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皇后寿宴

深宫帝姬传小说:第22章 皇后寿宴

编辑:春风酿酒更新时间:2021-07-22 15:57:04
深宫帝姬传

深宫帝姬传

她是在现代疯狂的的间谍女警,再次穿越成灭国公主,暴君强娶,诸吕相逼。皇上怒不可遏:朕视你如心头肉,你却有心于朕,那就用美人换江山吧!叶念惜一嫁改嫁,成了恶名臭名昭著的间谍皇这是城外荒石岭,身后便是万丈悬崖,摔下去必然尸骨无存。。

作者:雪倾听 状态:连载中

类型:游戏异界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叶念惜到御花园的时候,文臣武将的家眷了齐聚一堂于此,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嫔妃也都争相回来,熟识的三五半蹲成群结队,谈着琴棋书画刺绣女红,莺歌燕语欢乐不断地。诸多妙龄女子,花枝招展诸多妙龄女子,花枝招展,娇美动人。偏偏一个也不认识,叶念惜带着玉珠和绿珊独坐角落,吃着瓜子儿蜜饯。。...

精彩章节

叶念惜到御花园的时候,文臣武将的家眷已经齐聚于此,三宫六院的嫔妃也都纷纷过来,相熟的三五站立成群,谈着琴棋书画刺绣女红,莺声燕语欢笑不断。

诸多妙龄女子,花枝招展,娇美动人。偏偏一个也不认识,叶念惜带着玉珠和绿珊独坐角落,吃着瓜子儿蜜饯。

绿珊在宫里时间长,这些女子中认识不少,于是附在叶念惜耳边,一一介绍,出身门第,兴趣爱好,甚至是否婚配都说的仔细。

“那边几个,都是倾慕于云王爷,非要嫁给云王爷不可,可惜家中父母不同意,结果如今都快十八了,还未出嫁。今日定然又要缠着云王爷了。”玉珠在一旁插话。

“云王爷梦中杀人,玉珠,你可不要对他动心思。”叶念惜低声调笑。

玉珠撅着嘴巴,瞧向一众女子:“这园子里谁不多瞧云王爷两眼?就是死在云王爷的床上也是心甘情愿。奴婢身份低微,只是仰慕云王爷而已,怎会有非分之想。”

“哪天和云王爷说说,让你做他的侍女。”叶念惜这话引来玉珠一脸委屈:

“奴婢的心里只有主子。”

主仆三人有说有笑,自得其乐。

有女子认识叶念惜,指指戳戳,“那就是在青楼呆了多半年要嫁给乞丐的亡国公主。”引来讥笑。

“听说前几天还被灵贵妃给打了,真是够丢人的,我若是她,一头撞死得了。”有人附和,更是惹来一片哄笑。

玉珠气的直跺脚,想要冲过去与她们理论一番,叶念惜拦住了,淡淡的说道:“一群长舌妇而已,只会说人长短。我本是车璃国尊贵的公主,就算是亡国了,也还是个公主。怎能与她们争论,失了身份。至于沦落青楼,那是轩辕宸的错,有胆量当面跟他说啊。”眼角余光瞟向花园门口,明黄色衣袍闪现。

“你敢直呼皇上名讳?真是反了。”

那女子走上前,清脆一耳光甩来。叶念惜本欲躲闪,心中一动,啊的一声惨叫硬是挨了这巴掌。

“是朕同意的。”浑厚的声音响起,顿时花园里寂静下来。

“参见皇上。”

众人俯身施礼,叶念惜坐着未动,手捂着脸颊,委屈万分,只差落泪。

轩辕宸挽着静成皇后的手走了进来,极为不悦,并未让众人平身,而是一直走到了正中央,这才道:“朕与皇后来御花园看望众位,没想到竟听到这番言论,念惜公主之前的事情不许再提,朕若是再听到,定然割了那长舌妇的舌头。”

众人吓得不敢吱声,叶念惜起身谢皇上,轩辕宸伸手将她扶起来,“你我之间,何须多礼?”

“皇上既然如此厚爱念惜公主,不如早早纳了她为嫔妃,臣妾也多个姐妹。”静成皇后一副知书达理,温柔贤淑。

叶念惜的心里咯噔一下,又听得轩辕宸道:“今日是皇后的寿辰,朕怎会想着她人?”挽着静成皇后的手一直未松开。

叶念惜心里竟然一阵悲伤,他之前说过的心里只有自己一人,是真是假?

