说是陆涛一手提拔起来的分局级领导,也是市公安系统比较年轻的分局长之一。

陆涛并没有马上回答廖明亮的问题,而是拿出两支烟,丢给廖明亮一支,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不是大案,我也不会这么晚叫你来了。”

廖明亮狐疑道:“最近南召市挺太平,如果发生大案要案我怎么会不知道?再说,如果真是大案要案的话,也轮不到分局插手啊。”

陆涛没有回应廖明亮的质疑,而是喷出一口浓烟盯着廖明亮问道:“我记得两年前二分局侦破420强奸杀人案以后,你手下有三名刑警受到了表彰,你说说,这三名刑警目前都在什么岗位?”

廖明亮似乎有点糊涂了,不明白上司专门召自己来为什么为谈两年前的案子,并且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凶手也已经被击毙。

“陆局,我有点糊涂了,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了。”廖明亮不解地问道。

陆涛摆摆手说道:“你先别管我为什么,说说这四个人目前的情况。”

廖明亮犹豫了一下说道:“人目前都还在二分局,一个在下面的派出所当所长,另一个是分局刑警队副队长,还有一个是女同志,眼下在经侦大队。”

陆涛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下,问道:“这位女警叫什么名字?”

“祁菲。”廖明亮一头雾水地说道。

“三个人里面就她没有提拔吗?”陆涛问道。

廖明亮笑道:“怎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一碗水没端平吗?她今年才二十六岁,虽然在420强奸杀人案中表现突出,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历练历练。”

陆涛摆摆手,还是不回应廖明亮的话,而是自顾说道:“你说说这个祁菲的个人情况,包括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

廖明亮听上司了解祁菲的个人情况,并且还了解的这么详细,忍不住暗自寻思,难道上司要重用祁菲?

没道理啊,陆涛也就是在去年的表彰大会上见过祁菲一面,可以说名字都对不上号,怎么会突然提拔她?

心里这么想,嘴上一板一眼地介绍道:“祁菲,女,二十六岁,三年前毕业于本地警校,没有特别的家庭背景,她父亲是市工商局一名普通的公务员,母亲是中学教师,她是独生女。

据她自己的说法,当初她也没有想过要当警察,可高考的时候分数太低,无奈,只好选择了本地的警校,不过,现在看来,她对警察这个职业还是比较认可。”

陆涛打断廖明亮问道:“个人能力怎么样?”

廖明亮犹豫了一下说道:“可以说很优秀,脑子快,综合素质也不错,我不得不承认,当初在侦破420强奸杀人案的时候,她只是做为联络人参与到专案组,可没想到最后却给我们的侦查方向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所以,我才给了她一个三等功。”

陆涛点点头,笑道:“不过,还有一个特质你没有介绍,你不觉得她很漂亮吗?”

廖明亮一愣,随即笑道:“陆局,原来你认识她?”

陆涛没好气地说道:“怎么?难道我没眼睛吗?听说她还是咱们公安系统的三朵警花之一,不过,我对她的个人情况并不了解。”

廖明亮笑道:“所谓的三朵警花的说法我也有所耳闻,并且还知道另外两朵花,一朵就在市局,另一朵在南山分局,也许,那两个确实只是警花,只能欣赏,但祁菲绝对不仅仅只是警花。”

“既然是个小美人,应该早就有男朋友了吧?”陆涛似不经意地问道。

廖明亮摸出两支烟,递给陆涛一支,笑道:“陆局,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大晚上煞有介事的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谈这个?

说实话,祁菲有没有男朋友我可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单身,并且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局里的单身宿舍。”

陆涛正色说道:“之所以问这么多,当然不是跟你闲扯,我就不跟你打哑谜了,我需要一名女警去执行一个特殊任务。”

“卧底?”廖明亮惊讶道。

陆涛摇摇头说道:“广受瞩目的警花怎么能派去卧底?告诉你吧,一个小时前我得到一个消息,周继尧的孙子被人绑架了。”

廖明亮一听,吃了一惊,盯着陆涛怔怔地楞了一会儿,才惊讶道:“周继尧的孙子?那不也是唐副书记的外孙子吗?”顿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道:“得到消息?难道不是周继尧报案吗?”

陆涛摇摇头,说道:“很显然,周继尧不打算报案,他想用钱解决,当然,名义上是担心绑匪撕票,可我知道他担心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而是打心眼里不愿意让警方介入,原因我就不用说了。”

廖明亮似乎有点回过味来了,试探道:“你是想借这起绑架案让祁菲接近周家?”

陆涛说道:“准确点说是接近周家的少奶奶,当然,周继尧的孙子还是要想办法营救,除了祁菲之外,你再调派几个精明干练的同志专门负责这个案子。

记住,这是秘密调查,在没有眉目之前不得向外透露,周继尧的担心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兴师动众的话,有可能给人质带来危险。”

顿了一下盯着廖明亮问道:“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没有把这个案子交给市局刑侦支队吧?”

廖明亮犹豫了一下说道:“市刑侦支队办案动作太大,有可能走漏消息。”顿了一下小声问道:“既然周家没有打算报案,那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陆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没必要瞒你,今晚唐副书记亲自找我谈的,他的目的当然是希望我们能把他的外孙子找回来,不过,他也表态了,有关我们和周继尧的事情他不会插手。”

廖明亮低声道:“可420强奸杀人案和其他几个跟周继尧有关的案子都已经结案并停止调查了,难道你打算以绑架案为掩护再次重启调查?”

陆涛摆摆手,紧锁着眉头说道:“你不要孤立地看待这个绑架案,据唐副书记说,绑架案发生在昨天下午六点左右。

当时他的外孙子在天福商场的儿童娱乐城玩耍,可他的母亲却因为做美容忘记了接孩子,结果孩子就被人接走了,并且据说孩子跟这个来接他的人很熟,叫他叔叔,实际上陌生人也不可能把孩子接走。

这里面就有三个关键点,一是母亲怎么会因为做美容忘记了接孩子?据我所知,唐副书记的女儿有了孩子以后就把工作辞了,干脆做了全职太太,看孩子应该是她每天的主要工作。

所以,我觉得她可能隐瞒了什么,另一个焦点是那个接走孩子的男人,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能认识多少叔叔?

最巧的是,当孩子被接走的时候,商场刚好发生了停电,监控录像存在三十多分钟的空白,这难道真是个巧合?”

“难道没有目击者吗?”廖明亮问道。

陆涛说道:“娱乐城的一个老师倒是注意到了孩子被人接走,但昨天在那里玩的孩子太多,她也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她描述了这个男人的大概特征。”

廖明亮点点头说道:“那调查应该从天福商场开始。”

陆涛提醒道:“我说了,这是秘密调查,商场的人还不知道孩子的身份,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调查的时候不要透露敏感信息,另外,我这边让人查查本市的人贩子,看看会不会是他们干的。”

廖明亮若有所思地说道:“尽管目前案情还有待调查,但凡是跟周继尧有牵扯的案子绝不会这么简单。”

陆涛点点头说道:“我已经让唐书记约时间了,你让祁菲先跟唐婉接触一下,不过,你记住,有关本案的任何情况只向我一个人报告。

尤其是在调查中扯出其他的线索的时候一定要保密,你也知道,上面已经明确警告我了,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允许对周继尧立案调查,做为公安机关,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为本市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廖明亮笑道:“保驾护航是你的任务,我的任务主要还是破案,既然是绑架案,绑匪随时都有可能跟周家的人索要赎金,所以我监控一下有关家属的通信设备应该不越界吧。”

陆涛站起身来说道:“这个我不管,出了事你自己兜着,反正,摸老虎屁股是有风险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