恰此时花园外传来高声阔论,一众文雅公子走来,有眼尖的看到了花园里的皇上皇后,急忙扯了众人来拜见。轩辕宸这才命众人平身,“谂弟,今日你负责照顾念惜公主,莫要让她受了欺负。”

叶念惜这才看到众人身后站着轩辕谂,今日他一身云蓝绸缎素雅长袍,在这群金衣玉带的公子中并不惹人注目。不过这一抬头仰脸,方显俊朗绝世,若众星捧月,将身旁的一众男子全部比了下去。

“念惜,你的脸颊怎么了?被人打了?”轩辕谂开口问道。

叶念惜点头,一旁的玉珠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轩辕谂冷颜看向那打人的女子:“李尚书的女儿李芳菲,本王提醒你,念惜不公可以直呼皇上和本王的名讳,还可以不与任何人行礼请安,你动手打她,有违皇命。该如何处置呢?”

李芳菲立即一脸委屈模样,楚楚可怜,娇声细语,“云王爷,我不知情,正所谓不知者不怪。”与方才的嚣张判若两人。

“十倍偿还吧,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本王让侍卫动手?”轩辕谂并未因她一副可怜相而心软,事实上,他也从未对谁心软过。

李芳菲看向皇上,轩辕宸正点头赞同,于是咬咬牙忍气吞声,自罚十耳光。

轩辕宸这才说了声:“只顾着说话,忘记让诸位平身了。都起来吧。”又与诸位官家小姐说了几句话,挽着静成皇后的手离开。

轩辕谂走到了叶念惜身旁落座:“平日里不像是受欺负的主儿,怎的今日受了委屈?”拿出个药瓶儿让绿珊给叶念惜涂抹到脸颊红疼处。

叶念惜叹气,“本来是无人能欺负我,可是你往这里一坐,瞧瞧这一双双眼睛,都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自轩辕谂一走进来,众位女眷的眼睛便都盯在了他身上。

轩辕谂打开手中十六骨折纸扇轻轻摇着,习以为常。

女子们纷纷上前给云王爷请安,轩辕谂冷脸相对,却也不能让众女子散去,反而越围越多,连叶念惜的周围都站满了人。所聊得都是琴棋书画,叶念惜听着没兴趣,但看轩辕谂神情漠漠,语气淡淡,却是每句话都能引起无数回应。

“没想到你粉丝这么多。”叶念惜感慨万分,颜好,多金,文武双全,若是放到现代,也是极品男神一枚。

“粉丝?本王素不喜欢吃粉丝。”轩辕谂在莺莺语语中竟然听到了,转眸看叶念惜。

代沟,鸿远的代沟。叶念惜只能换了一句:“轩辕谂,你这扇子上画的什么?”

“一个云字。”轩辕谂停止了摇扇子。

叶念惜端详了半天,硬是没看出来,“你能写的再丑些吗?”

轩辕谂投来的目光不太友善,手指勾了勾,示意叶念惜将头探过来,附在她耳际处轻声道:“这可是你给我写的。”

叶念惜汗颜,说多错多,还是少开口为妙。

此时有侍女来传话,请诸位到大殿欣赏歌舞。于是轩辕谂与叶念惜在前,众人跟随在后出了御花园。

皇宫的正殿名龙胤殿,是后宫中最大最气派的一座宫殿,两人都抱不过来的纯金龙柱灿灿生辉,白玉石地面铺着锦缎红毯,正中央镏金边翡翠镶嵌案几,宽大的榻椅上铺着纯白貂绒垫子。大殿两侧各摆了六排紫檀木桌几,延伸至殿门口。

叶念惜跟着轩辕谂坐在了右手边上第二个位置。首席之位自然是九王爷轩辕礼。而对面左首位是当今丞相高学文,也就是静成皇后的亲生父亲,国丈大人。

行过君臣大礼,轩辕宸与静成皇后又说了些冠冕堂皇之言,君臣共饮三杯后,才渐渐随意热闹起来。侍女上菜川流不息,美味佳肴一应俱全。管弦响歌舞起,窈窕女子水袖挥舞,曼妙身姿弱风扶柳。风光美景春无限,玉碗金盏尽奢华。

酒过三巡,歌舞散去,众人畅聊喧闹声一浪高过一浪,不断有人过来敬酒,自然都是先敬过九王爷再来敬轩辕谂。轩辕谂话不多,与叶念惜也无甚交流,两人看上去并不相熟,甚至让人怀疑是因座位不够,勉强凑了一桌。

叶念惜正低头吃菜,眼前一暗,有人影投来,声如洪钟:“一个车璃国的公主,在我紫胤国皇宫里住着,实在不妥。”

抬头看,说话的正是高丞相,叶念惜放了筷子,起身站立,与此同时轩辕谂也站了起来:“丞相,喝多了吧?”低声警告。

“早就听闻那日云王爷阻止了车璃国公主嫁给乞丐,今日又护着她,莫非是瞧上了这女子?”高丞相出言不善,指向两人,因他声音高亢有力,所以很多人听到了,纷纷放下碗筷瞧过来,大殿上安静了下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